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八百八十九章 大胜

2020-02-12 13:44:0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姜宪当然信得过李骥,可慎哥儿却像是怕姜宪不同意似的,忙仰着小脸急急地道:“娘,娘,我和小康舅舅可好了!我还给小康舅舅糖吃了!”

    做为母亲,姜宪当然希望慎哥儿可以交到能一块儿愉快玩耍的朋友。

    她就笑着对李骥道:“那明天就辛苦你一趟,陪着他们出去玩去!”

    “好啊!”反正康氏不在家,他也没有什么事干,干什么事都不起劲。

    慎哥儿忙笑道:“娘,我今天晚上想和二叔父睡!”

    姜宪失笑,道:“你这是怕你二叔父明天不带你一块儿去吧?”

    慎哥儿就捂了嘴笑,弯弯的眉眼像个偷吃了小鱼儿的猫。

    大家都笑了起来。

    李骥就抱着慎哥儿去了自己的院子。

    慎哥儿屋里的丫鬟婆子一大堆,也都跟了过去。

    姜宪让小丫鬟去给李谦端醒酒汤过来,问起他去参加酒宴的事:“胡大人今年怎么想到宴春客?难道是家里有什么喜事?”

    李谦虽然喝了醒酒汤,但还有点迷糊。他蹬了鞋子,舒舒服服地靠在了大炕的迎枕上,道:“他刚刚添了个幺儿子,算不算喜事?”

    姜宪愕然:“胡大人添了个小儿子?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孩子是胡夫人的吗?”

    她要是没有记错,胡夫人已经年过四旬了。

    李谦听着哈哈大笑,拧了拧她的鼻子道:“你这都在想些什么呢?人家胡大人那么得意,不就是因为胡夫人老蚌生珠吗?胡夫人倒是想来请你,不过有些不好意思——胡大人的长孙今年都两岁了。”

    姜宪一愣,随后也笑了起来。

    身边的人过得幸福,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李谦就涎着脸道:“今天慎哥儿不在,我们努力努力,也给慎哥儿添个弟弟或是妹妹吧?”

    姜宪没有吱声。

    李谦跳下炕就抱起了姜宪,直奔内室而去。

    第二天早上,姜宪又睡了懒觉,以至于慎哥儿来向姜宪告辞的时候刮着姜宪的鼻子来了个羞羞脸。

    姜宪哭笑不得,羞赧不已,用被子捂着脸,居然又睡着了。

    梦里,她像惊涛骇浪里的一叶小舟,只能紧紧地攀着李谦的脖子才不会被淹没……可那船越晃越剧烈,姜宪骤然醒了过来。

    李谦正在那里用劲呢!

    姜宪哭笑不得,轻轻地抚着李谦因用力而贲起的背肌,亲了亲他的肩膀,低着昨天就被李谦弄哑了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道:“都成亲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像个楞头青啊!居然趁着我睡着的时候……”

    李谦没有吭声,心里却想着被他累瘫了的姜宪那红红的眼角,妩媚的神色,岂是平时可以看见的。

    他重重的喘着气,透露出他的满足。

    姜宪想到他大半的时候都不在家,心里一软,也就由着他去胡天胡地了。

    等俩人风息雨停,已过了午膳的时候。

    姜宪软成一团瘫在床上,喝了点水后就只想睡觉。

    还是李谦哄了半天才把她从床上拉下来,一起去了摆着膳食的宴息室。

    姜宪吃了半碗白粥才打开了胃口,又看见李谦端着一大碗面正吃得香,就想看看李谦吃的什么面,谁知道一抬睑,却看见绣儿在那里探头探脑的。

    多半是有什么事要禀她,又看见李谦在她这里所以不方便进来。

    或者是在他们做那事的时候已经过来瞧过她的动静了。

    姜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面上却不显,交待身边服侍的小丫鬟:“去看看绣儿有什么事?”

    若是急事,她用完了膳,小丫鬟自然会带绣儿进来。

    小丫鬟应声而去。

    果然绣儿等她用了膳,马上就兴冲冲地跑了进来,给正在喝茶的姜宪、李谦行了礼,欢天喜地地道:“是谢先生让我跟郡主说的,镇国公世子爷破了盛京城,活捉了廖修文和辽王的家眷。朝廷这两天就应该会得到消息了。”

    姜宪听了心中一喜。

    虽然之前李谦不止一次的告诉她姜家在度过了最初的不适应之后,把廖修文打得狼狈逃窜,可现如今活捉了廖修文,就是彻底结束了战事,得出了最终的胜负,这让姜宪长长的松了口气。

    李谦却在旁边笑道:“这个谢元希,我都还没有来得及给你报喜,他倒急巴巴的来给你报信了。你说说看,我那边还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

    姜宪这才惊觉两人在一起时她只知道被里翻波,却忘了问他怎么大白天的从官署里跑了回来?

    她不由轻轻地咳了一声,笑道:“那不也是你允许了的吗?不然谢先生怎么会给我报信呢?!”讨她的高兴。

    李谦笑着没有再细说。

    谁家的幕僚会跟主母通风报信?

    就算他不拦着,也没有必要去讨主母的欢心吧?

    说来说去,还是他的人都把保宁当成他一样的敬重,觉得有了好消息应该让保宁也欢喜欢喜。

    可见他的保宁早已经得到他周遭之人的认同和赞赏!

    有谁的妻子能够这样!

    李谦想想都会与有荣焉。

    他望着姜宪因为欢喜而熠熠生辉的眸子,很想挨过去亲亲她的面颊,可考虑到屋里还有一堆服侍的人,大家又都知道他们早上干了些什么事,他担心姜宪会恼羞成怒,只好在心里叹息着握了握姜宪的手,道:“原本是想回来跟你说这件事的……”后来看到她的睡姿那样撩人,就没忍住,“这下子算是大局已定。你也不用总是牵挂着阿律那边了。接下来就看大伯父怎样和内阁交涉了。”

    姜宪点了点头。

    她大伯父毕竟久不领兵,她最担心的就是战事的胜负,并不担心战胜之后和朝廷的交涉,在这方面,是她大伯父的长项。

    姜家,也就彻底在辽东站住了脚跟。

    等到朝廷正式颁布下公文,说辽东大捷的时候,已经是三月份了。

    李谦和姜宪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不免有些嘲讽:“拖了这么长的时间,朝廷多半是不想再封赏镇国公府了。汪几道这个人从前还不觉得,现在是越看越觉得他的格局很小,不是个做大事的人。不过这样也好。大伯父就可以和他好好地谈谈条件了。留在辽东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姜宪走的时候虽然布了局,留了后手,可她毕竟不在京城了,又隔了几年,汪几道等人又极力地在消除姜宪对朝局的影响,很多事都有了改变了。从前承诺过姜宪的,也在姜宪离开的这几年间慢慢的有了变化。

    ※

    亲们,今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