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九百五十六章 站队

2020-02-12 13:44: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何夫人左右为难。

    郭氏却瞬间就有了决断。

    不要说姜宪没有错,就算是姜宪现在杀人放火了,她们作为一家人,即便是心里不合在外人面前也要看上去抱成一团,何况她本来就心向着姜宪和慎哥儿,怎么能让何夫人站到高妙容那边去呢?若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得看李家的笑话!

    她上前两步就搀了何夫人的胳膊,笑着抢在了何夫人前面开口道:“慎哥儿这两天受了委屈,婆婆心里一直都很是心疼。不过是想着大家亲戚一场,竟然为了这样的小事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婆婆心里难受罢了。郡主,我小的时候,家里的长辈也是这样教导我的。孩子们打架归打架,打赢了是他的本事,打输了就该自己想办法找回场子,若是有谁闹到长辈面前去,那是孬种。我长大了,也是这么教导续哥儿和承哥儿的。所以郡主说的话我很能理解。

    “可能大嫂这个孩子得到的太艰难,过于溺爱了,和我们的成长环境又不一样,这才会为孩子出头。

    “郡主也不要烦。婆婆倒不是要拦您。她老人家是想和大嫂说几句话罢了。

    “今天冕哥儿遇到的是慎哥儿,打输了也没什么,最多是受了点皮肉之苦。这要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人,恐怕就不是被打几下就能揭过去的了。

    “大嫂提出来的条件别说郡主不会答应,我们也不会答应。

    “没有道理把慎哥儿踩在脚下给冕哥儿做脸的。

    “嫂嫂可别忘了,慎哥儿是临潼王世子,是太皇太后的曾外孙,是皇上的表弟,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人,就算嫂嫂去衙门里告状,那也得看郡主同不同意慎哥儿去衙门应诉,不然这件事就得悬着。嫂嫂只能去大理寺门前击鼓鸣冤。

    “郡主,这道理我和婆婆都懂。婆婆劝您,也是怕您心里不舒服,没有其他的意思!”

    郭氏的一席话,不仅把高妙容鄙视了一番,还表明了何夫人的态度。

    她还怕何夫人节外生枝,轻轻地拐了拐何夫人,示意何夫人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多话。

    何夫人不由在心里腹诽。

    她又不傻,这个时候当然是要站在姜宪这边的。不然岂不是纵容那李冕一天到晚的欺负她的两个乖孙!

    就是郭氏答应,她也不答应啊!

    可高妙容……大家就这样不来往了,她心里还是觉得挺怅然的。

    高妙容见何夫人垂着眼帘,一副不敢多看她的模样就知道何夫人被自己的儿媳说动了。

    她气得脑门生疼,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才回过神来。

    “好,好,好。”高妙容拂袖而起,道,“我去找叔父评评理去!”

    “去吧!”姜宪不以为然地道,“公公这个时候应该在外院的书房。要是你不知道怎么走,我派人带你过去。”

    高妙容气得脸色铁青,拉着儿子就朝外走。

    李冕此时才感觉到了异样。

    不是说来找慎哥儿算帐的吗?怎么慎哥儿还没有向他道歉,他们就要走了呢?

    他很想知道慎哥儿当着那些仆妇给他道歉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娘,娘,”他挣扎着不愿意走,高声道,“我们还没有见到慎哥儿呢!他不当着府里仆妇的面给我道歉,我不走!当时他是怎么打我的,现在我就要怎么打回来。不然我在这些仆妇面前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姜宪气极而笑,对高妙容道:“原来你还准备由大人出头帮孩子打回来呀,好呀,那我们就大人对大人,看谁的拳头硬,看谁的力气大好了!”

    高妙容目光凶狠地瞪了姜宪一眼,拽着李冕出了厅堂。

    何夫人就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道:“总算把这个祸害送出了门。”

    郭氏知道她指的是李冕。

    姜宪却以为何夫人指的是高妙容,神色微霁。

    何夫人想了想就道:“郡主,我也不是要劝你不计较。不管怎么说,断然没有让我们慎哥儿当着府里的仆妇给李冕道歉的理,这让慎哥儿以后怎么做人?!这点事情我还是看得清楚的。就是你刚才不问,我也不会答应让慎哥儿以这种形式给李冕道歉的。”

    但却会让慎哥儿私下里给李冕道歉!

    姜宪在心里嘀咕着。

    好在是她没指望着何夫人能给她帮什么忙,她心里也就是一阵不痛快就过去了。

    郭氏却有些担忧,道:“我去公公那里看看!”

    何夫人也很想知道李长青的态度——她们在这里说一万道一千,若是李长青依旧邀请李麟夫妻来家里做客,那姜宪那句所谓的滚,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那你快去快回!”何夫人若有所指地吩咐郭氏。

    郭氏点头,去了外院的书房。

    她把耳朵贴在门房上偷听的时候,正好听见李长青道:“我知道冕哥儿这些日子不好受。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谁知道你们一点拳脚功夫也不教给冕哥儿,这下吃了大亏了吧?如今大家都在气头上,说什么再不往来,像什么话?你先带孩子回去休养些日子,等大家都心平气和了,我们再来说这件事。”

    “叔父,您可要为冕哥儿做主啊!”郭氏听高妙容伤心地哭道,“慎哥儿下手也太重了,这个年纪就能打伤堂兄弟了,等到再大点了,岂不是连他看不顺眼的长辈也要教训!叔父,您可不能让慎哥儿这样放任自流,坏了前程!他可是李家的长子长孙,临潼王府唯一的继承人!”

    李长青呵呵地笑了两声,道:“孩子还太小,不急,慢慢来。你们看李谦,小时候不也是个上屋揭瓦的?现在却变得沉稳内敛了,还封王授勋,成了京城守备。可见有些事是急不来的。我们刚回来,你们又是一听到消息就赶了过来的,我们都很累了。你们今天就先带着孩子回去歇了吧!等我这边收拾的差不多了,你们再带着孩子过来玩。”

    高妙容还想要说什么,好像被李麟拦住了,不一会儿,她就听到两人向李长青告辞的声音。

    郭氏躲到门外的转角,心里却在琢磨着这件事,等到李麟一家三口走的不见了踪影,她去见了李长青。

    “公公,您真的打算过两天请了大堂伯一家过来玩啊?刚才郡主扬言说要和他们断绝来往……”郭氏悄悄地打量着李长青的神色,有点担心李长青不知道姜宪的态度之坚定,和姜宪有了矛盾和误会。

    亲们,今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