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九百六十九章 心扉

2020-02-12 13:44: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谦好像要把姜宪吞进去似的。

    她如同溺水般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好像抓住了一块救命的浮木,想着我是不是要死了!

    李谦的声音仿佛很远又仿佛很近的传过来:“保宁!我的心肝!”

    那样的动情……让姜宪脸上火辣辣的。

    她想,原来谁也不傻。

    她是不是真心的喜欢李谦,李谦虽然不说,但是是有感觉的。

    就像她自己。

    和李谦最好的时候,因为前世的事,也隔着一层纱,肯定会有意无意露出显露出防备,李谦那样聪明的人,肯定也感觉到了。

    他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因为她的态度而以心里竖起了栏杆?

    如今她敞开胸怀,犹如小兽般露出自己柔软而致命的肚皮,李谦也就感觉到了她的真诚和全心全意,所以才会这样的激动?!

    她的身段放得更软了!

    如同她所猜测的一样,李谦更激动了。

    他一面攻城掠地,一面却有细细地亲吻着她,举止间充满了不拘的霸道,亲吻间却充满了柔情蜜意。

    姜宪像被放在火架上烤,又像被放在温泉时泡,一时间小死过去般的无力,只能把全有的感觉全都交给李谦支配。

    李谦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从前他们夫妻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快活,像在林中嬉戏的鸟儿,姜宪总能让他不由自主地就笑出来,他喜欢的紧。

    可这一次,久别重逢的激动,又变得不一样。

    他觉得自己是山的时候,姜宪是围绕着潺潺流动的水;他觉得自己是树的时候,姜宪是盛开在他枝头的花,他觉得自己是岩石的时候,姜宪是躺在他身下的蒲团,全心全意地信赖着他,全心全意地回应着他,让他在最激动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冒出“水乳交融”这个词来。

    是他们夫妻做久了,彼此有了足够的了解吗?

    那别人夫妻做久了怎么却反而矛盾重重却生出纳妾的念头来?

    是不是因为他们是真心喜欢结为的夫妻,而不是像很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为的夫妻,彼此并没有那么的喜欢?

    李谦喜出望外。

    心头火热。

    看着晕晕沉沉般的姜宪,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放弃再来一场的念头,抱起软绵绵的姜宪,亲自给她洗澡。

    姜宪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在李谦弄得她不舒服或是太舒服的时候就会“哼哼”两声,逗得李谦忍俊不禁,在好耳边道:“今天怎么这么乖?就不怕我把你落水里去了!”

    他不会!

    姜宪心里立刻就升起这样一个念头。

    她“哼哼”两声,把头靠在了他的手臂上,找了个安乐窝般的居然睡着了。

    李谦望着水中更婀娜多姿的身段,无奈地苦笑着叹气,认命般地抱起姜宪,帮她擦干身体,绞干头发,抱在漳绒搭被里塞进了被褥,这才有空清理自己。

    厅堂里,收拾好了的慎哥儿精力充沛地跑过来找父母,却被紧随他追过来的柳娘子劝阻在了宴息室外:“……郡主刚从太原回来,还有很多事要和王爷商量,大公子先让郡主和王爷说会儿话,等他们大人说完了话,我们再去见郡主和王爷好不好?”

    慎哥儿有点不高兴。

    他有很多的话对他爹说。

    包括他怎么打了欺负续哥儿和承哥儿的李冕,怎么和祖父去跑马,居然跑赢了祖父,怎样送了承哥儿一只小狗,还给小狗取了名字叫阿福,以后他们家随从就不能叫阿福了,不然像承哥儿养的一只狗似的……很多,很多的话要说。

    “从前爹爹和幕僚们说话的时候,我也可以听的。”慎哥儿不满地对柳娘子道。

    柳娘子眉宇间闪过一丝窘然,却不得不温声的继续劝阻:“你看绣儿和阿吉他们,是不是都不在旁边服侍的?郡主有要紧的话跟王爷说。等会郡主和王爷出来了,你再悄悄地问郡主也不迟。却不能这个时候闯进去。这样太失理了。我们大公子已经是大孩子,马上就要开始读论语了,不能做这样的事。”

    “好吧!”慎哥儿蔫蔫地道,搭拉着脑袋就要往西间的书房去。

    柳娘子觉得还是得把慎哥儿劝的离开正房才是,不然等会有人来收拾,慎哥儿闯了进去可就糟糕了。

    说起来,也是因为李谦在家的时候太少,他们全都没有想到两人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居然还这样的恩爱,没有早点拦着慎哥儿。

    “我们还是先回去好了。”柳娘子笑着拉了慎哥儿的手,“你把今天要做功课快点做完了,晚上就能和郡主、王爷一起玩了。不然等会王爷问起你的功课,和郡主去了宴息室喝茶,你却要回屋去做功课。郡主和王爷这边,我让人看着,一出来了就让告诉你。”

    慎哥儿想就在母亲的的书房里做功课,可柳娘却坚持回去,说他早点做完了功课就能早点过来了,他也觉得再把自己的东西搬过来有点麻烦,跟着柳娘子回到了父亲给他布置的小院子,很快就做完了功课,跑去了正房。

    姜宪和李谦还没有出来。

    他非常不高兴,托了腮坐在屋外的台阶上等着。

    这腊月的天气,外面冷得哈气成冰,谁敢让他在台阶上坐着?

    绣儿阿吉等人轮番上阵也劝不了他,还是柳娘子机灵,悄悄喊了云林过来,云林哄着慎哥儿去了马房,这才把人劝走。

    柳娘子等人不由都擦了擦额头的汗。柳娘子更是忍不住问绣儿:“郡主和王爷还没有动静吗?”

    绣儿红着脸摇了摇头。

    柳娘子倒有点羡慕姜宪夫妻恩爱,笑道:“那我去服侍慎哥儿了,你们记得郡主出来了要我们报个信。”

    绣儿点头送走了柳娘子。

    可没想到直到掌灯时分,云林送了慎哥儿回来,两人还没有从屋里出来。

    这下就是云林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对慎哥儿道:“要不我们先用晚膳?”

    慎哥儿气得要死,眼珠子一转,点头答应了云林,等云林把他放到地上,他却一溜烟地跑到了内室的门前,大力地用拳头锤起门来:“爹,娘,你们快出来,我肚子饿了,要吃饭!”

    云林等人吓得脸色大变,云林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就要抱起了慎哥儿,道:“大公子听说,我明天带你去骑马!”

    亲们,今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