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六章 同庆

2020-02-12 13:43: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姜律苦笑。

    谁让姜宪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权臣呢?要不然内阁的那几位加起来都已超过二百岁的人了,会费这么大的精力去对付她?

    可这话他还真不好跟房夫人说,只好转移话题道:“吴家那边若是定下了成亲的日子,您还得抽空进宫一趟。好歹让保宁参加完了我的婚礼再走也不迟。”

    “这是自然!”房夫人说着,让人去准备进宫报喜的东西,并道,“李谦只怕是赶不过来了,像你齐世叔他们,肯定也来不了。委屈你媳妇了!你以后可要加倍地待她好才是。”

    姜律连连点头。

    房夫人递了贴子,第二天进宫去报喜。说两家的婚事定在了十天之后,等吴氏嫁过来,过了年,她就要启程前往辽东去照顾姜镇元的生活起居,京城的事务就都交给姜律夫妻。待他们安顿好了,再来接姜律夫妻:“到时候京城的宅院就交给几个忠心耿耿的世仆打理了。只怕还要请太皇太后隔段日子就时不时地派个人去看看。家里久不住人,到底太空旷,再好的东西也经不起这样放着。”

    太皇太后连连点头,拍着房夫人的手叹气:“你放心,京城里有我呢!我不仅会派人常去看看,还会交待恩亲伯和阿瓒常去看看的。”又感慨道,“原以为阿律成亲的时候能大操大办一场,没想到阿律的婚事也订得这样急,等生了长孙,可一定要热闹热闹!”

    到时候他们已经去了辽东,再热闹,也比不上在京城的时候。

    房夫人心下黯然,面上却不露分毫,笑盈盈地应“是”,但太皇太后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曲终人散的寂寞和清冷,待到房夫人出了宫,她忍不住和太皇太妃说着悄悄话:“房氏这些日子看着看着就老了,都不比从前了。”很是感慨。

    太皇太妃听出了话里的凄然,没有搭话。

    姜宪定于姜律成亲之后的第三天离京。

    既然决定要走,她也就没有去封锁消息。朝中那些墙头草已开始重新寻找靠山,对她也不如从前那样的恭敬,她索性提前离京,早点回去和李谦团聚。

    李谦那边,刚刚从营地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喝口水,谢元希就提着衣摆捏着封信兴冲冲地跑了进来。

    甬道旁的亲兵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

    谢元希也顾不得这些了,高声喊着李谦的字:“宗权,宗权,大喜!大喜!”

    李谦挑了挑眉,面沉如水,没有半点好奇,更没有半点惊喜,而是伸了手臂扬着下颌由随身的小厮帮他解着软甲,淡漠地道:“出了什么事?”

    姜宪不在身边,他回陕西后本来是打算多和夏哲他们出去应酬应酬,拉进和本地官员的关系,结果发现他们所谓的应酬就是去喝花酒,而那些青楼女子一听说他是当朝嘉南郡主的夫婿,一个个都恨不得化身为蛇缠在他身上,他也就觉得无趣了。正好又入了冬,他就借口要练兵,呆在了军营里,并在军营旁边的署衙里落了脚,就歇在了这里。

    他已经有快二十天没有回甜水井了。

    也不知道那个花匠有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好好地照顾姜宪的那些花花草草?

    李谦看谢元希的目光就有些水波不兴。

    谢元希却已经忍不住地大笑着一把抓住了李谦的胳膊,激动地扬了扬手中的书信,神采飞扬地道:“宗权,你猜这是谁的来信?都写了些什么?”

    李谦听着眼睛一亮,随即又很快淡了下去。

    总归不会是姜宪的来信。

    若是姜宪的信,谢元希不会私自拆了看。

    “是杨俊杨大人的信!”他脸庞发光地道,“你知道信里都写了些什么吗?他说,你要被封为异姓王了!京城里已经传遍了,公文也已经发出来,诏书应该这几天就会到了……”

    “你说什么?”任李谦如何冷静持重,乍然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忍不住懵然,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谢元希的笑声就更张扬了。

    他道:“是真的,是真的!杨俊一听到消息就让人给我们送信了!据说郡主也很快就会回西安了!”

    “真的!?”李谦此时才面露喜色。

    谢元希连连点头,道:“我还怕消息有误,特意差人去打听了一下,夏大人好像也得了信……”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有小厮跑了进来禀道:“大人,谢先生,夏大人来访!”

    两人不由互视了一眼,都隐隐感到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可朝廷为什么突然封他为异姓王?!

    他生擒布日固德的时候朝廷甚至连个世袭荫恩都没有给他,此时却突然给了他这么高的待遇……

    李谦满脸困惑,心中不由一动,忙对谢元希道:“等等!你说,郡主不日也要回西安了?”

    “是啊!”谢元希笑眯眯地望着李谦。

    李谦有多思念姜宪,不是李谦身边的人,不是心细如发,根本就觉察不到。

    马上就能夫妻团聚了,谢元希由衷地为李谦夫妻欢喜。

    “不对!”李谦闻言却是面色一沉,道,“嘉南回来就回来,为何我前脚封了异姓王,她后脚就决定回西安?她是监国郡主,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难道是被人欺负了,被迫之下只好回西安?而所谓的异姓王,则是给姜宪的补偿!

    什么事能让朝廷拿个从来不曾有过的异姓王为补偿呢?

    李谦想着,顿时心慌意乱,脑子里嗡嗡作响,哪里还管什么夏哲,管什么异姓王,他现在一心只想弄清楚姜宪在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厉声喊了卫属过来,吩咐他立刻赶往京城:“去见镇国公府世子爷,问他郡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要急着赶回西安?”

    如果朝廷那帮朝臣真的欺负了姜宪,他绝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那些人的!

    李谦暗暗捏了捏拳头,眉宇间冷峻逼人,锋利如剑。

    谢元希吓了一大跳,眼角的余光瞄到有个小厮被吓得瑟瑟发抖,这才记起夏哲来访的事,忙道:“夏大人还在大厅里等着您呢!你先去招呼客人。郡主那里,我这就差人再去打听打听。”

    李谦点了点头,收敛了身上的戾气,大步去了厅堂。

    谢元希松了口气。

    而远在太原的李长青则像个偷吃了鱼的猫,在柳篱面前偷偷地乐着。

    “宗权真的是被封为了临潼王?!”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再次问柳篱,“你的消息没有错吧?”

    “没错!”柳篱再次回答,“李瑶送了贺信来。他绝不会信口开河的。特别是在这种事上。”

    ※

    亲们,今天好像是愚人节,大家遇没有遇到恶作剧?

    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