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四章 吓着

2020-02-12 13:43: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呸!姜宪算是她什么小姑子!

    有小姑子见到嫂子不行礼不问好,搅和着哥哥和嫂子不和的吗?

    韩同心听着神色间就忍不住露出讥讽之色来。

    东阳郡主看着心中一跳,忙上前两步就拦住了韩同心,忙道:“保宁啊,这件事是你嫂子不对。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也知道,你嫂子就是个直来直去的脾气,你是明白人,可千万不要和她一般的见识。你表哥去了,只留了你嫂嫂一个人带着个孩子,她,她心里不好过啊!”她说着,想到以后女儿的命运,不由泪眼婆娑。

    姜宪冷笑,道:“我和皇后一起长大的,她的脾气一直没变,我是知道的。可我从前可曾和她计较过?我们那个时候都是小姑娘,说错了话,做错了事,自然大人帮着兜着,就算是脾气直点,任性点,也不打紧。长辈们看了,还会夸我们活泼俏皮。可如今我们都嫁了人,皇后更是贵为一国之母,若还是出阁前的脾气,那是要出大事的!我想这个道理郡主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拦着皇后了。”

    一句脾气耿直就想把这件事揭过?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她又不傻!

    姜宪继续道:“若以后皇后成了太后,也是这样一副脾气,你到时候也能帮她兜着不成?说实在的,我做梦了没有想到,皇后娘娘居然和来这一套。我当时在东暖阁门前站了半天,直到笑容变得自然了才敢撩了帘子去见太皇太后的……”

    东阳郡主知道姜宪这是动了真怒,忙道:“嘉南,你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她这一回。以后她若还是这样,你直管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姜宪不以为然。

    等到韩同心成了皇太后,东阳郡主哪里还管得住她。

    韩同心还是是想什么时候人她穿小鞋就什么时候穿。

    所以东阳郡主道歉的话才会说得这样流利吧?

    反正以后都会十倍的还回来的。

    东阳郡主以为她姜宪是好捏的软柿子,那她就错了。

    姜宪道:“道歉就不必了,我只盼着皇后以后莫在再做这样的事,别人不会觉皇后威严,只会觉得皇后心胸狭窄,得罪不得。”

    这样的人,大家都会敬而远之。

    姜宪这是在告诫她们“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吗?

    东阳郡主心里有些烦,觉得姜宪性子太强,咄咄逼人,自己是她的长辈,已经代韩同心给她道过歉了,她却依旧抓着不放,难道还要让韩同心亲自她道歉才算完事?她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韩同心是什么身份?

    如今赵翌已经不在了,她就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以后是否能得到韩同心的支持吗?

    东阳郡主觉得自己有点弄不清楚姜宪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姜宪却不想在这里和她们继续说下去,这世上从来都是用实力说话的。她有实力,韩同心就算是想找她的麻烦,也只能忍着。她要是没有实力,就算她低头俯身巴结韩同心,韩同心不高兴,一样会找她麻烦。

    与其如此,大家还不如用实力说话。

    她道:“我只是提醒郡主一声。至于郡主和皇后怎么想的,我也管不了。只要皇后好好的,我这里自然也好好的。”

    说到底,还是想拿了赵玺的遗书威胁她们。

    可什么东西都是有实效的。

    此时能威胁她们,未必以后也能威胁她们。

    东阳郡主在心里冷笑,面上却不显,亲亲热热地对姜宪温声:“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姜宪没再说话,径直出了寝宫。

    东阳郡主想去牵了女儿出门,手伸过去,这才发现一直没有吭声的韩同心脸上一片青白之色,像被冷坏了似的。

    她吓了一大跳,忙把韩同心搂在怀里温声地喊着她的名字。

    韩同心回过神来,却眼睛发红,狠狠地道:“我要杀了她!”

    东阳郡主吓得忙捂了韩同心嘴,四处张望半晌,发现寝宫没有第二个人,这无奈地苦笑道:“我的小祖宗,这是你能说的话吗?你小心被人听到了……”

    韩同心却没等东阳郡主把话说话,甩手挣脱了东阳郡主,抿着嘴出了门。

    她心中不断地道:我要去乾清宫,我要当摄政的太后。等我当了摄政的太后之后,就能处置姜宪了……

    宴息室的人对寝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只觉了东阳郡主和韩同心从寝宫出来之后都像被焯了水似的蔬菜,垂头丧气的,再也没有之前的精神。

    姜镇元微微地笑。

    看来东阳郡主和皇后娘娘也被姜宪抓住了把柄。

    这件事就好办了。

    这孩子真是厉害,干什么事都让人放心。

    要是个儿子就好了!

    姜镇元在心里感慨着,垂下了眼睛,怕别人发现他眼底闪烁的得意。

    苏佩文则难掩心中的震惊,睁大了眼睛看了姜宪一眼才压住了自己的表情,温声道:“太皇太后,国公爷,时间不早,我们还是早点请皇长子去乾清宫吧!免得耽搁了吉时。”

    去了乾清宫之后要办的事还很多,弄不好得一、两个时辰,挤一挤总能挤出时候来。

    姜镇元却无意在这里多呆。

    他到来的前一刻也没有和汪几道达成同盟,而朝堂上上向来是瞬息万变的,谁知道他出来的这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

    姜镇元恨不得一下子就离开这里。

    他笑着点头应是。

    姜宪叫了阿吉进来。

    阿吉捧着个用铺着黄绫的托盘,上面放着两份诏书。

    苏佩文等人这两天一直忙关着和姜镇元周旋,压根没能打听到遗诏的事。

    此时见有两份遗诏,眼睛不由瞪得大大的。

    姜宪解释道:“大行皇上怕皇长子太年幼,做了两手准备。”

    也就是说,如果赵玺夭折,就由其他的人继续皇位。

    赵翌和辽王之间的恩怨罄竹难书,赵翌绝不会把皇位传来辽王的。

    这样一来,若是辽王有意问鼎大宝,就只能用强了。

    苏佩文还没有看到遗诏,就莫名的相信这份遗诏是新的。

    他恭敬地朝着遗诏行了个礼。

    阿吉正正方方地端着,没有避开。

    苏佩文就去抱赵玺。

    赵玺刚刚被韩同心吓着了,无论如何也不让苏佩文抱。

    太皇太后就道:“还是让闵州抱他去乾清宫吧!小孩子家的,认生。”

    苏佩文没有办法,只好点头同意。

    闵州心中的欣喜自是不提。

    ※

    亲们,加更求月票啊~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