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八百七十三章 攀比

2020-02-12 13:44:0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姜宪能理解他们的这种担心,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相信大家都不会顺东西手,怕就怕被姜宪哥吞到肚子里去了。我明天见老爷跟他说说,看能不能所这些宝石先收起来来。”

    柳娘子松了口气。

    李长青听了吓了一大跳,忙道:“这是我考虑不周,快把东西都收起来。这要是吞了一颗到肚子里去了……”

    他就是扇自己的两耳光也不顶用啊!

    姜宪就知道能说通李长青,吩咐柳娘子把东西都收了。

    在李长青书房里玩的慎哥儿听见母亲的声音,从东边的次间稳稳当当地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个小小的鱼竿。

    “娘!“他扑到了姜宪的怀里,指了次间道,“鱼,鱼,好多,慎哥,钓鱼,娘吃,祖父吃!”

    和他走路相反,慎哥儿说话说得有点晚。

    抓了周才会喊爹娘。

    但姜宪觉得慎哥儿是男孩子,语少一点反而持重,虽然不太在意,可了认真地告诉他说话。

    “我们慎哥儿可真乖!”她亲了亲儿子的小脸,赞道道:“还知道钓鱼给娘吃,给祖父吃!”

    慎哥儿就咧了嘴笑。

    笑容和李谦非常的像。

    姜宪忍不住又俯身亲了他一口。

    旁边看着的李长青就忍不住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儿媳妇对这孩子也太溺爱了。

    这可是李家的长房长孙,以后是要继续临潼王爵位的,怎么能这么养呢?

    不过,他听到慎哥儿说钓的鱼还有他的份,他又不禁嘴角高翘,觉得挺高兴的。

    姜宪问慎哥儿:“你和祖父一起钓鱼了?有没有把祖父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

    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好奇心特别的重,走到哪里都要翻一翻。

    慎哥儿捂着嘴巴笑着摇头。

    这就是做坏事的意思。

    姜宪笑得不行,不由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道:“你呀,什么一点也不像你爹。你爹要是干了这种事,指定是脸不红心不跳,谁也看不出来的。”话是这么说,心地软得一塌糊涂,抱起了慎哥儿,又亲了亲他的面颊。

    慎哥儿欢快地笑。

    姜宪歉意地对李长青道:“孩子不懂事,您多担待着点。”

    李长青不悦地道:“我自己的孙子,有什么要担待的?再说了,孩子不顽皮,难道大人顽皮不成?”

    倒和柳娘子说的一句。

    姜宪抿了嘴笑。

    小厮跑进来,说何夫人带着续哥儿过来了。

    李长青也很喜欢这个孙子,觉和像个小包子似的,很很喜庆,忙让人请了何夫人和继哥儿进来。

    跟何夫人一起过来的还有朱雪娘,她神色有些紧绷。不过姜宪没有太在意,而是逗着续哥儿道:“知道我是谁不?昨天还喊了我的!”

    续哥儿羞涩地把头藏到了乳娘的怀里,任那乳娘如何哄他,他也不抬头。

    姜宪呵呵地笑,道:“我们续哥应该是害羞了。别勉强他。”

    乳娘松了口气。

    她是郭家带过来的,懂规矩,也守规矩,所以更知道姜宪的重要性。

    李长青则是瞥了一眼何夫人等人,道:“怎么没见续哥儿他娘?”

    按理,姜宪过来了,她也应该过来给李长青请安才是。不像康氏,没有带大妞回来,一个人来给公公请安就显得有点奇怪了。

    何夫人听了顿时变得喜气洋洋的,眉开眼笑地道:“老爷有所不知,阿驹媳妇她呀,怀孕了!“

    “啊!”众人都吓了一大跳。

    毕竟续哥比慎哥儿还小,郭氏也进门没两年,姜宪这边可一点动静也没有,好却马上就要做母亲了。

    李长青自然是喜出望外,道:那你好好的照顾下,争取再给我添个大胖孙子。”

    “我知道!我知道!“何夫人笑盈盈地道,眼睛却朝姜宪瞟了过去,“你放心,我会好好地照顾阿驹媳妇的。”

    原来何夫人是这个意思!

    不过,她和李谦自立门户,郭氏生得再多,公公婆婆再喜欢她,也不可能损害她的利益,她有什么生气的。

    何夫人作妖的手段倒是上了一个台阶。

    这要是换个心胸狭窄的,早就迁怒上郭氏的。

    妯娌之间没有矛盾也会产生矛盾。

    朱雪娘也觉得何夫人这话说得不对,忙对李长青道:“老爷,夫人的意思是,三奶奶之前就有些不舒服,今天早上则是格外的不舒服,又寻思着应该有三个月了,这才去请了大在夫来确诊,一确诊就差人告诉了夫人,今天郡主和慎哥儿都过来了,夫人是怕您责怪三奶奶才这么说的。”

    李长青没有这么多的心思,笑道:“这是好事!我怎么会责怪三奶奶呢!”

    大家都凑趣似的笑了起来。

    何夫人就把续哥儿放到了地上,对慎哥儿道:“慎哥儿,来和弟弟玩。”

    姜宪就吩咐柳娘子:“把慎哥儿手里的鱼竿拿走,免得了等会儿戳到续哥儿了。”

    结果慎哥儿把鱼竿抓得死死的,就是不愿意撒的,还哭着喊着道“钓鱼、钓鱼”。

    李长青心疼不得了,责怪何夫人:“续哥儿多大,你不让他一个人下地走?就不怕他摔倒了吗?还不快抱起来!”

    何夫人被李长青的偏心气得没有了脾气,抱着续哥儿就要走。

    李长青不依不饶:“你是要甩脸色给我们看啊!难道我说错了吗?谁像你似的,平时不带孩子,孩子是怎么长大的都不知道。这个时候知道抱着孩子出门了?”

    何夫人气得,脸色煞白不说,喊着委屈道:“我什么时候不管孩子了?阿驹不是我带大的吗?冬至不是我带大的吗……”

    李长青根本对这不感兴趣,随意地挥着手道:“有什么事回屋里说去!在这里嚷嚷做什么?”

    何夫人气得胸脯起起伏伏的,在心里暗骂:你也知道这里不合适啊!那你还当着孩子们的面挑我的刺,三个媳妇全都是低嫁,她原本就担心媳妇们瞧不起她,他还一点颜面也不给她……

    李长青已对慎哥儿道:“乖孙,祖父陪着你去钓鱼好不好?你今天晚上依旧跟祖父睡好不好?”

    慎哥儿的眼睛圆溜溜直转,一会儿看看李长青,一会儿看看姜宪,一会儿看看手中的小鱼竿,降尊纡贵般地点了点头。

    亲们,五月六号至九号要参加一个活动,需写一个言稿,今天就不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