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百零二章 怨怼

2020-02-12 13:43:5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没有错。

    姜宪这样做一点也没有错。

    虽说国礼高于家礼,可还有一句话叫做礼贤下士,帝王为表示尊敬,也可以先行家礼再国礼,但这个时候太敏感了——赵翌突然死了,秘不发丧,辽王兵临城下咄咄逼人地要进宫拜见皇上,万寿山被抢劫,曹太后被杀,只留下个三岁的黄口小儿还有一张别人都不知道的遗诏,偏偏这个很有可能继承皇位的小孩子自幼被曹太后圈养在万寿山,他们都还是第一次见面。

    这就是镇国公府、太皇太后教出来的女孩子!

    简王恨不得撕了姜宪的嘴。

    姜宪却根本不给简王机会。

    她示意闵州抱起了赵玺,快步往韩清宫去。

    姜镇元忍简王忍很久了,只是顾忌着他有个现在是皇后,以后会做太后的外孙女,又不知道姜宪这边具体是个怎样的情景,这才一忍再忍的。如今继位诏书在他们手里,赵玺也在他们手里,他当然要好好地和简王讨价还价一番,继位诏书不可能让简王插手,赵玺也不可能交给韩同心。否则韩同心有了赵玺在手,赵翌的继位诏书作用就不大了,姜家和李家也就没有了依仗。

    他默默地跟在姜宪的身后,进了乾清宫。

    因为情况特殊,赵翌的身后事非常的简陋。

    一口薄棺,平时穿的龙袍,就这样收了殓。

    姜宪望着香案上三足龙纹香炉回想着前世赵翌盛大而又奢侈的葬礼……姜律曾问她,是不是因为心中不安。

    也许是!

    可那个时候,她把所有的思绪都埋在了心底,从来不会主动去想它。

    姜宪恭恭敬敬地给赵翌上了三柱香,在心里默念着:不管是前世今生,是我欠你的还是你欠我的,我们都一笔勾销了吧!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彼此都不要再想起了。至于你的遗愿,我一定会为你办到。就当是我还你从前对我的好吧!

    她站在了一旁,轻轻地推了推赵玺,道:“这是你爹,你给行个大礼吧!”

    赵玺害怕地看了闵州一眼,见闵州正善意地朝着他微笑,他这才上前几步跪在了赵翌的灵位前,开始跪拜磕头。

    姜镇元见了忍不住道:“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小小年纪,这些礼仪已经学得很好了。”

    姜家人丁单薄,姜镇元对姜律的婚事又抱有很高的期望,以至于姜律去年才刚刚定亲。别人像他这样年纪的都抱上孙子了,他还没做公公。看到赵玺这样的孩子自然非常的稀罕。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赵玺小小年纪却能没有一点异样地端了碗毒药给她呢?

    姜宪撇了撇嘴,转身对简王和姜镇元道:“既然皇长子已经找到了,宣六部三院的堂官进宫吧!宣读了遗诏,名分定下来了,大家有章可依,也就可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了。我来的时候看见城里家家户户都一片缟素,安抚民众,整治秩序,要做的事还多着呢!”

    那说话的语气,如同两人的上司。

    姜镇元还好,自从和这个侄女走近了之后,侄女多智,虽不至于近乎于妖,却也十分的靠谱,加上彼此间的血缘关系,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妥当的。可简王听着却一口浊气堵在了胸口。

    就算是要召集朝臣,也是他们这些男子的事吧?

    她一个女子,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像什么样子?

    还好她当初没有嫁给赵翌,不然岂不是第二个曹太后?

    简王寻思着应该怎么呵斥姜宪几句,姜镇元已回头对身边的人道:“那就报丧吧!然后请了六部三院的堂官们进宫。”话说到这里,他语气微顿,继续道,“也请了辽王进京。他之前一直嚷着要觐见皇上来着。”

    报丧之后,就得解释皇上是怎么死的,遗诏是怎么到了姜宪手里的,赵玺又是什么时候被接进宫的。

    姜宪并不担心。

    她相信她大伯父,既然趟了这滩浑水,就会把事情都安排妥当。

    姜宪道:“皇长子是留在这里,还是先随我去给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请安?听说鞑子围城的时候皇后娘娘在慈宁宫,不知道此时还在吗?”

    如果不在,赵玺去给太皇太后请过安之后,还要给韩同心请安。

    说起这件事,简王不免有些不自在。

    大敌当前,赵翌被吓病在床,韩同心却借口要孝敬太皇太后,丢下赵翌跑去了慈宁宫,这件事不追究也就罢了,若是追究起来,韩同心失德,说不定会影响到她是否能册封为皇太后。偏偏太皇太后是镇国公府的人,不然由太皇太后出面作证,说韩同心去慈宁宫是太皇太后的主意,就谁也不敢说韩同心什么了。

    韩同心也是个拎不清的!

    简王在心里怨怼着,看见姜镇元朝他望了过来,和他商量道:“简王爷,您看这事……是不是让皇长子先去给太皇太后和皇后娘娘请安?孩子太小,若是吓到了就不好了。何况慈宁宫那边还有亲恩伯世子爷守着,最安全不过了。”

    皇上死后秘不发丧,考虑到赵翌的死因,当时的情势,六部三院的人都不会说什么。可辽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密云卫和辽东卫的人都跟着辽王进了京,八万人马,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清楚。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让赵玺躲到太皇太后那里去,是最好的选择了。

    别是他们在那里吵吵嚷嚷的把辽王制伏了,结果赵玺给吓死了,最后他们还是得拥辽王继位,那才是傻了呢!

    “行!”他一副果断的样子应道,“那就烦请嘉南郡主送皇长子去慈宁宫给太皇太后、皇后请安。别吓着皇长子了!”

    他可看出来了,这个嘉南郡主不是个省油的灯,有她在这里掺和,又是个女流之辈,且年纪很轻,他们这些男子都不好和她计较,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糟心的事呢!

    最好是把她给支走。

    这正中姜宪的下怀。

    她没有想到赵玺如此的依赖闵州,她决定私底下和闵州说说话。

    姜宪由姜律护送着去了慈宁宫。

    等看不到乾清宫的大门了,姜宪的脚步就渐渐地慢了下来。

    紧跟在她身后抱着赵玺的闵州一愣。

    姜宪已对他道:“我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因为冒犯了我,被我丢到了昆明湖里,你应该还记得这件事吧?”

    ※

    亲们,求月票的加更!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