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八百五十一章 刺痛

2020-02-12 13:44:0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郭氏心里琢磨着,神色却很是诚恳,道:“我在娘家的时候,我娘总是跟我们姐妹说,男主外,女主内。男人在外做事,女人就要把家里的事都安排地妥妥帖帖,让男人一回家就有热茶热水喝,好菜好饭吃。不要总惦记着让男人在家里陪你。那样的男人是不能成大事的。像我在娘家的时候,我娘就从不过问我爹的事。不管我爹什么时候回来,去做了些什么,只管管好内宅的事,父亲回来了,好汤好菜地服侍父亲就行了。我怎么能因为三爷在外面有事忙,而要求他陪着我?”

    她到底厚道,想说句“我嫁进来之前就听说大嫂是个贤德之人,想必也不会因为大伯忙于公事冷落了大嫂而耿耿于怀”的话给咽了下去——说出去的话,犹如覆水难收,容易得罪人。她是家中的小儿媳妇,婆婆又是嫡亲的,万事自有婆婆出头,再不济,上头还有李谦这个做王爷的大伯和有着郡主封诰的大嫂,什么时候也轮不到她出头,她犯不着白呲红眼地得罪人。

    可就是这样,高妙容也气个半死。

    不是说这个郭氏很老实吗?

    原来也不过是在公公婆婆面前惺惺作态罢了!

    嘴皮子这么利索,又长得比李驹还老苍,等到被李驹嫌弃的时候,只怕有好戏看了!

    高妙容在心里冷笑着,面上却一副亲亲热热的样子,笑道:“难怪自从三弟妹进了门,婶娘这脸上的笑就没有断过,高门大户人家出来的闺女,就是不一样。若是我说错了话,还请弟妹不要放在心里。弟妹刚刚进门,不知道这家里,有王爷开了个头,个个都是把媳妇捧在手心里的人。我是怕三叔有心陪着弟妹,却被二叔父拉去做了壮丁。”

    何夫人一想,还真有点像高妙容所说。

    李谦对郡主自然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之后高妙容是李麟宁愿忤逆李长青也要娶进门的媳妇。还有李骥,跟着李谦有样学样,对儿媳妇那叫个好,康氏新进门的时候都被臊得不敢出房门。

    她的儿子她知道,郭氏虽然相貌平常,却是她和李长青精挑细选,好不容易给他娶进门的,何况娶妻娶德,儿子断然不会因为郭氏的一点不足之处就对妻子不敬重的。可郭氏还没有进门,李驹就被李长青甩给了李泰,说是让阿驹有点事情做,免得亲家那边问起来阿驹像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可如今媳妇已经娶进了门,李长青为何还总要拉着儿子做这做那的,连个陪郭氏的时间都没有?加上郭氏怀着身孕,又远嫁到人生地不熟的太原,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时候。老一辈的人常说,少年结发夫妻的恩情才最长久,她可是盼着儿子和媳妇能一辈子举案齐眉,恩恩爱爱的,若是因为这件事冷了郭氏的心就不好了。

    何夫人寻思着,对郭氏说话不免就带着几分歉意,道:“阿驹媳妇,老爷是这样性子的人。做起事来,就什么也不顾了。也是我糊涂,没有细想着。老爷让阿驹去帮忙的时候没有拦着。等会老爷回来,我跟老爷说说,这事情总是做不完,让阿驹在家里歇歇,好好陪陪你,等你生了再去做事也不迟。”

    郭氏听着,额头都要冒汗了。

    有这样拖丈夫后腿的媳妇吗?这要是让自己丈夫知道了,还以为自己想他在家里陪她,到婆婆这里来告状来了。

    她若是给李驹留下个“离了丈夫就活不下去的”的印象,甚至是“心性要强,略被冷落就要闹腾”的印象,她就别想能和李驹好生生过日子了。

    郭氏正想辩解几句,谁知道高妙容已经话赶着话对何夫人道:“怎么?阿驹不是暂时去帮帮忙吗?二叔父还准备让阿驹一直呆在家里帮着打理庶务吗?就连二叔跟着王爷都做了陕西行都司的参将,领了四品的衔,阿驹不走仕途的吗?”

    说起这些,何夫人心里就满肚子的委屈。

    把李长青的荫恩给了李麟,她哭闹了一番也没能让李长青改变主意,她那是没办法了。就在郭氏进门之前,李长青说李驹身上既然没有一官半职,也没有干些什么正经事,娶妻的时候不好看,她当时还暗暗心喜,以为李长青要给李驹找点事做了,李长青在那里咕哝的时候,她还在旁边敲边鼓,谁知道李长青所谓的“好看”,就是正式打发李驹跟着李泰去打理家中的庶务。

    这种事谁不会做?

    还要阿驹亲自上场?!

    李长青分明还防着阿驹,怕阿驹抢了李谦的风头。

    可李谦现在已经是王爷,就算阿驹有这心,也要有阿驹有这力才行啊!

    李长青真是欺人太甚了!

    何夫人搅着帕子,看着在场的郭氏,还好没有头脑发热,当着儿媳妇和侄儿媳妇把对李长青的不满一古脑地发泄出来,而是含含糊糊地道了声:“阿驹还小,若只是做个什么总旗,百户的,有什么意思?这件事需得从长计议!”

    也就是说,按着李长青的安排,李驹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管着李家的庶务!

    高妙容有了答案,心情顿时烦燥起来。

    为什么李长青常常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却总能让他们的计划落空,难道这就是别人所说的八字不合?

    高妙容有些坐不住了,想把这件事早点告诉高伏玉,想早点商量个对策出来。

    做了四川巡抚郭永固女婿的李驹不走,李麟永远难以出头。

    西安府的甜水井却不知道太原的那些糟心事,姜宪和李谦两个,现在最大的兴趣就是一起趴在床上看着每天要睡十一个时辰的李慎。

    “我昨天看柳娘子给他洗澡了。”李谦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孩子乌黑而又柔软的头发,轻声地对姜宪道,“我们慎哥的手指甲是透明的,我好怕他一不小心就抓到了哪里,把手指给弄痛了。”

    姜宪抿了嘴笑,道:“所以柳娘子说要把他的手脚都绑起来,既可以长得直,又能让他别乱挠挠。可我觉得他这样睡觉肯定不舒服。每次给他换了尿片重新绑起来的时候,他就哭得很厉害,我想悄悄地给他松开……”

    ※

    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