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长远

2020-02-12 13:44:0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让续哥儿和承哥儿进京,是李长青的主意。

    在他看来,李谦和姜宪只有慎哥儿一个孩子,以后是要继承临潼王府的,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慎哥儿身边没有几个相帮的是不行的。而能够帮衬慎哥儿的人,最好还是他的孙子。只是李骥的女儿在外面养了几年,儿子就像眼珠子似的被康氏捧在手心里,那是片刻也不愿意离开,走到哪里带到哪里,就是李谦,都觉得这孩子太娇气了些。偏偏李骥俩口子觉得没什么,让李长青这个做公公的也不好多说。好在是郭氏生了三个儿子,续哥儿也大了,把他送到慎哥儿身边开开眼界正好。

    谁知道承哥儿知道续哥儿要去京城陪慎哥儿,他也吵着要去。不去还在家里洒泼打滚,闹得郭氏板着脸吓唬他:“去了以后就只能过年的时候回来探望爹和娘了,也再不能随时见到祖父和和祖母了,你可想清楚了!”

    承哥儿却一点也不怕,涎着脸道:“那到时候是不是可以和慎哥儿一起玩?能和慎哥儿一起玩就行!我最喜欢慎哥儿!”

    他从前被李冕欺负的时候身边的人都让他忍着,只有慎哥儿,让他放狗咬人,他到现在还记得。而且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了。

    因为他的狗是李长青送给慎哥儿的,而慎哥儿又转送给他了。

    要是有人敢打他的狗,他就说是长者赐……如今在太原城里,这条狗比他大哥还有名!

    他就想和慎哥儿玩!

    痛快!

    郭氏被次子这副毫不恋家的模样给打败,让李驹去劝承哥儿。

    承哥儿却像笼里的小鸟,一心向往外面的天地,谁说也不听,而且还越说越来劲。

    李驹只好和郭氏商量:“就由着他去好了。他不出去,不知道家里好!”

    郭氏听了哭笑不得,道:“怕就怕家里没有大哥家里好,他一去就不回来了!”

    李驹却道:“你就是对儿子没信心,也要对你自己有信心。你教出来的孩子,都是孝顺的好孩子。不过是孩子还小,玩性大,想出去见见世面,你就让他们去好了。金窝银窝,比不上自己家的狗窝,他们大点就知道了。”

    “还狗窝呢?!”郭氏无奈地笑着挥手,道,“你要帮着儿子说好话就明说。扯这些做什么?你既然都舍得,我也没什么不舍得的。”

    李驹摸着头笑。

    他对这个出身比自己好的老婆向来有些畏惧,不想她不高兴。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姜宪这边得了信,早早就把两兄弟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只等他们过来。提前收到郭氏的信,她想也没想,立刻就拆了信封。

    结果郭氏在信里说的是郭家向李家订船的事。

    据说是因为出川的河道水流湍急,每年都有不少船只翻在河里,郭永固觉得那是因为进出蜀地的船只都太小的缘故,就想向李谦订几艘大一点的船,装的货多些,船更吃重些,会不会翻船的几率就小一点。这样蜀地的东西就能更多的卖出来。免得他们的大米烂在家里,江南那边却因稻米欠收而十室九空。

    姜宪拿了信去找李谦,问他:“不会是你拒绝了郭家吧?”

    “那怎么可能?”李谦正在和云林说话,知道姜宪来了,就打住了话题,先说姜宪的事,“我们和郭家的铁石生意还继续在做,他要几艘船我肯定是得先供给他们的。不过是现在我们的人手不足,造不出那么多大船来。赵啸那边又知道我们造出船来了,把江南会造船的工匠全都以朝廷的名义登记在册,想请一个熟练的匠人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我寻思着,要不要请郭家帮忙,从四川调一批造船的能手过来。”

    四川有会造船的工匠?

    姜宪还是第一次知道。

    李谦笑道:“所以我说还是郭永固厉害,他守在四川,哪里也不去,自成一国,多自由自在。”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姜宪不愿意有人说李谦不好,就是李谦自己,也不愿意,辩道,“他虽安逸,可也被困在四川出不来,毕竟不是长远之计。我却不羡慕!”

    李谦笑望着姜宪,忍不住伸的摸了摸她的头。

    他的保宁,还是十几年如一日的维护着他。让他的心里像泡在春江水里一样,暖暖的,轻轻地荡起漪涟,不能自己。

    “知道了!”他低头,很想亲吻姜宪的手心,可眼角的余光突然间扫到立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的云林,冒出一身冷汗来。

    还好没有亲下去……这要是亲下去了,岂不是让云林看热闹?!

    他不自在轻轻咳了两声,对姜宪道:“你去给弟妹回封信,就说没什么事,让她且安心在家修养。船的事,我会优先考虑郭家的。”

    等郭永固再着急一点,他就可以提出让郭永固派工匠过来了。

    不过,为了不让郭永固看出他的窘态,得再重新造个船坞码头才行,专门用来安置郭永固那边来的人。

    想到这里,他看着云林叹了口气。

    说来说去,还是人手不足。

    他倒是想把云林派过去负责船坞的事,可云林走了,姜宪这边怎么办?

    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李谦把这些琐事抛到了脑后,和姜宪说了说孩子们的事,定下了一起用晚膳,这才送姜宪出门。

    姜宪回去却看见放了学和慎哥儿一起过来的止哥儿。

    止哥儿正扯着慎哥儿的衣襟说着话:“那续哥儿和承哥儿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好吗?万一我们玩不到一块儿,你是和你堂弟们一起玩,还是和我一起玩?”

    说这话的时候,止哥儿显得有些沮丧。

    慎哥儿就翻了个白眼,道:“你今年几岁了,怎么还像个孩子?而且像女孩子,还问我这样的话。你是我表弟,他们是我堂弟,当然是一般重要。再说了,我又不止承哥儿和止哥儿两个堂弟,可我和他们就玩得到一块儿去,我也不止你一个表弟,我也只和你玩得最好。你们肯定能玩到一块去了!你别拿没有发生的事吓自己好不好?”

    如果续哥儿和承哥儿真的和止哥儿玩不到一块去,那可真是件头痛的事。

    慎哥儿在心里暗思忖。

    止哥儿却高兴起来,道:“这就是先生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玩得好,继哥儿和承哥儿也和我们是一路人!”

    姜宪止不住呵呵地笑。

    亲们,今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