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百六十一章 患难

2020-02-12 13:43: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姜家的两位老爷都正值壮年,特别是姜纵的父亲十六老爷,受着祖荫,一生没有受过什么波折,又没有遇到过什么糟心事,看上去犹为年轻,和姜纵站在一起,不像父子像兄弟。

    看见姜律进来,虽然是长辈,但两位叔父还是站了起来,待姜律给他们行过礼之后,姜含和姜纵上前姜律行了礼。

    姜含的父亲居长,代表两家人开了口:“大哥是不是准备搬去辽东平乱?怎么也没有跟我们商量一声?大哥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府?”

    姜家此举,大部分的人认为姜镇元这是要去辽东避风头,所以才会把个没有卫所在后面支持的杨俊放在了西山大营的位置上。可姜含的父亲却不这么想。他觉得姜镇元去辽东对姜家没有一点点好处,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姜律想到父亲嘱咐他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试一试两位叔父的意思,他待小丫鬟上了茶点之后,遣了屋里服侍的,把姜镇元的打算告诉了姜家七爷和十六爷。

    两位老爷和姜含、姜纵都大惊失色,倒没有责怪姜镇元放弃了姜家几辈人经营的京中势力,而是齐齐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

    姜家被两代君王一位摄政的太后忌惮,看上花团锦簇,实际上杯弓蛇影,多亏姜镇元从中周旋。在他们心目中,姜镇元若不是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是决不会主动请调去辽东平乱的。

    姜律点头,把现在的形势和父亲的打算告诉了两家人。

    姜含的父亲眉头直皱。

    姜纵的父亲则想得更远。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他想也没想地道:“那大哥这是打算将家慢慢搬到辽东去吗?”

    姜律点头,颇有深意地安抚两位叔父:“这件事父亲谁也没说。只待在辽东站稳了脚步再慢慢谋划。”说到这里,他目露片刻的茫然。

    父亲从李瑶那里出来之后就会去拜访他的岳父,把自家的打算跟吴家说明,若是吴家还愿意把女儿嫁人他,国丧之后,他就会和吴氏成亲。若是吴家颇有微词,姜家就会找个理由对他不利的理由把婚退了。

    不想勉强吴家大小姐跟着他们去辽东受苦,更不愿意坏了吴家大小姐的清誉,让吴家大小姐担个被退婚的名声。

    到时候他哪里还能娶个好名声的姑娘。

    他娘急得直哭。

    他却是偷偷去瞧过吴家大小姐,有些舍不得吴家大小姐。

    可父亲说强扭的瓜不甜,心意已决,就算是他和母亲都反对也没有用。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他等了那么多看,却还是没有等到他天定的姻缘……

    姜律忙收敛了心绪,继续道:“不过,请两位叔父放心。爹说辽东苦寒,两位叔父都在京城住习惯了,只是我们这一房搬去辽东,两位叔父还是住在京城,爹也会拜托京中的朋友照顾的……”

    只是没有等他的话说完,七爷强硬地道:“阿律不必多说了。我们姜家人虽然少,却向来是共进退的。辽东是苦寒之地,可既然大哥呆得,我们也呆得。我和你十六叔虽然都不是卫所里身强体悍之人,可是记个账,抄个公文这样的事还是做得来的。”他说着,和姜家十六老爷交换了一个目光,这才道,“我们来的时候已经商量好了,不管镇国公府出了什么事,我们两家都跟着大哥共进退。你就跟我们说,我们此时应该干些什么?能干些什么好了。我们怕自作主张,弄巧成拙,反而坏了姜家的大事。”

    姜含和姜纵也纷纷表示,愿意随着姜镇元去辽东。

    姜镇元猜到两位族兄多半会和他共进退,姜律却没有想到两位叔父这样的果断,特别是十六老爷,是个从来不自己拿主意的人。

    他不由得眼眶一湿,连声道:“多谢两位叔父。此间还没有需要两位叔父的时候,等需要两位叔父的时候请两位叔父过府一叙也不迟。”

    姜家十六爷就道:“嘉南是怎么一回事?李家也不管管她。是不是李家和她有了罅隙?”

    他们都听说嘉南越俎代疱,越过韩同心,像曹太后似的管理朝政。

    在他们看来,姜宪毕竟是出了阁的郡主,摄政是名不正方不顺,这个时候越张扬,失势之后就会越落魄。偏偏他们并不了解姜宪,心中为她担忧不已。

    姜律想了想,还是瞒下了李谦在京城的事,道:“这件事父亲心里有数。两位叔父不必担心。”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两人也步没有追问姜宪的事,和姜律聊了卿这些日子的朝政,见家里到处乱糟糟的在收拾东西,辞了晚膳,起身告辞了。

    姜律把人送出了门,这才想起李谦过来连口饭都还没有吃上,又吩咐心腹去给李谦弄吃的,他忙着把姜镇元几件心爱的古玩装箱,等歇下来,已是二更鼓响,他饿得没有精神。

    他的随身小厮忙道:“大公子,夫人那边炖了人参鸡汤,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已经来问过两次了,大公子不如去夫人那边用晚膳吧!”

    姜律心里有点烦,就不愿意看见母亲泪眼婆娑的脸。他有点想去找王瓒,又觉就算是见了王瓒有些话也不能说,他火光电石中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明白姜宪的选择了。

    李谦不是他们圈子里的人,也就和他们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若是能玩到一块儿,反而是什么话都能说。像王瓒这样的,从小一块儿大长,看着情同手足,偏偏两家常常会利益相左,很多话都不能说。

    真是一团乱麻啊!

    姜律想着,陡然间很想这就起身去辽东。

    把京城的这些恼人的事全都抛到了脑后。

    他瘫在太师椅上混混沌沌地想着,他随身的小厮跑了进来,高声道:“大公子,国公爷回来了,让你立刻去他书房一趟。”

    也就是说,他和吴家大小姐的婚事有了定论。

    姜律顿时生出一股近乡情怯之感。

    他支支吾吾地问小厮:“我爹的脸色怎样?”

    小厮摇头,道:“国公爷喝多了,看不出来。”

    姜律神色黯然,去了姜镇元的书房。

    因为姜镇元的喜欢的东西都要带去辽东,经过几天的打包,姜镇元的书房显得有些空荡。

    姜律进去的时候,姜镇元正闭着眼睛养神,因饮酒过多的脸膛红彤彤的,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几分放纵。

    他听到动静睁开眼睛,没等姜律说什么,他已笑了起来,道:“阿律,你这小子有点运气。吴大人亲自把吴小姐叫到我面前,让吴小姐选,吴小姐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吴家既然和姜家订了亲,她就是姜家的人。不要说姜家只是去辽东,就算是去岭南,她该嫁的时候自然就会嫁。”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