奇书楼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七章 逃脱

2020-02-12 13:43:5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曹太后死了吗?

    姜宪听到这样的消息,有片刻的茫然。

    不过是鞑子南下而已。

    前世,她都能在这场祸事里活下来。曹太后比她精明强干百倍,她虽然想过曹太后可能遇难了,但那也不过是理智分析之下得到的结果,心里并不以为然。而现在,曹太后却死了!

    就这样死了!

    被那些鞑子冲进寝宫,从床上拖下来刺死了!

    “不”姜宪轻轻地道。

    曹太后是巾帼英雄,她应该在大殿上舌战群臣,即便被囚禁,她也应该谋而后动抱着赵玺逼赵翌自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个寻常官宦人家的老太太,被人杀死……

    她呆呆地望着大哭的闵州,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哪里,又该干什么。

    “郡主!郡主!”不知道她和曹太后恩怨的七姑含泪喊着她,以为她是为长辈的去世而伤心,递了块素帕子给她,“您,您擦擦眼泪吧!”

    原来她落泪了。

    是同病相怜?还是庆幸自己前世遇到的是李谦?

    姜宪说不清楚。

    她拭了拭眼角的泪,问闵州:“太后娘娘是在宜芸馆里遇害的吗?”

    “是!”看见姜宪伤心,闵州的心落定了大半。

    曹太后和太皇太后不和,宫里谁不知道?

    郡主再不待见曹太后,此时兔死狐悲,想必也不会对他难。

    姜宪看了七姑一眼。

    七姑早就得到过李谦的嘱咐,不管出了什么事,只要出门,就同姜宪在一块,一步也不能跟丢了。因而之前李长青的亲兵按照姜宪的吩咐找人的时候,她一直陪着姜宪站在大树下。见状她忙吩咐香儿和坠儿:“你们去看看!”

    两人凝声应“是”,往宜芸馆去了。

    闵州则含着泪道:“郡主,您带了多少人来?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昨天我还看见有人在这附近徘徊呢?”

    姜宪神色一沉,道:“怎么回事?你给我好好说清楚!”

    “是!”闵州应着,面露痛苦之色,“之前我们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当时只觉得外面的动静不太寻常,派了人去看,却没有回来。太后娘娘自来万寿山静养之后,就特别的小心谨慎,正巧那天晚上又是我当值,只见她老人家脸色白,忙吩咐我去抱了皇长子,先躲到小佛堂去。

    “奴婢听了,忙轻手轻脚去了皇长子休憩的偏殿,悄悄地抱了皇长子就准备往小佛堂去。可皇长子的乳母刚刚把门推开了道缝隙,我就看见有七、八条黑影从墙头跳了下来。我们……我们还以为是皇上的人,当时就吓得把灯吹了,从后窗爬了出去。还好皇长子是聪慧的孩子,乳母让他不要做声,他就一声都没有吭。我们想着,先在树林里躲一躲,看看形势再说。结果我们刚在树林子里跪下,就见挑着灯来找我们的宫女被两个黑影从身后捂住了嘴,一刀割了喉……灯笼落下来的时候,火光照在他的脸上。他虽蒙了面,但那身材打扮,还有露在外面的眼睛,一看就是鞑子……

    “我们当时都吓傻了眼。

    “要是皇上派来的人,肯定是不会害皇长子的。可若是鞑子,谁知道会生什么事?

    “前朝不是有把皇子皇孙掳去了关外做牛做马的吗?

    “我们怕被鞑子掳了去,也不敢声张,眼看着他们的人多往宜芸馆去了,就在夜色的掩护下往水木自亲码头去。想着那些鞑子擅骑,未必擅水,他们趁夜而来,京卫肯定不知道。只要我们能熬到天明,京卫肯定会现万寿山有变,到时候我们就能够得救了。

    “可等我们好不容易摸黑跑到水木自亲码头时,却现码头已被鞑子占领了。

    “我们想退不能退,想进不能进。只好跪在水木自亲码头边的草丛里,暗暗祈祷菩萨保佑,历代皇帝保佑,能让我们逃过此劫。

    “菩萨好像听到了似的。就在我们蹲得快支持不下去的时候,有两个人到草丛这边小解,他们一面小解还一面用官话聊着天。一个说这些鞑子只怕会把万寿山给搬空了,他们也太吃亏了,要不要也捞一笔。另一个就呵斥他,说为什么让鞑子进去抢,万寿山的东西可都是内造的,若是他们拿到了手,拿去销脏还好说,就怕被谁留下来当作传家宝,一不小心被人现,追查到他们身上可就麻烦了,而且要不是有万寿山的这些珍宝,那些鞑子怎么可能愿意冒险来帮他们杀人?”

    说到这里,他嚎啕大哭起来。

    “郡主,郡主!他们这是内外勾结啊!引了鞑子来抢自己的人啊!就算是血海深仇,也不能这样干啊!这是欺师灭祖、数典忘祖啊!”

    姜宪的心反而冷了下来。

    她淡淡地问闵州:“后来呢?”

    姜宪美丽的面庞淡然如水,却如深邃幽暗平静的海,感觉一旦惹怒了,就会惊涛拍岸,吞噬一切。

    闵州顿时心中生寒。

    他嘴角翕翕,半晌才喃喃地道:“我们一直等到天色白,那些人也没有走。还不时有人跑过来问有没有看到其他的人……我们知道,他们这是在找皇长子呢。我们更不敢动了。到了中午,皇长子被日头晒得嘴都褪了皮。我想着再这样下去不行,就算不被鞑子找到也一样活不成。然后我突然想起乐寿堂后面供着观世音菩萨的香案下面有个小小的密室,我,我就支了皇长子的乳母去找东西吃,趁乱抱着皇长子跑进了乐寿堂……

    “还好佛桌上的供奉没有人管,但我不敢多拿,一样拿了一点,全喂了皇长子,我这两天就只喝了两口水。

    “后来感觉到外面没有人了,我就一人跑出来打探消息。

    “谁知道没有走几步就现还有人在搜园子。

    “我就又躲了几天,等到园子里没有了动静,才去了宜芸馆,在宜芸馆遇到另一个逃脱的宫女,这才知道太后娘娘已经遇难了,就连尸体都被那些人给弄走了。如今万寿山死的死,逃得逃,却没有个来救我们的人。

    “我们都猜测京城里出了事。

    “我就指使着那宫女去打听打听情况。

    “可她一去就没有回来。

    “后来还有人来巡山。还好我当时多了个心眼,和皇长子躲到了仁寿殿偏殿的夹道里,不管那宫女是逃了还是被捉了,都不可能供出我们在哪里……只是这里实在是缺吃少穿,我受得住,皇长子却未必受得住。我出来找吃的,抬眼却看见了郡主……”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