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九百五十七章 断裂

2020-02-12 13:44: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长青狡黠地笑道:“我们这一出去就是好几天,谁手里没有积点事。恐怕这段时间都没有空在家里宴请客人了。等忙过这一阵子,郡主和慎哥儿也该启程去京城了。”

    也就是说,李长青说的不过是客气话。

    郭氏觉得自己的这个公公是个妙人,经她父亲还有意思。

    她不由抿了嘴笑,说起姜宪的事:“……可定下哪天走没有?到时我让厨房都做些佐餐到路上吃。反正天气冷,也能存放。还有大妞儿那里,我给大妞儿准备了些药材,给清蕙乡君准备了谢礼,您看我要不要给您也准备一份。清蕙乡君人真好,养了大妞这么多年。等到郡主回了京城,不知道有什么安排?”

    李长青点头,颇有些感慨地道:“我只道那些能帮夫家的女子才是巾帼,不曾想还有像清蕙乡君这样豪爽仗义的人,你们以后要把她当嫂嫂似的,常来常往才是。可惜他们家也只有两个小子,要不然可以向他们家讨个媳妇回来。”

    女儿肖母。

    也不怪李长青打承恩公家的主意了。

    郭氏笑道:“乡君还年轻,我们家多的是小子。说不定以后真的能做亲家呢!”

    李长青点头。

    郭氏被人叫着去打点庄子上送来的米食,遂辞了李长青,去了后院。

    李长青则一个人坐了片刻,让人去请柳篱,商量着么把这家分了。

    “从前我还道不急,可看着李麟这样子,还是早点分了吧!”他怅然地叹了口气,道,“不要说冕哥儿过来就要拍承哥儿几巴掌,总是先动手,可你看我们这些做大人的说过什么没有?就算是慎哥儿一时手重把冕哥儿给打了,那也是孩子之间的玩闹,高氏做母亲的咄咄逼人,他一个做父亲也跟着拎不清,什么事都听高氏的,这日子也就这样了。把家分了,李麟和宗权就又隔着一层了。宗权也就不用去照顾他这个堂兄了。说不定还给宗权少惹点事端。”

    柳篱欠了欠身,恭敬地道:“老爷考虑的周到。像您这样活着就把家分了的,也不是没有前例,总比身后分不清楚反而伤了兄弟和谐的好。别人家不愿意分家,多半是怕分家了人单力薄,可李家不同。就算是分了家,他们都能自己扒住自己那碗饭,不愁没吃的。”

    李长青笑着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那我明天就把家里的人喊过来,把这件事说了。”

    柳篱迟疑道:“骥二爷那里……”

    姜宪能当李谦的家,李驹就在太原,只有李骥俩口子在西安。这分家,人不到齐,怎么分?

    李长青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道:“我已经写过信给阿骥了,他说了,郡主同意怎么分他就同意怎么分!”

    柳篱不由嘴角微抽。

    这孩子,倒是聪明。

    李谦和姜宪亏了谁也不会亏了他啊!

    说不定他不在场更好。

    李长青就去了姜宪那里。

    姜宪刚刚怼完高妙容回来,心里还有口气没有发泄完,正是看什么都不顺眼的时候。

    还是慎哥儿过来给她问安,她看着孩子和李谦一模一样的灿烂笑容,心情这才突然放晴,好了起来。

    “刚刚洗了澡?”姜宪搂着慎哥儿,闻到儿子身上残留着的淡淡玉兰香露的味道,笑道,“去干什么了?”

    慎哥儿笑道:“蹲了马步!”

    姜宪笑道:“怎么这么用功?之前还吵着娘说要休息几天的。”

    慎哥儿嘿嘿地笑,牵着姜宪的手让她坐在了临窗的炕上,笑道:“我打了冕哥儿。看冕哥儿他娘那样子,肯定不会善罢干休的。您肯定会让我自己去找场子。我寻思着冕哥儿那小身板小模样,打我肯定是打不过,可保不齐他暂时找人指点一下,让我吃个暗亏。我这几天就拉了卫属教我几招防身保命的手段。一力降十会。总归不能让那冕哥儿占了便宜去,丢了娘亲的脸。”

    姜宪呵呵地笑。

    小小的年纪就知道未雨绸缪,多半是像了李谦。

    她亲了亲儿子白嫩的小脸,道:“要是他们家大人出手呢?你有把握躲得过去吧?”

    “那更好!”慎哥儿不以为然地道,“我已经跟云林说过了,这几天让他派几个人悄悄地跟着我。他们来明的我只有硬着头皮上,他们若是来暗的,正好让爹的那结暗卫练练身手,也让他知道厉害。有些人,你使劲地收拾他几回他就知道怕了。”

    姜宪忍俊不禁,只好转移话题,问他喝不喝,是要喝茶还是喝果汁。

    慎哥儿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有小厮进来禀,说李长青过来了。

    姜宪带着慎哥儿去迎接李长青。

    李长青看见慎哥儿在这里非常的高兴,牵着慎哥儿的手问了半天话,好像大半年没见似的,实际上早上的时候慎哥儿还去给李长青请过安问过好。

    姜宪请了李长青到东厢房奉茶。

    李长青也没有客气,喝着茶说明了来意。

    姜宪之得就收到过李长青的信,说要分家。只是她回来之后李长青一直没有提,她还以为李长青改变了主意,没想到李长青给她来了个突然袭击,又说起分家的事来。

    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没有必要。反正李家的三兄弟都不在一处,彼此间也颇能忍让,关系挺不错的,没必须这个时候分家。但李长青的心思她也知道一、二——他这是怕李骥、李驹俩兄弟有了李谦做靠山,不思进取,还狐假虎威,打着李谦的旗号做些不上台面的事,坏了李谦的名声。

    但这件事她也和李谦商量过,李谦的意思是听李长青。并在信里告诉姜宪:“我爹不会害我们的,他说怎样就怎样”。她也就不好多说什么。

    “我们都听您的!”姜宪道。

    李长青很是满意,也没有避开慎哥儿,就这样把慎哥儿抱在怀里对她道:“那我明天就和阿驹他们说。宗权是长子,我肯定是要跟着你们的,包括汾阳置办的祭田,都由你们打理。太原的产业就留给阿驹。我再拿出三万两,由你们和阿骥平分了。剩下的,就是我和何氏的棺材本了。等我们俩人都咽了气,再由你人三兄弟分。”

    这倒也合情合理。

    只是李雪和李冬至却是提也没提,让姜宪不免犹豫了片刻。

    亲们,今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