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一千零九十六章 祭拜

2020-02-12 13:44:0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曹宣听了立刻道:“我知道你是外孙女婿,可我们也是受过太皇太后恩惠的人,也希望有机会能表表心意……”

    “这件事你就不要跟我们争了!”姜宪打断了曹宣的话,坚持道,“太皇太后一生都怕给别人添麻烦,大操大办是我的意思,也理应由我来承担。我现在只希望金陵那边能快点把谥号的事情定下来。这件事还是得请国公爷出面帮忙。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和赵玺多说。”

    从本质上讲,姜宪出身显赫,就算是她前世做过摄政的太后,可脾气还是比一般的人大。太皇太后的死,让她心情烦躁,也就无心在赵玺面前控制情绪了。

    曹宣知道这件事他争不过姜宪,更不愿意让姜宪在这个时候还徒增烦恼,忙道:“金陵那边的事你就交给我好了,太皇太后的葬礼,我们也不跟你争……”白愫听着欲言又止,曹宣则拍了拍白愫的手,继续道,“我们出一万两银子好了,其余的,你们出吧!”

    “这也是我们的心意。”白愫听了神色一松,脸上泛起淡淡的喜悦,道,“嘉南,你也要理解我才是。”

    姜宪含着泪点了点头。

    曹宣立马写信派专人送往金陵。

    赵玺接到信之后还是没有表态。

    左以明只好劝赵玺:“太皇太后历经几朝,德高望重,皇上不应该拖而不决。至于葬礼的费用,大可明明白白地跟嘉南郡主说清楚,朝廷只能拨多少银子,然后把其他的条件都答应了,毕竟谥号这种东西谁会总记得?过个几年,又有新的事出来,大家也就忘了。”

    赵玺正等着左以明的这句话呢!

    左家和李家是姻亲,他这边走不通,李家肯定会去求左以明帮忙。

    赵玺一两银子也不想出。

    他李谦不是节制北地吗?想必捞了不少银子,嘉南郡主要大操大办,就让李谦这个粑耳朵自己去想办法去!他马上要修金陵的行宫了,能节省一两银子是一两银子。

    “也好。”赵玺装模作样地道,“我原本是不大赞同嘉南郡主大操大办的意思的,可又怕嘉南郡主心里不高兴,正寻思着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呢!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太皇太后的葬礼,就出二千两银子,不,还是三千两银子好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朕辈分最高的一个长辈了。”

    二千两银子?!三千两银子?!

    左以明嘴角微抽,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姜宪和李谦开口,为太皇太后争取了半天,赵玺却咬紧三千两银子不松口。左以明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恭声应了,下去写圣旨。

    赵玺松了口气。

    听说简王也快不行了。

    这样等简王去世的时候,他就可以只拿一千两银子就行了。

    不过,想想简王做的那些事,他觉得一千两银子都是抬举了简王。最好是一分都不给!或者是,到时候让简王世子签个单子,然后一分钱都不发。反正那家伙也是个无能之辈。等简王世子守制之后,也不用回到朝堂上来了,等着一辈子赋闲在家吧?

    赵玺只要这么想想,心里就觉得很快活。

    而姜宪这边已经搭好了灵堂,在京城的四品以上的外命妇都来祭拜太皇太后,那些留守在京城的三院六部的大小官员也来祭拜,还有些曾经受过太皇太后恩惠或是和李谦、曹宣私交很好的朋友,甚至是远在太原的胡以良都带着李长青等人前来祭拜,姜律也时隔多年后第一次踏足京城,而赵玺这个名义上的曾孙却只派了个礼部侍郎顾朝代表他过来。

    顾朝是泾阳书院顾家的子弟,因在赵玺亲政之事上旗帜鲜明地支持他亲政,亲写了大篇引经据典的奏折来论述赵玺亲政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得到了江南很多士子的支持,赵玺亲政之后就让顾朝做了礼部的侍郎。

    看着白簌簌一片的寿皇殿,想到马上会见到北地枭雄李谦和那个一声不响就敢在金銮殿上埋伏人手杀了辽王的嘉南郡主,他这个在江南长大的人,感觉自己像深入了虎穴似的,生怕一句话不对,李谦或是姜宪就要了他的性命……年轻官员的小腿直打颤。

    毕竟对江南的人来说,李谦和姜宪都是那种杀人不眨眼,想杀谁就杀谁的角色。

    他由内侍带路,恭敬地给太皇太后上了香,磕了头。

    然后顾朝发现,给来宾答礼的居然是两个女的。都是鹅蛋脸,柳叶眉,神色悲伤,只是一位让人感觉稳重点的行事有节有礼,仪态大方,一位看上去活泼点但举止木讷,沉浸在悲伤中有时候居然忘了还礼。

    所有来祭拜的人都装作没有看见似的。

    他的心怦怦乱跳,踮了脚打量。

    就有人在他耳边道:“那个稳沉点的是清蕙乡君,另一个,应该是嘉南郡主。”

    她这样不答谢来人行礼合适吗?

    顾朝皱了皱眉。

    陪同他来的人就不屑地睃了他一眼。

    太皇太后的葬礼,皇上只出了三千两银子,大家都气坏了,金陵的使臣竟然还想得到礼遇?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那陪同就笑盈盈地道:“镇国公府是大公子爷亲自来的,四川巡抚郭大人家里是郭大人的长子亲自来的,可巧都比您来得早,王爷陪他们祭拜过太皇太后之后,就去了慈宁宫给太皇太妃请安,一时半会儿恐怕不会回来,您不如到茶房去坐坐,等筳席开始了,我再来请大人过去一起吃个便饭?”

    茶房通常是招待那些贵人们的随从或是婢女的吧?

    顾朝陡然间脸色胀得通红,道:“这不太合适吧?”

    那陪同明白顾朝的意思,笑道:“谁让这里是紫禁城,是寿皇殿呢?别说是你了,有的时候那些内阁的阁老们要见皇上,能在茶房里有个坐的地方就不错了。您还是别挑了。等会儿人多了起来,可别连这茶房也没有了。”

    这倒是。

    他虽然没有做过权臣,但听家里的长辈说过。

    遂没有再多说什么,跟着那内侍去了茶房。

    只是他还没有坐稳,就听见外面一声响动,有人低声道:“简王爷来了!”

    顾朝入朝为官的时候简王爷已经回了京城,但他曾在其他的场合见过简王爷,想着简王爷应该对他也有印象才是。

    远在家乡千里之外遇到个熟人,也是不错的。

    可他翘首以盼了半天,也没有看见简王爷进来。

    他塞了个封红给身边服侍的小内侍打发他去看看情况。

    谁知道那小内侍收了封红却动也不动,十分敷衍地道:“简王爷来了,肯定是要去偏殿和郡主说话的,你要是想通禀一声,我倒是可以帮这个忙。”说着,将手中的封红掂了掂。言下之意,若是要通禀,还要加赏钱。

    亲们,谢谢大家给力,现在已经是第七名了,和第六名不到一百票的差距了,求亲们再帮《慕南枝》一臂之力,取得个更好的成绩。

    谢谢大家!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