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百一十六章 出手

2020-02-12 13:43: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姜宪冷笑道:“辽王定是不同意了!”

    “嗯!”姜律这两天受到的冲击太大了,对姜宪的敏|感锐利已经没有了感觉,他按照姜镇元交待的仔细地对姜宪道,“不过,爹这么说之后,他也没有执意要出城去,说既然明天一早有大朝会,那他今天晚上就在宫里给大行皇帝守一夜灵好了。正好明天去参加大朝会。汪阁老听了直皱眉,出言讽刺辽王出尔反尔,辽王也恼了,说让他留在宫里的是汪阁老,不让他出城的是我爹,如今大行皇帝刚去,朝廷里就乱成了这个样子。他到底是留还是走,让内阁立刻给个明白的说法。汪几道不知怎么地,像是被辽王挑起了脾气似的,也不跟我爹商量,直接把辽王留在了宫里。等辽王走后,简王直赞汪内阁做得对。说只要辽王在宫里,在他们的手上,辽东卫和密云卫的人就不敢乱来,汪阁老做得对。我爹气得不得了,总觉得辽王的目的就是留在宫里过夜,辽王应该还有其他后手才是。特意让我来跟妹妹说一声,让妹妹晚上小心。”

    姜宪闻言想了想,道:“汪几道有什么条件?”

    姜律一时没明白。

    姜宪只好解释道:“汪几道支持姜家、支持简王,他可曾提出什么要求?”

    姜律明白过来,佩服地看了姜宪一眼,压低了声音道:“他提出由他和几位阁老组成顾命大臣,爹和简王都不同意。”

    也就是说,汪几道想由内阁把持朝政,而她伯父和简王则想推了韩同心出面以太后的身份摄政。

    简王还好说,她大伯父这是图什么?

    姜律悄声道:“我爹说,汪几道太贪了,若是由内阁组成顾命大臣摄政,到时候我们这些功勋世家都不会有好果子吃。特别是镇国公府。这次京卫失利,汪几道好几次提出换防,把九边的军士充盈到京卫中来,把京卫的一些人调到九边去……他分明是想把这次京城战败之事归罪到爹的身上。爹当然不能让汪几道成为顾命大臣。”

    这又是一笔糊涂帐!

    可汪几道做为内阁首辅,只要他一直把这事记在心上,总有机会能把这顶帽子扣到她伯父的头上。

    姜宪觉得有些头痛,道:“辽王留在宫中,不外乎几种情况。一是他在观望,明天之前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可一旦公布了遗诏,他或是他的人就会立刻跳出来质疑赵玺的身份,让登基的事不能成行,然后他就可以先帝长子的身份回朝主持大局,暂时摄政。这虽然与汪几道所谋背道而驰,可到时候汪几道一样有机会利用他只是皇上庶出兄长的身份把他踢走。所以辽王这么做汪几道在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时,十之八、九会同意。二是他已有了安排,所以和伯父的对峙不过是计划中的一环。三是他因为判断不力失了先机,只能将错就错,先保下效忠于他的辽东卫和密云卫再说……”

    姜律听着轻轻点头,困惑地道:“你说的这些爹之前跟家里的幕僚说起来的时候也曾经提到过,你跟我说这些是干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姜宪却道:“伯父可有了什么万全之策?”

    姜律道:“具体要怎么做,爹没有跟我说。不过,我觉得猜来猜去都没有什么用的,只要我们把辽王看牢了,等到明天宣读了遗诏,他就算是有异议,只要赵玺在我们的手上,我们大可以和他一直耗着,反正他耗不赢我们。”

    姜宪听了不由在心里暗暗叹气。

    她这个堂兄什么都好,就是没有什么经验阅历,到底嫩了一些。

    前世,他也是在她做了摄政的太后之后,才慢慢地成熟起来的。

    她想着,神色就变得严肃起来,正色地问他:“大堂兄,你相信我吗?”

    姜律的直觉是这句话后面隐藏的不是什么好事。

    他不由身子向后一仰,仿佛这样就能离姜宪远一点,伤害就少一点似的,警惕地道:“你要干什么?”

    姜宪忍不住笑了起来,半晌才道:“你是我哥,我让你帮我做点事你就这么不情不愿的?”

    姜律听着神色不仅没有放松反而绷得更紧了。他小心翼翼地道:“别人家的妹妹求哥哥,最多也就是把纳妾的妹夫打一顿,可你求我,说不定就是要我去帮你杀了辽王,这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姜宪看着姜律的样子十分有趣,索性和他开起了玩笑,“不都是帮着给妹妹出头,把欺负了妹妹的坏蛋揍一顿吗?你就是心思太重了。辽王是王爷又怎么样?想收拾他的时候他一样是只纸老虎!”

    “我看只有你把个王爷当成是纸老虎了!”姜律忿然地喃喃道,但最终还是恶声恶气地道:“你到底要我干什么?”

    姜宪想了想,就附在他耳边说了一番话。

    姜律还没有听完就跳了起来,大叫道:“我就知道你找我没有什么好事!”

    姜宪闻言脸一板,目光一冷,道:“你就说你愿意不愿意吧?”

    姜律犹豫道:“我要是不愿意呢?”

    姜宪冷笑道:“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去找阿瓒表哥,他肯定会帮我的。”

    姜律想到那个傻子,只怕是被姜宪卖了还会帮她数钱,只好硬着头皮道:“要是我爹打我,你可得帮我出面顶住了。”

    “既然是我的主意,我自然会负责的。你就放心好了。”姜宪说完,就催着他去准备。

    姜律期期艾艾地走了。

    姜宪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找了王瓒进宫来说这件事。

    王瓒走的时候,满脸惊恐。

    送他到慈宁宫大门口的姜宪苦笑不已,站在院子里徘徊良久。

    有穿着紫红色服官的男子在小内侍的带领下低着头匆匆进了慈宁宫。

    姜宪问身边的小宫女:“什么人?”

    小宫女踮起脚尖来看了看,犹豫道:“好像是礼侍郎王大人。”

    姜宪吩咐情客:“去看看!”

    情客急步跟了过去。

    姜宪继续在院子里徘徊,琢磨着明天的事。

    不一会儿,情客折了回来,道:“是汪阁老,让礼部过来给太皇太后传话,说是明天大朝会之后,群臣会去斋宫哭灵,请皇后娘娘去斋宫守灵。”

    姜宪猜着就是这件事。

    她道:“还说了些什么?”

    情客犹豫了一会,低声道:“还说,请您把遗诏准备好了,明天由镇国公拿着遗诏,礼部的人抱皇长子去大朝会。”

    ※

    亲们,今天求月票的加更!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