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九章 承认

2020-02-12 13:43: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能是因为觉得姜宪出什么事都有人帮衬,韩同心从小有什么事就喜欢躲在姜宪的身后,姜宪也习惯了,虽然没有安慰她,却也没有把她甩开,而是像从前一样对她视而不见地上前几步,走到了龙椅前的丹顶鹤香炉前,望着台下乱糟糟的一群官员,觉得心生疲惫。

    辽王到底还是如她所料的留了后手。

    禁卫军副统领,前世是王瓒的一个心腹,这世她不知道是谁。但能把他买通,不知道高岭还是不是活着。

    姜宪轻轻地叹了口气,目光落在昂道挺胸的辽王身上。

    辽王感觉到她的视线,也望了过来。

    看着姜宪清冷如雪雕般的模样,他眼底不由露出些许的笑意。

    他这个表妹也挺有意思的,没能嫁给赵翌,却把皇后韩氏给架空了。

    听说赵翌对她言听计从,有什么好东西都惦记着她,连皇后的应得的东西都可以毫不犹豫地赏给她。

    若是他做了皇帝,不知道他这个表妹在自己面前又将是何等模样?

    辽王思忖着,这才发现姜宪身材高挑苗条,显得腿特别长,腰肢特别细,若是个子娇小些,倒可做“掌中舞”了。

    他看姜宪的目光笑意就更浓了。

    闵州却被辽王的态度弄得双腿打颤,抖个不停地道:“郡,郡主,我,我们该怎么办?”

    他觉得自己的运气特别不好。好不容易巴结上了程德海,结果程德海自己都被赶到了万寿山陪曹太后。他之后好不容易巴结上了皇长子,辽王却要反了,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杀赵玺,他做为赵玺的贴身服侍的太监,怎么可能活下来啊!

    闵州很是绝望。

    就算是嘉南郡主逃过这一劫,也不可能带他走啊!

    他的情绪极大的影响了赵玺的情绪。

    赵玺在他怀里轻轻地抽泣起来,一面抽泣,还一面小声地喊着姜宪“姑母,我害怕”。

    姜宪看了他一眼。

    他被姜宪眼中的寒意吓到,却也被姜宪眉宇间的镇定所吸引。

    和所有小孩子凭直觉选择一样,他小泣着向姜宪伸出了手:“姑母,姑母!”想姜宪能抱抱他。

    姜宪想了想,从闵州手里接过赵玺。

    不管什么说,前世她毒杀了他父母,他又毒杀了她,两人恩怨就算是两清了。这一世,她就单单纯纯地做这孩子的姑母好了。教养他,宠爱他,那都是韩同心的事了!

    可赵玺到底从心里害怕她,要到她怀里,也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

    而看到殿外情景的汪几道气疯了,他回过头来朝辽王大步走了过去,大声地喝斥他道:“辽王,你这是要造反吗?”

    李瑶等人哗啦啦地都跟着他进了大殿。

    辽王看了抱着赵玺的姜宪一眼。

    这么望过去姜宪还真有点贤妻良母的跟,倒是韩皇后,胆战心惊地牵着姜宪的衣襟,一副依托姜宪的模样,反倒像赵玺的教养嬷嬷。

    难怪老一辈的人都说患难见真情,患难的时候也能见到一个人的真品质!

    姜宪,到底是慈宁宫长大的。

    “汪大在人此言差矣!”他因为马上就要得偿所愿,心情极好,神色也显得彼为的温和,道,“京城为围,镇国公镇守京城,被鞑子破城之后,镇国公又退入紫禁城,我弟弟却莫名其妙地死了,直到我勤王进京,赶手了鞑了,你们才报丧。而这个时候远嫁西安的嘉南郡主又手持我遗诏,怀抱皇长子出现在了金銮殿上,还破天慌地让嘉南郡主监国。你们说,我能够安心吗?”

    姜镇元听着这话嘴里发苦。

    辽王谁不也占,直针对他,很容易让汪几道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牺牲他,牺牲嘉南!

    他想争辩几句。却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谁都能为他说话,他若是说话就会让人觉得他是“巧舌如簧,沽名钓誉”之辈。

    姜镇元不由在官员里寻找儿子姜律的身影。

    君辱臣死,父辱子死。他虽然不至于要姜律去死,可姜律若是这个时候像之前姜宪那样,站出来给他说几句话好话也好啊!

    但姜镇元黝默地把群卧都看了一个遍,就是没有看见姜律。

    这小子跑哪里去了?

    姜镇元压着满腔的火气。

    汪几道却不想追究这些。

    赵翌死前,把京城的防卫是交给了熊正佩的。

    熊正佩又任命姜镇元守城。

    如今熊正佩去世了,这锅就只有姜镇元背了!

    可刚才姜宪说得也有道理,加之他想把这件事放到一个合适的时候和姜镇元谈条件,就更不愿意被辽王破坏了。

    他冷“哼”了一声,不屑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辽王,你这是谋逆!是造反!就算是坐到了龙椅上,你怎么可能堵住这天下人的口舌!难道你今天要血洗金銮殿,把我们这些人都全杀了不成?”

    辽王这才揭开他野心的一角,温声道:“汪大人过虑了。您和李大人、左大人都是国家栋梁,肱骨之臣,我怎么会大开杀戒呢?朝堂还需要你们帮着治理,社禝还需要你们支撑……”

    是啊!

    辽王就算是要造反,要杀的也是赵玺和嘉南郡主等人,不可能把他们全都杀了。

    杀了他们,谁来给他治理国家、怎么堵住天下人的口?

    大殿里突然安静下来。众人好像都从刚才燥乱平静下来,开始思考着自己怎样脱身了。

    姜宪看着冷冷地笑了几声,却言简意骇地道:”辽王,你也别在我面前说那些没用的,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要造反!你若不是要造反,这就跪下给皇长子行三拜九跪的大礼,让殿外的那些侍卫投械受降。你若是要造反……既然敢谋逆,还怕说出来,我看你也不过是个胆怯懦弱之人,未必有赵翌当皇帝当得好!”

    朝上的的官员有人在心里骂姜宪,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追究那些投靠了辽王的侍卫,这不是逼着辽王反吗?这个嘉南郡主,关銉的时候却不分轻重!

    辽王却饶有兴趣地望着姜宪,道:“嘉南郡主这是要用激将法吗?”

    姜宪不屑地道:“我是在让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辽王听到越来越逼近大殿刀剑撞击声,知道自己胜卷在握,十年的压制到底没能控制住,飘出了一丝味道。

    “不错!”他昂然地道,“如果你们不能证明遗诏是真,皇长子是真的,做为大行皇帝的哥哥,我肯定要给大行皇帝讨个公道!”

    ※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三八,苦作者还在家里写文~

    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