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九百七十五章 体己

2020-02-12 13:44: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念慈忙阻止了白愫,笑道:“娘,怕是家里新来的厨子不知道我们家的规矩。没事!萝卜不多,就是调个味道而已,让大妞儿尝尝也好。她现在身子骨一天比一天好了,慢慢地先适应着。总不能一辈子这也没吃过那也没吃过吧?!”

    白愫觉得长子说得很有道理,她对姜宪解释道:“之前不是知道你要回京吗?我想着今天的年夜饭做得丰盛一些,就在外面新请了两个厨子回来。说起来我们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热热闹闹地过个年了!”

    曹宣的身份特殊,曹太后刚去世的那几年,低调了又低调,前世时曹宣甚至一直是一个人,过年的时候据说也只是添两道热菜而已,相比今生的有妻有子,不可同日而语。姜宪倒没有同情曹宣。不过,大过年的,谁家不盼着热闹一点呢?

    姜宪就道:“那我后天请你到家里来做客吧!明天我想进宫去看太皇太后。”

    昨天回来的时候被李谦那么一搅合,她忘了给宫里递帖子,只能今天递帖子,明天去看太皇太后了。

    白愫想了想,道:“我原本是想留你一块儿在我这里过小年夜的,既是如此,明天我陪你一道进宫去看太皇太后吧?把孩子们也都带上,太皇太后肯定高兴。”

    姜宪道:“你还是留在家里吧!明天可是过节!”

    白愫笑道:“过节不就是图个高兴吗?一起去看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一准儿高兴!何况这小年夜哪一年没有?错过了还有年三十的团年夜。没什么可惜的。倒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的年夜饭,你准备怎么安排?我之前还想着能不能敬个席面进宫,也免得她老人家寂寞。皇上走的时候,除了乾清宫和坤宁宫,把其他宫殿都锁了。如今整个紫禁城里空荡荡的,寂寥的不成样子。”

    她说着,想到自己上次进宫时的所见所遇,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姜宪已经预料到了。

    前世,她一直住在宫里,可宫里还是不可挽回地颓败了,更何况如今朝廷南迁了。

    她道:“那我们就一起进宫吧!”

    白愫笑着应了一声,忙让人去给宫里送帖子,又让人去给曹宣传话,让他明天自己照顾自己。

    曹宣回话说,既然这样,那大家就一起进宫好了。给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过个小年。

    白愫和姜宪都觉得这主意好。

    用过了午膳,白愫就让人带了孩子去前院的书房,让李谦和曹宣彼此互相认认对方的孩子。

    大妞儿听着就可怜巴巴地望着念慈,好像念慈是出去玩不带着她似的。

    念慈犹豫了半晌,轻声地安慰大妞儿,说去去就来,很快就回来了。

    白愫看着直笑,道:“大妞儿也跟着一起去好了。你大伯父也有些日子没见着你了。”

    她想和姜宪说说大妞儿的事,正好利用这个机会避开大妞儿。

    大妞儿高高兴兴地拉了念慈的手,也不粘着白愫了。

    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地出了门。

    姜宪笑道:“看样子念慈对大妞儿很好。不然她也不会缠着念慈了。”

    “嗯!”白愫笑盈盈地点头,道,“这孩子天生就和大妞儿投缘,对大妞儿的事特别的上心。就是大妞儿自己也知道大哥对她最好。”

    姜宪就说起康氏来:“让我带了很多东西给你,说这些年来多谢你照顾孩子了。她没齿难忘。”

    “哎哟,你就别说这客气话了。”白愫笑着,眼睛微微一黯,“我是想起我第一个孩子来了。不希望康氏遭了我那样的罪!所以你做的那个善堂,我觉得很好。”

    姜宪就抿着嘴笑了起来,道:“因而你也跟着每年都捐银子给七姑。”

    “不过是些小钱罢了。”白愫笑道,“你也知道,承恩公府就是个空壳子。曹太后出事之后,除了按例分得了个一百亩的皇庄,其他的东西有人要我们就都舍了,朝廷的俸禄又少,能做什么?”

    估计这些年白愫过的很是节俭,承恩公府也没少靠白愫的嫁妆度日。

    不过,姜宪也好,白愫也好,都没受过钱财的困扰,并不在意这些事,反而更渴求情感上的纯粹。

    曹宣这些年来对白愫很好,她觉得她过得很幸福。

    至于吃的穿的,她什么好吃的没有见过,什么好东西没有用过?

    也不过如此。

    姜宪理解地点了点头,欲言又止。

    白愫琢磨着笑道:“你是怕我没银子用?放心吧!曹宣再不济,也不至于养不起妻儿。”

    姜宪摇头,道:“我不是要和你说这些……”

    白愫略一思忖,就打发了屋里服侍的,和姜宪换到了内室临窗的大炕上坐,并亲自给她斟了一杯茶,笑道:“没人了。这下你可以说了吧?”

    姜宪除了刚开始和她见面的时候激动了一下,之后就都有点心不在焉的。她开始还以为姜宪是累了,现在看来,姜宪这是有了心事!

    白愫又让人端了瓜果进来,慢慢地给姜宪剥着桔子,耐心地等着姜宪整理思绪。

    姜宪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有心事也不愿意对别人说,白愫从来不问,就这样静静地陪着她。

    她的情绪慢慢沉淀下来,想着要是告诉白愫自己是重生的,白愫就是不吓晕过去也会跑到庙里去给她吃斋念经!这马上就要过年了,还是别折腾白愫了,因而只把前世的事当成是一场梦,把她被毒杀的经过讲给了白愫听。

    就算姜宪再小心,白愫也被吓着了。

    她脸色苍白地拉住了姜宪的手,瞪大了眼睛道:“你这是不是撞着什么不好的东西了?我看我还是别随你进宫了,我明天去潭柘寺、大相国寺去给你求个符去,你带了孩子们进宫去见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

    姜宪就知道会这样。

    谎话只好继续说下去。

    她颇有些无奈地道:“你就别管了,我是在太原做的这个梦,已经去庙里求过签了,说是我思虑过甚,多念几遍经,多吃几次斋就好了。”

    白愫想着李家虽然出身穷苦,可这种事还不至于不闻不问。

    她犹豫了良久,低声道:“你说,会不会是先帝托梦给你?所以在梦里你成了太后,李谦因为爱慕你,就一直不愿意成家,你就成了李长青的眼中钉,最后李长青通过高氏之手假传李谦的意思,对赵玺又是给承诺又是给毒药的,让赵玺把你给毒杀了……”

    这倒是个好借口!

    姜宪眼睛一亮。

    之前她一直不知道如何开口跟李谦说前世的事。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今天的错字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之前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