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九百五十九章 后路

2020-02-12 13:44: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麟听高伏玉这话里有话,忍不住问了又问:“叔父是觉得我们应该搬去江南吗?可之前您说不是说让我留在太原,留在李家吗?我手里虽然有五万两银子,在江南却不算什么。家资五万的人家多如牛毛。若是做海运生意,半船茶叶,半船瓷器就值得这个数,一去几年,万一船翻了,投入的钱财就全都完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这样也不太好?从前也是我小瞧了阿驹。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却这样的厉害。比李谦都要精明。帐目的上的东西一条条,一桩桩的,事隔几年他不看帐目都记得具体的数量。这倒真随了他那舅舅,是个做生意的料子!”

    话说到最后,他已经有点咬牙彻齿了。

    要不是李驹,他的好些“小生意”何至于如此的艰难,努力了几年也不过小打小闹地弄了五万两银子。

    这样下去的确是不行的。

    特别是李长青把家分了,那些产业都是李驹自己的。从前李驹看在李长青的份上,多多少少要给点利润他,现在,就算李驹一分钱也不给他赚,李长青也不好插手了。毕竟李长青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家业分了,总不能前面说过的话话音还没有落,立马就改变了主意吧?那还分个什么家?

    想到这里,李麟才发现,李长青分家,人人都得了好,就他,不仅没有得到好处,反而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他不由皱眉,道:“叔父,二叔父不会是为了为难我,让我知难而退,才分得家吧?”

    高伏玉听着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李长青会为了你分家?你做梦去吧!他这是为了李谦!”说到这里,他面带怅然,声音不由低了下去,“李长青就算再没脑子,有一点他却是别人都比不上他的。他知道只有一个儿子成了,李家就成了道理。你别看他现在把家分了,好像让三个儿子生分了,可你想想,分家是李长青提出来,他们几兄弟之间却没有发生任何矛盾。哪天要是哪个儿子过不下去了,求到另一个儿子面前,手足之情在那里,无论如何也是要搭把手的。就算不能荣华富贵,也能保住一支血脉。这才是李长青打算。”

    李麟心中一惊,一个大胆的念头浮上心头,他犹豫道:“我二叔父,是不是不看好李谦?”

    高伏玉想了想,才低声答复他:“就是未雨绸缪吧!李谦,走得太快,走得太远了。京城守备的确是好差事,皇上走的时候给了李谦一道密旨,北方几个巡抚都受他节制。可惜我现在离开了李家,不然肯定能知道李谦这些日子在忙什么。

    “如果真是这样,那李谦就是在尖刀上跳舞。

    “节制了北方,就有可能一家独大,功高震主。

    “没本事节制北方,就有可能被皇上记恨,到时候换个人来节制北方。

    “你别看皇上是一国之君,可他现在左有简王,右有汪几道,处境艰难着呢!

    “他为什么非要李谦守备京城,那是在给自己安排退路,也是想用李谦来平衡南方的各种势力。

    “李谦要是做不到,就算皇上最终成了一个傀儡皇帝,也一样可以收拾李谦。

    “到时候,可不是李家想不想,能不能的事了!”

    李麟愕然。

    高伏玉斜看了他一眼,道:“李谦要是守不住北边,京城守备这么重要的职务,只要皇上有心,大可挑着臣下来争夺。你想想,李家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说不定李骥那里就是李慎的避难所。”

    李麟半晌都说不出话来,等他回过神来,又惶惶地问高伏玉:“那,那我们怎么办?这个时候就去江南吗?万一李谦事败,我们还可以在江南过过自己的安稳日子。”

    李谦现在不太管族中的事,什么都是李长青说了算。

    他从前没有看清楚,这次李冕被打的事可算是让他看明白了。李长青压根就没有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侄儿看待。这是像笑面虎似的敷衍着他呢!大祸临头各自飞。李家这还正兴旺着,就没他的位置了。等到大祸临头的时候,他却要跟着倒霉。

    哪有这种事!

    李麟急急地拉了高伏玉的衣袖。

    高伏玉却不紧不慢地瞥了他一眼,道:“你急什么!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而且,就算是有牵连,你前面还有李骥、李驹挡着呢,你慌什么慌!”

    李麟还真是彻底地没主意了。

    他道:“那我到底要不要走呢?”

    “看看情况再说。”高伏玉道,“嘉南郡主不是吃素,我倒觉得李长青是关心则乱,李谦未必就守不住京城。”

    可不管李谦如何,李麟觉得他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

    这才是他现在最担心的。

    还有冕哥儿的事。

    李长青到底怎么想的?给不给他一个交待?

    李麟又等了五、六天,听到消息说姜宪三天后就启程前往京城和李谦团聚。

    他一愣,心里顿是火直蹿。派了人去见李长青,回来的人却说李长青正忙着,没见到人。说是和奉李谦之命来接人的云林、卫属一起出去了,可能过几天才回来。

    这个时候,李长青和云林、卫属去干什么?

    李麟觉得这是借品,气得直骂。

    而李长青和云林、卫属的确不在太原。

    他们说的是来接姜宪回京城的,实则是来向李长青借兵的。

    借李家一直养在汾阳的私兵。

    如李谦和很多所料,朝廷南下是赵啸一手策划的。等以赵玺在金陵安顿下来,他以岁贡的名义去金陵见了赵玺。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当天赵玺就留了赵啸在宫中歇息,并在次日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接待赵啸。

    韩同心也一改在京城的冷漠孤僻,不仅出了席了宴会,还召了赵啸进宫说话。

    君臣其乐融融。

    京卫中就有些人不安分了。

    李谦决定以戈止乱,向李长青借兵。

    李长青的兵会做为暗卫,跟着卫属悄悄进京。

    云林则陪着姜宪走官路,吸引某些人的注意力。

    李长青担心慎哥儿,和卫属商量:“要不让慎哥儿和你一道走。”

    卫属笑道:“王爷可舍不得让郡主和大公子冒险!要掩饰的,也是我和云林的行踪。何况这件事是郡主的意思,王爷就是想改变主意也改变不了!您要是实在担心,只能说服郡主了。”

    亲们,今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