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八百八十八章 求助

2020-02-12 13:44:0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阿福的情绪太过激动了。

    姜宪暗暗生疑,冷冷地望着阿福道:“你说是皇上让你来的,皇上可曾让你带了什么信物给我?”

    阿福一愣,道:“如今宫里宫外全都是太后娘娘和简王的人,皇上不敢让奴婢给郡主带什么东西,只传了口谕。”

    口头的东西当然是传话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姜宪微微地笑。

    阿福眼底闪过一丝不安。

    这是他的疏忽。

    只想到怎样避开韩太后和简王,却忘记了带件信物。

    嘉南郡主原本就不愿意帮忙,如今更是不可能随他回京了。

    他难掩失望。

    皇上身边全都换上了太后娘娘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从坤宁宫拨过去的,也早就被清算了。

    阿福自幼进宫,第一个服侍的公公就是闵州。闵州对他有救命之恩。闵州随着嘉南郡主和皇上进宫之后曾经和他说过,只要他忠心耿耿,皇上亲政之后,封他一个御马监大总管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没想到姜宪前脚刚走,韩同心后脚就将闵州给踢出了宫。

    闵州不甘心。

    他布局多时,花费甚巨,就是想着有朝一日把韩同心拉下马。

    不曾想事情败露,韩同心没事,他却死了。

    阿福也不甘心。

    闵州被太皇太后救下来离宫之前曾经和他商量过,由他留在宫里通风报信,闵州则去上林苑伺机而动。所以这次闵州进宫被杖毙之后,闵州留下来的人脉和钱财全都在他的手里。

    他想像闵州说的那样,控制赵玺,做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

    阿福不相信,他斗不过韩同心那个草包!

    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在坤宁宫服侍过的人心里却很是清楚,若不是有简王和东阳郡主帮着,韩同心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笑话来。

    可姜宪的拒绝,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时过境迁,就算是曾经冒着生命危险力挺赵玺上位的姜宪,现在居然也借口不能进京而拒绝了他。

    那皇上怎么办?

    他们怎么办?

    不作为,肯定会泯于众人,渐渐被人遗忘在宫中的某个角落里。有所作为,姜宪不帮他们,他们就只能再想办法另辟蹊径……阿福紧了紧拳头,挣扎道:“郡主,阿吉认识我。我真的是乾清宫的内侍。真的是皇上让我来的。我若是有一句话不实,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朝堂之争,天打五雷轰算什么?

    姜宪端起茶盅来轻轻地呷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地道:“既然是皇上让你来的,怎么会连个信物都没有?内阁原就不准我回京城,现在我就更不好回去了。你若真是皇上派来的,就回去跟皇上说,让他不要担心,好好地听太后的话就行了。太后娘娘和简王不会随便废了他的,宗室里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不要总是想这想那的,若是引起了太后娘娘和简王的怀疑,反而不好!”

    说完,她放下了茶盅。

    这就是要送客的意思了。

    阿福脸色一变。

    阿吉已道:“阿福公公,郡主那边还有客人,这是抽了空过来见的你。你难得来一趟西安,我陪你到处逛逛吧!”

    阿福明白姜宪这是拒绝了他。

    他顿时面如死灰。

    姜宪却是看也没多看他一眼,起身回了房。

    李谦的一个得力干将胡金家里请春客,他去参加酒筵还没有回来,慎哥儿跟着李骥去了康太太家,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她一个人。

    她端坐在临窗的大炕上,在黑暗中轻轻磨挲着茶盅上的紫葡萄,想着心事。

    “屋里怎么没有点灯?”伴随着一阵敏捷的脚步声,李谦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屋子里,随即屋子里亮起了盏桔黄的灯,李谦俊朗的面孔映入了姜宪的眼帘。

    很快,屋里的灯依次亮了起来。

    穿着靓蓝色五蝠团花直裰的李谦笑着走了过来,坐在了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道:“怎么一个人呆在屋子里?也没叫个丫鬟服侍着?手怎么这么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问的时候脑子却飞快地转着,想不出这几天有什么事能让姜宪心中不快。

    姜宪觉得心有点累。

    她靠在了李谦的肩头,回握了李谦的手,低声把阿福的事告诉了他。

    李谦听得直皱眉,道:“你是怀疑这个阿福想诱你进京?”

    “不是!”姜宪无精打采地道,“简王也好,汪几道也好,他们若是要对付我,不会出这样的昏招。这阿福十之八、九真是赵玺派来的,而且就算不是他派来的,也与他有很深的关系,我只是有些感慨罢了。他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心计,他若是亲了政,韩同心的日子只怕就不好过了。”

    李谦听了直笑,道:“我说你是刀子嘴豆腐心,你还不承认。你看你,和韩同心闹得那么僵,在京里的时候恨不得和她老死不相往来。结果没几日,你又同情起她的不易来。你们不会是欢喜冤家吧?不见的时候互相想念,见了面,又互相容不下彼此。”

    “那倒不是。”姜宪想,也许是因为她前世死在了赵玺的手里,偶尔想起来,不免有些同情韩同心像前世的她一样养了一个白眼狼。

    她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外面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

    帘子一撩,慎哥儿像个小炮竹似的冲了进来。

    “娘,娘!”他手里举着个小木剑,兴冲冲地对姜宪道,“您看,是小康舅舅给我的!”

    小康舅舅,是说康氏最小的弟弟吧?

    姜宪微微地笑,把慎哥儿抱在了怀里,爱怜地帮慎哥儿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陡然间心里暖洋洋的。

    这才是她的儿子,与她血脉相连,像个小太阳一样的温暖着她,爱着她。

    她又何必为一个外人而伤感?

    姜宪亲了亲儿子红仆仆的小脸蛋,温柔地笑道:“那你有没有谢谢小康舅舅?”

    “谢过了!”回答她的是紧跟着慎哥儿进来的李骥。

    他笑着向李谦和姜宪行了礼,道:“没想到慎哥儿和我那小舅弟倒玩得到一块儿去。两个人约了明天一起去冰嬉!”

    姜宪很是意外,笑盈盈地道:“你那舅弟要比慎哥儿大七、八岁吧?他们玩得到一块儿吗?”

    年龄小的孩子都喜欢和年龄大的孩子玩,可年龄大的孩子却多半都不愿意和比自己年龄小的孩子玩!

    李骥笑道:“我看他们两个嘀嘀咕咕了半天,我那小舅弟还把他最喜欢的木剑都送给了慎哥儿,可见和慎哥儿很投缘。反正我明天也没有什么事,若是大嫂放心,就让我明天带着他们两个去冰嬉吧!”

    正好可以讨好讨好丈母娘!

    ※

    亲们,今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