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八章 放肆

2020-02-12 13:43: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就让那个异姓王见鬼去吧!”李谦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顺着自己的心意去行事,不然他以后肯定会后悔的。他毫不在意地道,“就算被掳了这次的封赏,我也一样会让嘉南当上郡王妃的。”

    他说完,继续大步朝马房走去。

    正午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身周如同镀了一层光,让他的身影显得更加高大、挺拔!

    刹那间,谢元希突然明白了李谦的心情。

    人的一生有很多的追求和目标,为了实现这些追求达到这些目标,会付出很多的代价。

    克制、隐忍、退让、妥协、衡量、算计……可总有一样东西,带给你的是欢声笑语,是恣意飞扬,是纵情享乐。

    姜宪于李谦而言,就是那些能让他欢喜的事物。

    她带给他的,从来都是美好的、是愉悦的。

    人的一生中总会有一件事让他不去计较失得,不去思考功过。

    姜宪于李谦而言,就是那些能让他失控的缘由。

    她带给他的,从来都是纯粹的感情。

    谢元希顿时生出一种“由着他去吧!天塌下来也不过如此”的感觉。

    李谦,是不是也生出和他一样的感觉,所以才会这样的不管不顾呢?

    谢元希站在那里,愣了片刻,然后才跑着再次追上了李谦。

    “大人!”他气喘吁吁地道,“你不能就这样赶过去,你得把卫属带上,还有,要带银子,算了,我让冰河给你准备东西……我会想办法飞鸽传书,让他们注意那些天使的行程的……”

    话说到这里,他语气微顿。

    真到了那一步,也就只能让那道圣旨见鬼去了。

    大不了他们割据西北,做个有实无名的西北王好了。

    反正现在他们在西北不管是声望还是兵力、财力都不是朝廷能够忽视或是忽略的了!

    这念头在谢元希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天性中算计的那一面已计算出得失,觉得如今李谦就算是得罪了朝廷也能立于不败之地,他立刻就有了胆气。

    谁又不想像李谦这样挣脱一切的枷锁,无畏权势像个男人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谢元希豪情万丈,高声地道:“甜水井那边的事您也不用管,我会让我太太过去帮着收拾收拾,再不济,我让她请了郑太太过来……”

    康家大小姐就要和李骥成亲了。康家就不好再住在李谦家里了。郑太太和康太太这两年处着处着,就处出姐妹情谊来。加之郑太太的独生儿子郑从又是多半的时间都不在家里的,她想和康太太做个伴,两家人就一起商量着在离甜水井不远的含光门附近找了两个相邻的宅子搬了过去,如今甜水井那边的李宅由姜宪指定的一个管事管着,看看门户还成,打扫内宅,陈列布置却是连门都没有。

    李谦点头。

    听到动静的冰河、卫属几个都跑了出来。

    谢元希忙道:“大人要去接郡主……”

    为什么啊?

    几个人的眼里都冒着困惑,却也没有多问——李谦和姜宪的感情向来很好。上次姜宪在金銮殿上杀辽王,李谦拿着刀子躲在帽子胡同给姜宪当靠山、壮胆子。

    这要是被京城那些大人们知道,就是不参李谦一个“谋逆”的罪名也要参他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既然这样的罪名李谦都不怕,他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的?!

    冰河懵懵懂懂地往李谦的寝室跑。

    他得去给李谦收拾东西。

    卫属却大声叫着自己的亲卫。

    他们得护卫李谦。李谦走到哪里,他们就得跟到哪里。除非李谦发了话,对他们另有安排。

    院子里一下子闹腾起来。

    谢元希看着,不由失笑。

    难怪别人说文人造反,三年不成。

    他真的是想太多了。

    像冰河,像卫属,什么也不想,只管跟着李谦走,有什么事,遇到再说。

    但跟着李谦,又真的能遇到什么事呢?

    谢元希站在大堂的台阶上,看着人喧马嘶的场面,不禁笑了起来,喊了自己的随身小厮,道:“你回去跟太太说一声。郡主马上就要回来了。那边要是收拾好了,让她亲自带着几个人过去看看。”

    小厮应声而去。

    李谦已迫不及待地纵马跳出了营地的大门。

    他想见到姜宪,想立刻就见到姜宪。

    想抱着她说,不用这样,她就是不帮他,他也会辖制西北,做个西北王,不过是要慢慢来,时间长点而已。

    他想告诉她,外面不好玩了,就回来,回到他的怀里来,回到他的地盘上来,她想怎样都可以。

    他还想告诉她,他敬爱她,如他的心尖尖一样的心疼着她。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求她别伤心,别愤怒,只求她快活,只求她高兴……只求她,做他的保宁。

    做他一个人的保宁!

    西安离京城那么的远,他就是快马加鞭,也要走十来天。

    他走过好几次。

    每一次在哪里打尖儿他全都知道。

    他收拾好行李,安排了两司的事务甚至是接了圣旨再马上出发,也不过比现在迟个一、两天到京城,并不影响他去接姜宪。

    可他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那样的冷静。

    他就想随着自己的心意去做这件事。

    冒失也罢,冲动也罢,他就是想立刻见到姜宪,见到他的保宁……

    马蹄声一声接着一声,清脆而又有规律,却让李谦听出了几分喜悦来。

    他的心情更好!

    比这马蹄声还要愉悦。

    他勒了勒缰绳。

    马跑得更快了些!

    远在京城的姜宪却怏怏的。

    从前听人家说,人一走,茶就凉。那也只是听说而已,她还没有那么深的感触。她用自己手中的权柄换了李谦一个异姓王这件事被汪几道等人有意地夸大传了出去,别人再看她的目光,就有了很大的不同。

    说得最多的,居然是感慨她到底是个女人。最终还是出嫁随夫,把荣耀让给了李谦。不如曹太后许多。就连太皇太后,都为这件事特意找她聊了聊,让她想办法遏制那些谣言,并道:“你原本就是低嫁,现在还传出这样的话来,只怕李谦听了心里会不好受,会上表辞了封赏。”

    “那就推了吧!”姜宪不以为然。

    若李谦是这样的人,那他们迟迟早早过不到一块儿去。

    还不如趁早分开了的好!

    太皇太后见她不为所动,拿她没有办法,只好骂汪几道等人:“心肠也太黑了点!补偿是他们提出来的,把话传成这个样子的也是他们!他们这样言而无信,以后谁还敢相信他们?”

    “相不相信的都没关系,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姜宪懒懒地道,“难道还会出现第二个姜宪不成?”

    ※

    亲们,放假的加更!

    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