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陌生

2020-02-12 13:44:1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止哥儿目瞪口呆,半晌才磕磕巴巴地道:“世伯,世伯不会如何的吧?”

    慎哥儿冷“哼”一声,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止哥儿整个人都不好了,道:“别人都说你爹怕你娘,看来是真的了!”

    “什么怕?”慎哥儿大怒,道,“那是敬重,敬重,懂不懂?”

    止哥儿老老实实地摇头,道:“不懂!”

    慎哥儿不想和他说话了,高声喊了贴身服侍的小厮进来给他收拾行李,又派了丫鬟去正房:“看看我娘和我爹在干什么?我想去和他们一起用晚膳。”

    他马上要走了,他娘要到八月十五才回京,他想会有段时间见不到他娘了,他走之前要好好地和他娘说说话。

    小丫鬟应声而去,很快又折了回来,身后还跟着姜宪身边的一个丫鬟。

    那丫鬟笑眯眯给慎哥儿行了礼,道:“王爷和郡主派奴婢过来请大少爷和止少爷过去用晚膳呢!”

    慎哥儿马上就高兴起来。

    他娘也惦记着他呢!

    慎哥儿和止哥儿忙各自换了件衣裳去了姜宪那里。

    谁知道屋里除李谦还有念慈两兄弟和他姑姑的三个儿子等人。

    慎哥儿心里有点不高兴,但他还是打起精神来笑着和众人打着招呼。

    李谦就笑道:“我难得来一次,大家一起吃个饭。以后你们有什么事,只管让郡主带话给我。”

    几个孩子都恭敬地应诺。

    姜宪就去了屏风后面的桌子陪白愫等人,男孩子们和李谦在屏风的外间。

    用过晚膳,李谦又和他们一一说了话,大家这才陆陆续续地散去。

    慎哥儿也跟着众人往外走,却被姜宪身边的小内侍拦住,笑道:“郡主请大公子进屋说话。”

    他有些奇怪,辞了止哥儿,跟着那小内侍去了姜宪的内室。

    姜宪伸手抱着儿子,低声笑道:“我们家慎哥儿不会心里不高兴吧?你们都长大了,你爹又难得来一次,怎么也要请念慈他们吃个饭,可我们也惦记着你明天要出远门呢!”

    慎哥儿一下子就高兴起来。

    他有些不好意思把头埋在了姜宪的肩窝他已经只比姜宪矮半个头了。

    姜宪就爱惜地摸着他的头,温声道:“你还是第一次当差,记得多看多听多学,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你爹。若是吃了亏,也不必忍着,觉得有道理,就畅所直言,觉得自己没有道理,就要反省自己哪里做错了。再忙也不要忘了三餐。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身体不好,精神就不好,干什么事都不能干得好……”

    和所有送孩子远行的母亲一样,姜宪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慎哥儿听的既甜蜜又苦恼。好不容易李谦推门而入,笑道:“你们母子还没有说完?要不要我再去练两页大字再过来?”

    姜宪这才放开了慎哥儿。

    慎哥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若有所失。

    姜宪却拍了拍儿子的手,对李谦道:“你有没有什么话跟他说的。他跟着你去了衙门,可就不是临潼王府的世子爷了,而是临潼王身边幕僚的小跟班了,你也不能像在家里似的宠着他了。有什么交待的话这个时候就告诉他,以后就要把他当成你的下属对待了。”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但慎哥儿的身份不同,他是李谦的继承人,是临潼王府的希望,是那些跟随在李谦身边的人的希望,那些幕僚虽然不会为难他,可也不会放纵他,所以慎哥儿去了还真说不准那些人是会把他当弟子般的教导还是当菩萨般的供着,只求他不要出什么事。

    李谦想了想,笑道:“行,那我也叮嘱慎哥儿几句。”

    可等慎哥儿从姜宪的屋里出来,屋檐下的灯笼早已点了起来,照在青石砖上,红彤彤一片。

    在院子里一边乘凉一面等着慎哥儿的止哥儿远远地看见他就跑了过去,道:“你爹和你娘说什么了?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

    慎哥儿像被焯了水似的蔫蔫的,无精打采地道:“我娘倒是有点啰嗦的,我不知道我爹也这么啰嗦。”

    “什么意思?”止哥儿睁大眼睛。

    慎哥儿就把刚才的情景告诉了止哥儿。

    止哥儿哈哈大笑,道:“你娘和你爹的话可真多!”

    慎哥儿恼烦成怒,去捂止哥儿的嘴巴,止哥儿一溜烟地往屋里跑,慎哥儿追了上去。

    两人你追我赶的,院子里一片全是止哥儿的笑声。

    慎哥儿觉得好笑,也笑了起来,喊止哥儿:“别跑了,我们俩像傻瓜似的!”

    止哥儿嘻嘻地笑,两人坐在了院子里葡萄架下的摇椅上。

    柳娘子忙给慎哥儿收拾行李,第二天一大早,慎哥儿和止哥儿就跟着李谦回了京城。

    可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人,说是左家的管事,有事求见泉大奶奶。

    门房见那青年相貌英雄,身姿笔直,非常的精神,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人,忙去能禀李冬至。

    李冬至正和自己的三个儿子说着话,听说老家有人来拜访她,不由得一愣,道:“那管事可说他姓什么了没有?是奉了谁之命来见我的?”

    门房的小厮笑道:“那管事说他姓左,是奉了左大人之命过来的。”

    李冬至想不通左以明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左泉跟着曹宣出了门,也许那管事找不到左泉只好找到她这里来了!

    她思忖着,让人请了左家的管事进来。

    可进来的却是一个相貌完全陌生的男子。

    李冬至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那男子却跪在了李冬至面前,低声道:“泉少奶奶,我实际上是奉了左大人之命来见郡主的。因事关重大,我不敢出示左大人名帖,只好先来见您了。还烦请你向郡主通禀一声,说杨俊杨大人的弟子樊攀求见。”

    这怎么又扯上了杨俊?

    李冬至惊魂不定,却知道不管是她大哥还是大嫂,都不是普通的人,这种事也就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内宅女子所能决定的。

    她咬了咬牙,道:“你且在这里等着,我去跟我嫂嫂说一声。”

    那人郑重地道了声谢。

    李冬至匆匆去了姜宪那里。

    姜宪听说后直皱眉,坐在那里沉思了半晌也没有说见不见这个所谓的樊攀。

    白愫忍不住道:“怎么?这个人有问题吗?”

    姜宪苦笑,道:“就算是这人有什么问题我也不怕,小汤山里三层外三层,全是王爷的人,若是他能在我这里得手,倒也是个人才。我就怕是麻烦找上门来了!”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然后,在外面培训,每天都要上课,带了笔记本过去,被老师批评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每日双更,但我还是很想坚持的,这个星期只能乱更了,保险一点,大家晚上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