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无声

2020-02-12 13:44:1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赵玺难掩失望。

    顾朝却是看见左以明这样就有气。

    他思忖了片刻,索性上前几步高声道:“叛贼已兵临城下,臣等不能不战,只是不知道首辅大人为何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句话?”

    大殿里安静下来。

    左以明抬起头来,疲倦地道:“臣自然是听皇上的。”

    赵玺也一直没有说话。

    大殿里顿时比刚才还要安静。

    顾朝朝赵啸望去。

    赵啸淡淡地道:“大家兵部和内阁的留下来,其他人都散了吧!”

    这样越过赵玺直接做主,还是第一次。

    众臣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终一个个像鹌鹑似的埋着头鱼贯着走了出去。

    赵啸抬头,目光锐利地望着赵玺,道:“皇上,据臣所知,李谦已驻军淮安……”

    “不可能!”没等赵啸的话说完,赵玺已经站了起来,急急地道,“淮安是苏浙之地,李谦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就进驻了淮安?淮安知府呢?江苏巡抚呢?怎么一个奏折都没有?”

    淮安虽然属于长江以北,但苏浙一带湖河交错,交通便利,很多地方一日即到,在赵玺和很多朝臣的心里,淮安如同金陵的属城,和北方着有很大的区别。

    淮安若是沦陷,那扬州危矣!

    泾阳书院在扬州。

    顾家的产业和族人都在扬州。

    顾朝也急了起来,加之心里并没有把赵玺放在眼里,也就想不到殿前失仪之类的事了,没等赵啸回答赵玺的发问就已道:“侯爷,此话当真!?淮安、扬州等地都没有多少驻军,若淮安失守,整个江北都会落到李谦的手中。侯爷还是要快些拿个主意才是!”

    当初驻守扬州的杨俊可是赵啸坚持要杀的。

    顾朝此时有些后悔当初没有拦上赵啸一拦。

    左以明、姚先知等几位内阁辅臣也没有想到李谦无声无息的就攻占了淮安,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赵啸,仿佛要赵啸给他们一个交待才是。

    赵啸在心里冷笑,此时才不紧不慢地道:“臣一直关心战事,这才留了个心,和府中幕僚反复推测,觉得李谦若是想攻打金陵,最好是从扬州和镇江南下,这才派了斥侯在这两个地方探查。消息是我刚刚收到的,最多不过一日。李谦领大军南下,照如今的形势看来,李谦估计会驻守淮安,攻下扬州,从扬州渡江,进击金陵。

    “臣也不知道为何兵部、淮安知府和江苏巡抚都没有奏折或是军情上报!?臣不过是个武官,又只领着闽南的军力,朝中这等大事,皇上恐怕要问兵部和吏部的人才是。”

    李瑶是兵部尚书,却很久都没有上朝了。苏佩文掌管吏部,可自从汪几道死后,他就称病在家。朝中因政党纷争没有个结果,更希望李瑶和苏佩文把这两个位置占着,等他们分出个胜负来再动这两人也不迟。

    此时才出了这样的尴尬。

    出事了需要找人负责的时候,没有可追究之人。

    偏偏还有人不愿意放下朋党之争,道:“皇上,两位尚书不管事,可侍郎还在……”

    言下之意,追究侍郎的责任。

    赵啸一时间感到腻歪极了,撇了撇嘴角,没有说话。

    赵玺则是直接拿起用来压书的沉香木如意朝那位辅臣砸了过去,怒道:“先把你给拖出去斩了!”

    那辅臣忙缩到了姚先知的身后。

    姚先知皱了皱眉头。

    赵玺问赵啸:“那现在该怎么办?”

    赵啸道:“臣既然是靖海侯,又是福建两军都督,战事自然是要听兵部,听五军都督府的!”

    在场的人表情都变得微妙起来。

    如今江南名将能战的如杨俊,被抄了家;如李道,跑去投靠了李谦。只剩下了一个赵啸。就算朝中有人要推荐大将军,也没有办法越过赵啸。

    众臣仿佛这才看清楚赵啸的真实面目似的,心中一阵冰冷。

    赵玺的感觉则比其他人更深一些。

    赵啸这是在向他讨官啊!

    如果名不正言不顺,他是不会带兵到扬州和李谦较量的。

    可若封了赵啸大将军,领了将印,以后这兵权又怎么收回来呢?他若是有了反意又该如何呢?

    赵玺左右为难,只好装着听不懂的样子问左以明:“爱卿觉得应该如何?”

    左以明在心里问候着赵啸的祖宗,脸上的神色却严肃冷峻,道:“术业有专攻。打仗的事还是得请教靖海侯。但不管皇上是如何决定的,臣等一定做好粮草兵马供应之事,保证大军所到之处不缺粮,不少饷。”

    至于说最终会怎样,左家各房都有子弟去了北方,虽然家里严禁对外声张,但是未必一定就能一丝口风也没有透出去,好歹能拖一时是一时,他们这些受了左家供养的,又受了行帝恩惠的,以身殉国,正是为家族后代挣个名声,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他道:“只是世也和皇上一样不明白,临潼王怎么就能无声无息地进驻淮安的?靖海侯都知道了,怎么那边的官员却没有一个报信的?”

    大家的目光又重新盯上了赵啸。

    赵啸觉得他要想痛快,就得先把左以明弄得致仕或是闭嘴。

    “臣也正命斥侯在查。”他道,“估计下午就应该有信回来了。”

    很多人都松了口气。

    在他们看来,李谦这个人素来温和敦厚,对朝廷也是恭谦有加,并没有因为辖制北方几省而飞扬跋扈。虽说赵啸声称衣带诏是假的,可大家心里却已认定赵玺肯定写了诏书秘密送往北京,不然李谦不会无诏私自带兵南征,这得费多大的力气啊!因而在他们的心里,李谦完全是被赵啸给坑死了,若是想活命,想保全家族,无论如何也要打上几个胜仗,让赵啸没有办法,然后再由皇上出面,好好地安抚两边,权力均分,再一人南一人北,对峙平衡,也就完了。

    李谦就算是打到了金陵,不还是得像从前一样敬着皇帝吗?

    这就好比神仙打架似的,他们这些“小鬼”不要说参与了,就是站在旁边也会被飓风尾给扫到,不如就老老实实地躲在墙角里,就当看一场大戏,等戏收尾了,他们也就都能站出来晒晒太阳,收拾这场闹剧了。

    赵玺听着,心情好多了。

    可赵啸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心里立刻又跟着纠结起来。

    亲们,今天虽然是周末,可依旧要加班,只单更了,还请大家多多包涵!明天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