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百一十一章 逗笑

2020-02-12 13:43: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姜宪心中一跳,想到之前李谦的神出鬼没……会不会是李谦?

    她顿时心跳如擂鼓,加快了步伐。可待她走近东暖阁,这才发现那男子的笑声是曹宣的。

    姜宪肩膀一垮,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

    屋里不仅有曹宣,还有王瓒,白愫,房夫人等人,大家正笑语殷殷地围着太皇太后坐着,太皇太后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与昨天的灰败不可同日而语,看得出来,她至少此时已不去想赵翌的驾崩了。

    这是好事!

    姜宪却莫名地在心里叹了口气,笑着上前给太皇太后行礼。

    白愫就起身拉着她在自己的绣墩坐下。

    太皇太后却笑着阻止白愫:“你别管她,她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自己找个地方坐着,要你给她让座?印霞,你给郡主搬个凳子过来!”

    姜宪懵然。

    怎么一觉醒来,她就失宠了!

    太皇太后看着她那傻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道:“我们掌珠啊,要做妈妈了。这还没有三个月呢,你说,你要不要给她让个座?”

    “真的!”姜宪惊喜的差点跳了起来,上前几步就要去摸白愫根本看不出来的肚子,好在是手刚扬起来就想到王瓒还在屋里,忙改去拉白愫的手,欢喜的笑容则止不住地从她的眼底溢了出来,“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你怎么也不小心一点!昨天还帮我守着太皇太后到深夜。”她说着,不由心生内疚。别人不知道,她是知道的,白愫性子温柔,或许是从小就被送进了宫里陪她,最怕给人惹麻烦,有什么不舒服或是不方便的事总是忍着,要不是她也很喜欢白愫,常和白愫吃住在一起,白愫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罪呢!

    昨天她就觉得白愫的神色疲惫,却没有往这方面想,白愫肯定也是像从前那样一直忍着。她也太粗心了些。若是出了什么事,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想心里就发慌。

    白愫忙安慰姜宪:“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若是吃不消,我会跟你说的。”

    可每次她开口的时候,都是特别严重,她忍不了了。

    姜宪依旧有些垂头丧气。

    太皇太后看了笑道:“你这孩子,一面让掌珠别担心,一面又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你让掌珠怎么放心?快高兴起来,不许哭丧着个脸!”老人家说着,示意白愫快坐下来,道,“这屋里现在你最大,你快坐下来。这么多天里,就这件事最让我欢喜了。”

    是啊!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

    不怪太皇太后感慨万分。

    念头闪过,姜宪微微一愣。

    白愫怀着孩子还没有三个月,按风俗,是不能报喜的,怕恭贺声太多,吓着了孩子。白愫怎么会……

    她朝白愫望去。

    白愫正巧也朝她望过来。

    两人在空中交换了一个眼神。

    姜宪瞬间明白了白愫的用意。

    她不由得眼睛一涩。

    让失去了亲人的人摆脱痛苦的最好方式是什么?

    是迎接一个新生命!

    所以白愫才会在这个时候让别人知道她怀了孩子。

    那孩子的父亲……

    姜宪不由自主地朝曹宣望去。

    曹宣笑吟吟地望着白愫,眼底有些许的担忧,可更多的,是温情。

    他也是赞同白愫的决定的吧?

    不然他不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曹宣,依旧还是前世的曹宣,有手段有谋略,可还保留着心底的一份赤诚,就像他前世坚持不娶妻,怕连累了将会为他生儿育女的女子一样。

    而自己又是何其幸运,还能遇到这样的曹宣。

    能让白愫得偿所愿。

    这一刻,姜宪再一次对自己的重生表示感激。

    不管是哪路神仙促成了这样的事,她都愿意为他重塑金身,日夜供奉。

    好像是嫌喜事还不够多似的,房夫人笑着对姜宪道:“你没来的时候,还有件好事——石家得了阿瓒送的消息,很是相信他们家的这位姑爷,连夜就准备好了吃食躲进了家中的地窖里,加之石大人住的地方多是京中的居民,搜刮不到什么贵重的金银珠宝,石家因祸得福,反而全家都躲过了这一劫。只是吓坏了石家的老安人。从地窖里一出来,老安人就发了话,让俩人立刻成亲。亲恩伯和夫人已经和媒人在看日子了。保宁,你若是不急着回西安,说不定还能参加阿瓒的婚礼。”

    前世的姻缘没有因她的出现而发生什么变故。

    姜宪松了一口气,笑道:“好啊,好啊!阿瓒表哥,你可得把日子定得近一些才是。”

    王瓒红着脸,喃喃地道:“这,这得问我爹和我娘!”

    他和所有就要当新郎倌的青年一样,露出羞涩的表情。

    太皇太后呵呵地笑,很是喜欢的样子。

    他们都是为了安慰太皇太后吧?

    姜宪也跟着笑,笑容里流露着满足欣喜,让她的脸闪闪发亮,像阳光照耀下的宝石。

    在这样的大劫过后身边的亲人和朋友还能这样的团聚,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可有欢笑,也就有烦恼。

    闵州带着赵玺过来用午膳。

    众人俱很意外。只有太皇太后,叹息道:“宫里的人越来越少了,这孩子也可怜,我能照顾他点,就多照顾他点。”

    从前,这宫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受过太皇太后的恩典,可前有曹太后,后有韩同心,又有谁真心实意报答过太皇太后?

    何况这个赵玺前世还是个白眼狼,今生也很有可能继续是个白眼狼。

    姜宪不以为然。

    太皇太后却像看出了她的心思似的,安抚般地轻轻拍了拍姜宪的手背,吩咐孟芳苓:“把那孩子抱进来吧!”

    孟芳苓应声而去,不一会就抱了赵玺进来。

    闵州神色不安地跟在她们的身后,看到姜宪的时候眼睛徒然间就亮了起来,神色一松。

    姜宪知道他这是担心自己现在的位置被别人抢走,想到答应过他的事,索性当着太皇太后等人道:“皇长子这么小,身边离不了服侍的人。这两天乱得很,我也没顾得上他。我看闵州从前在万寿山的时候就服侍着皇长子,不如继续让闵州服侍皇长子,免得吓坏了皇长子。”

    小孩子特别容易夭折。

    他们打算的再多,赵玺若是活不下来,他们将面临着比现在更加糟糕的局面。

    此时他们至少有赵翌的两封继位诏书在手,可等到赵玺做了皇帝,谁在他之后继承皇位,得赵玺说了算。赵翌的遣诏最多做为参考。血缘关系上,辽王是与赵玺最近的。别弄得他们精心策划了一回,却为辽王做了嫁衣,那可真是笑死人了!

    ※

    亲们,今天的更新哦~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