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一千零九十四章 后事

2020-02-12 13:44:0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太皇太后殡天的消息以很快的速度传到了金陵。

    莫名的,接到消息的赵玺如释负重。

    老实说,太皇太后对他向来照顾有加,在他小的时候,若不是得了太皇太后的庇护,他恐怕很要吃点苦头,而且不管是他登基还是之后决定让李谦镇守京城,也都得到了太皇太后的支持,太皇太后又不是喜欢涉政的妇人,他应该对太皇太后没有什么畏惧才对,可偏偏他却觉得像头顶压着一座大山,让他没有办法自由呼吸。

    太皇太后的死,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赵玺想着,就觉得心情轻快。

    他拿了把剪子装模作样地修剪着旁边小几上兰花的叶子,把原本好好的一盆兰花剪得七凌八落,他自己却觉得赏欣悦目,服侍的宫女内侍们都纷纷称赞这兰花剪得好。

    赵玺也不管是真是假,哈哈大笑,赏了几个跟前服侍的。

    这下子整个行宫都知道赵玺的心情很好。再加上京城送来的消息,大家也都猜出赵玺对太皇太后的态度了。

    一时间,说太皇太后不好的言论充斥了整个后宫。

    刘氏知道后直皱眉,惩戒了一番也没有太好的效果,她只好让人把这件事透露给了赵啸。

    赵啸自那次和赵玺不欢而散之后就一直借口要练兵呆在了福建,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在心里把赵玺狠狠地骂了一顿,又招了幕僚来说这件事。

    大家都觉赵玺不可思议。甚至有幕僚道:“不管怎么说,李谦也是皇家的女婿。从前有太皇太后这座大山压着,他就是有野心也不敢妄想。如今太皇太后去了,他无债一身轻,皇上怎么会觉得太皇太后死得好?皇上到底是怎么想的?行人司、内阁的人都不提醒皇上一声吗?”

    如果李谦要拥兵自重,对他们是最大的威胁了。

    赵啸重重地把手中的密信砸在了桌几上,冷笑道:“他那脑子就从来没有长正过。”

    从前还亲自出手收拾了韩同心,甚至是管到他的家务事上来。

    他道:“太皇太后的谥号定下来了吗?准备葬在哪里?”

    有幕僚忙道:“说是定了‘诚仁’二字,是嘉南郡主那边上奏时建议的。皇上没有驳回郡主的意思,依旧用了这两个字。至于葬礼,郡主的意思是要大操大办,守制一百天,皇上以月代日,守二十七天,大臣们等同庶民。皇上好像不同意,想让大臣们也跟着守二十七天。具体会怎样,金陵和京城还在扯皮,看样子可有得官臣打了。”

    赵啸冷笑,道:“那我们就冷眼旁观好了。又不关我们福建的事。再说,以嘉南郡主的性子,她要是想干什么,一定能干成的。等赵玺发现去了太皇太后却在肩膀上还顶着坐大山的时候,就知道厉害了!”

    那幕僚欲言又止。

    赵啸不耐烦地道:“你要么说,要么把话放回肚子里永远都别声张。”

    那幕僚被他点名批评了,心里很是不愉。想着从前他也是这么和赵啸说话的,甚至是更难堪的话都说过,也没有看见赵啸和他发脾气。今天他不过犹豫了片刻,就被赵啸当成典型来抓,赵啸这是吃了火药吧?

    他突然间想到那天嘉南郡主离开江南时赵啸那莫名其妙的相送,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不由低了头,语气带着几分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斟酌,道:“我是觉得,有嘉南郡主在,李家怎么都会有所顾忌。除非他们只要嘉南郡主一个名声。可嘉南郡主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十之八|九不会让自己陷入那样被动的局面里。怕就怕皇上不靠谱,把嘉南郡主得罪狠了,嘉南郡主一狠心,干脆站到了李家那一边。不管怎么说,皇上在,嘉南郡主好歹是体体面面的郡主,没有了皇上,她不过是李谦的结发夫妻,得宠不得宠还两说。不管是哪个女人,应该都会选择做郡主而不是长媳吧?”

    众人听明白了他的话。

    赵啸不屑地瞥了那幕僚一眼,道:“你以为嘉南郡主是什么人?李家想利用她的名声行事,那也要看嘉南郡主答应不答应。你们可别忘了,镇国公府现在已经缓过气来了。那姜律可是一直打过了鸭绿江,据说从高丽掳夺回来的财宝一车接着一车的往回拉。李谦就算是想架空嘉南郡主,那也得有那本事才是。”

    他说着,心底里忍不住想。

    的确是没人能有十足的把握把嘉南架空,可怕就怕嘉南自己愿意给李谦做嫁衣。

    不过,镇国公府的确厉害。

    短短几年的功夫,姜镇元是下去了,可姜律接了手,而且比姜镇元那个时候还要强势。

    这于姜家当然是好事,可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个很坏的消息。

    大家闹哄哄地说了一通,也没有拿出个好的主意来对付李谦,赵啸听了半晌,挥了挥手,把几个幕僚都打发了,自己一个人躺在书房的醉翁椅上,想着不知道李谦最后会不会反……

    李谦这边,得到太皇太后死讯的时候就把取宝的事交给了云林,匆匆换了件衣服就进了宫。

    姜宪看见他就像看见救命的稻草似的,顾不得在场有许多人,立刻就扑到了李谦的怀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李谦开始还有些担心周围异样的目光,可当他抱住姜宪,感觉到姜宪又瘦了一圈的腰身时,他忘记所有的顾虑把她紧紧地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没事,没事!”他轻轻地拍着姜宪的背,极力地安慰着姜宪,“你还有我,还有慎哥儿,我们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姜宪哭得更大声了。

    几个小的,如慎哥儿、止哥儿、桃桃、谢淼淼等几个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他们刚刚还分了太皇太后的首饰。

    慎哥儿几个都不要,孟芳苓只好亲自出马,说他们要是不喜欢,把东西赏给别人也一样。

    为了这句话,止哥儿还非常不高兴地瞪了孟芳苓几眼。

    在他看来,太皇太后是多么尊贵的人,她的赏赐东西当然是最好的东西,不当传家宝也得仔细地收起来,怎么能像孟芳苓说得那样的轻巧。

    孟芳苓苦笑,只好好言好语地安慰止哥儿。

    慎可儿看不下去了,喝斥止哥儿道:“太皇太后临终前有遗训,让孟姑姑和印霞姐姐一起跟着我娘。你少说几句!”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之前的旧文前两天就改好了,只是太影响心情了,这两天就一直在单更。

    今天应该可以试着恢复双更了。

    月底的最后两天,求大家的月票。

    谢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