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九百章 败兴

2020-02-12 13:44:0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就是气话了!

    简王目如刀锋般地朝殿外望去。

    蔡如意正低着头,爱怜地给儿子赵建童擦汗。

    简王不由冷笑,道:“你难道还指望着靖海侯世子给你养老送终不成?”

    韩同心是一句多的话也不想听了,脸上也没有笑意,道:“当初曹太后宠承恩公,最后还不是承恩公给曹太后收的骨骸。有些事,还真说不准!”

    “你!”简王额头青筋直冒。

    韩同心干脆站起来送客。

    简王没有办法,拂袖而去,把女儿东阳郡主叫到跟前,让她去说服韩同心,不要再和蔡如意搅和到一起了。

    这次东阳郡主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温顺地应诺而去,而是温声地劝父亲:“同心毕竟太后,多的是人巴着捧着,又有曹太后和嘉南郡主的前车之鉴,大家都怕哪天同心摄政,成为第二个曹太后,她已不是从前养在深闺的小姑娘。我们说话,也不可一味地要求、训斥她了。”

    这话简王不爱听。

    他怒道:“难道还要我这个外祖父在她面前说好话,她才听得进去不成?”

    就是赵翌在的时候,也不敢这样的轻怠他。

    他还有个身份,是皇上的曾叔祖!

    东阳郡主只好劝道:“我知道,我知道。我是说,以后您有什么事,不妨先跟我说,我由我去教训她好了。免得你生气。伤了身体就不好了!”

    简王没有说话。

    他知道女儿说的都是对的,可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若是韩同心有姜宪的本事也就罢了,没有姜宪的本事,还想学姜宪行事,这不是上赶子的找死吗?

    简王想到前些日子儿子闹出来的丑闻,突然生出股子孙不孝,家业难撑的疲惫。

    他情绪低落地挥了挥手,叹息道:“你去劝劝她吧!做事这样不用脑子,迟迟早早被蔡如意卖了恐怕都不知道——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京城,京城我们是地头蛇,南下去了金陵,我们还有什么?岂不是别人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武阳郡主无奈地点头,辞了简王。

    可她却没有立刻就进宫,而是派了人打听蔡如意这些日子在宫里都做了些什么。

    李瑶却是极力反对迁都的人。

    在他看这,这就是个笑话。

    北方已被镇国公府和李谦父子割成了两大块,可好歹还有嘉南郡主这个纽带,鞑子不管怎样进犯,这两家都不会坐势不理。

    江南就一定安全吗?

    那靖海侯府这么多来还抗什么倭寇啊!

    所谓的迁都,也不过是靖海侯想出来招术,不过是想把赵玺弄到江南去,他好挟天子以号储侯罢了。

    因而第二天的大朝会,他很明确地提出反对迁都,并为京城的安全和姓彭的翰林好好地争辩了一番。

    可让他气馁的是,汪几道、苏佩文,甚至是左以明都保持了沉默,那位彭翰林则引经据典,滔滔不绝,气势如虹地辩驳着他的观点。

    难道左以明已经和汪几道、苏佩文达成了进退与共的联盟?

    或者是所谓的迁都,嘉南郡主也是赞同的?

    李瑶有些心虚,没有和彭翰林多说,下了朝就让人递了张贴子给左以明。

    左以明干脆直接坐着轿子到了李府。

    两人在李瑶的小书房时秘谈。

    左以明没有和他打官腔,很直接地告诉李瑶:“径阳书院的支持朝廷南迁。嘉南郡主没有表态。可看样子,估计也是支持南廷的。”

    李瑶大吃一惊,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骨,神色凝重道:“径阳书院的人支持朝廷南迁?”

    左以明点头,道:“彭翰林身后是靖海侯赵啸。可在彭翰林行事之前,赵啸就已派人说动了径阳书院的人。他们觉得南迁有好处!”

    什么好处?

    不就是能让径阳书院代表国子监的重要吗?

    李瑶立刻就想通了这其中弯弯曲曲。

    他不由拍案而起,道:“什么狗屁书院,也不过是为了一己私利损人利已的东西!”

    左以明没有说话。

    他们家和径阳书院的关系密切,而且也是主张南迁的家族之一。

    家族利益和政治立场必须是统一的,不然就得不到家族的支持,家族也得不到发展。

    这个道理身为耕读世家李瑶很清楚明白。

    他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而是仔细琢磨起姜宪的意思来。

    “你是说,你已经给嘉南郡主报信了?!”他重新在左以明身边的太师椅上坐下,皱着眉道,“嘉南郡主难道一句话也没有说?”

    左以明苦笑道:“嘉南郡主是什么人?她若是有发了话,我也不至于这样为难了!”

    “这倒是!”李瑶喃喃地道,“她那个人,要是有了主意,你不依着她,她也有办法让你照着她的意思去办的。不过,嘉南郡主到底是怎么想的?京都南迁,对李谦和姜家的杀伤力最大的了。镇国公府这么多年能屹立朝廷不倒,不就是因为和皇宗秘密的关系的?以嘉南郡主的谋略,她应该很清楚才是!难道她有什么其他的要算?”

    说到这个左以明也很头痛,他不禁吐糟道:“为这件事,我还曾专程让人去问过我那侄儿媳妇了。说是嘉南郡主自从回了西安之后,除了带孩子,真的是什么事也不过问。就是李谦带了她去衙门,她也不怎么过问李谦的公事。”说到这里,他不由苦恼地叹了口气。

    李瑶听着睁大了眼睛,半晌才道:“不会吧?!难道是李谦……”

    “那倒不是!”左以明忙道,“据说是郡主不愿意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李谦倒是很敬重她的。”

    李瑶很是失望,道:“到底是女人,这生了孩子就不一样了!“

    左以明也这么想。

    两人不由均沉默了好一会。

    左以明打破了沉静,道:“我倒觉得你不必太担忧。你和都知道,迁都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不说别的,仅六部的部署安置在哪里就是个大问题。既然有人要迁都,那就把这件事甩给他们好了。一件件的落实下来,说不定等到皇上要亲政了,迁都的事还在讨论。这种事又不是没有过。这个时候犯不着着急上火。还可以看看靖海侯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瑶微微颔首,道:“我是觉得这些人想到一出是一出的,朝廷纲纪就是被他们这些败坏了的。”

    左以明没有吭声。

    朝廷早就没有了纲纪。

    要不是他机缘巧合做了顾命大臣,他恐怕早就辞官回江南了!

    ※

    亲们,我这两天发了两个微博,看着挺复杂的,说起来实际上就是两件事。

    第一件事,6月1号在廊坊举办《慕南枝》的简体出版的首发式。

    第二件事,6月3号下午14点,在北京三联韬奋书店(海淀区清华同方科技大厦D座1层)有个《慕南枝》粉丝见面会。

    希望大家有空去参加!

    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