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一章

2018-11-16 15:03:4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我死的那天,正是上古魔器万钧剑重现于世之时。

    江湖上早就有着传说,说得万钧剑者,则可得魔界至上尊位,问鼎魔王之座。

    我为魔这一生,该拿到的成就都拿到了,就差这一步,我盼着能拿下魔尊之名,从此一统分裂千年的魔界,权倾天下,号令苍生,莫敢不从!

    是以,在万钧剑即将出世之时,我率领我万戮门的门徒赶至千年剑冢,在那方早已有魔道中人互相残杀,我自是懒得看上一眼,命小辈帮我断后,我只身入了剑冢。

    现下回想起来,我却是在那时就犯下了两个错误,一是没曾留意到剑冢之中混乱气息之下掩盖着的仙气,二是没去管跟在我身后随我一同入了剑冢的小丑八怪。

    小丑八怪其实有名字,还是我给他取的——墨青。

    因为在我初遇他的时候,正是在他浑身都伤得青一块紫一块之时。他脸上也还有如墨般漆黑的疤痕,一条一条的,仿似什么神秘的符咒。衬得他一张脸丑陋得可怕。

    可修魔的,从来不怕这些。

    当时他怀里抱着他死得冰凉的娘,身前站着十大修仙世家的家主们,家主们称他是魔王之子。

    我却不以为然。

    咱们魔界公认的魔王已经死了千八百年了,老魔王死后,整个魔道四分五裂,军阀盘踞,没个正统。这些正道的,逮着一个手下有个十来人的魔修就说人家是魔王,按他们的道理来分,这天下的魔头得有成千上万个了。

    而且最过分的是!

    如果按他们的规矩算,就算排了成千上万个魔头,那也排不到我,因为当时我手边并没有驱使的人。

    我很不服气,于是打算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就算手下没有人,也是可以很厉害的。

    于是当年的我挡在了墨青的面前,嘲讽了一番他们几百号人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然后就只身与他们十大世家斗了一场。

    后人传那次斗法令天昏地暗江湖枯竭。虽然没他们说得那么夸张,但那确实是我立名与魔道之中的一战。

    我一身是血的救出了墨青,从此名声外传,所有人都知道尘稷山出了一个可以单挑十大世家的女魔头。投靠我的人络绎不绝。

    我建了万戮门,收了上千门徒。而在那一战之中救下来的墨青,我因事务繁忙,没空管他,就给他指了个师父,他师父说他没有修魔的天分,于是便将他打发去了山门看门。

    再来,我就很少听到他的消息了,直到我死前才重新将他装进了眼睛里。那时他已成青年,面上可怖的黑纹依旧未曾褪去的丑八怪青年……

    那日剑冢之中,仙家门人不知道多早就在那里布下了杀阵,以图一锅端掉有名的魔头们,而他们却没料到我万戮门实力竟有这般厉害,凭我手下门徒便将所有魔道中人阻挡在外,唯独我一人,入了剑冢。

    在万钧剑出世之前,我正专心压制剑冢之中翻涌的剑气、戾气和千百年前因以活人祭剑而沉淀的怨气。那些潜伏已久的仙门中人,忽然就动手了。

    我本是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可委实没料到剑冢之中的气息居然那般厉害。

    我震碎了仙门的杀阵,却没防住剑冢之中的杀气,我被狠狠刺伤,拼着最后的力气终于将剑冢中的气息死死压下,躲到了角落里。只待万钧剑出世,我趁机夺得它,便可君临天下了。

    然而那些被震碎了杀阵的仙门子弟却未曾离去,他们在剑冢之中寻找我的踪迹,此时此刻,我是再无力气与他们相斗。我脖子上被剑冢杀气割破的伤口深可见骨,几乎将我脖子砍断,让我说话都困难。

    我在石头缝里藏得小心翼翼,忽然之间,只觉脖子上一热,我浑身一紧,正要发难之际,被人捂住了嘴,我抬头一看,瞅见那张黑痕遍布的脸,竟是墨青。

    他见我认出了他,当即便放开了我,只将我的脖子捂着,帮我止血,我看着他,看见他眼神掩饰不住的担忧,转了转眼珠:

    “墨青。”我喊他的名字,嗓音嘶哑,“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我这个问题是问得突然,但他眼神里的关切并非普通门人会露出来的,思来想去,我就想到这么一种可能。

    果然,我问了他这个问题之后,他看了我一眼,像哑巴一样沉默不言,只是放在身侧的手默默抓紧了一瞬。我了然一笑,目光在他满是黑痕的脸上一转。一个没什么天赋的魔修,悄悄跟着我进剑冢,一定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帮我一把,让我记住他吧,因为除了这种办法,他再没可能出现在我的眼里了。

    我望着他,和蔼亲切的微笑:“墨青,你既然喜欢我,一定不想让我死在这里,对不对?”

    他沉默的看着我,然后垂了眼眸,盯住了我脖子上挂着的那一块小银镜。镜子里映着他黑痕遍布的脸,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姑且以为他是想要个赏赐,于是我作势要将银镜取下来:“这银镜便给你当做信物,今日你若能保我从此处安然离开,他日我必保你在整个魔界傲视群雄。”

    这个小银镜子哪儿来的我已经忘了,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平时觉得带着好看也就一直带着,所以给出去的时候一点也不手软。

    可墨青却沉默的压住了我的手:“你不用给我什么。”和看起来可怕的面孔不一样,他的声音竟然出奇的好听,“你把它留着吧。”他说,“好好留着就行了。”

    能不用任何东西就能换得别人给我卖命,我自然是乐意的,于是我又将小银镜子放下,望着他,努力温柔的微笑:“你帮我去引开那些仙门弟子,好不好?”

    他忽然抬起了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指尖在我脸颊的酒窝上停留。我现在要赖着他救命,当然就没脾气,随便他怎么摸。

    “门主。”他这般唤我,和其他弟子平时唤我好似没什么区别,但又因为此刻他的指尖停留在我的脸上,所以与别的弟子区别大了去了,“我可以为你放下一切,只要你安好。”

    嗯,这个时候表忠心,真是个会说话的弟子。

    只不过他说的话于我而言却并没什么触动。这种事我看得多了,很多人说着,为了你我可以放下一切,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伟大,而只是因为他本来就一无所有。

    我在心里这般想着,却觉面前的墨青手指微微一僵,这一瞬间,我都以为他好似看穿了我的想法了。我心里有点慌,却在片刻之后,墨青提剑走了出去。

    不看着他的脸,我只觉这个青年背影挺拔得让人挪不开眼。

    那时,我以为我一定会得救了,等墨青引走了他们,我拿了万钧剑,悄悄溜走,到无人的地方修养到伤好,再回万戮门,一统天下,那个时候,墨青要是活着,我就罩着他,要是死了……那我就给他立个好看的碑。

    我想得很好,可当我躲在缝隙里,偷偷拿眼睛去瞅外面的情况的时候,我却看见墨青这个小子居然一边与仙门的人战斗着,一边往剑冢那个方向退去。

    剑冢之中,杀气已被我压下,正中之处,有一点光芒正欲破土而出。

    是万钧剑!

    我心头一急,只见修为本就不高的墨青此时已被仙门中人砍得鲜血淋漓,他站在剑冢之上,鲜血流入剑冢之中,浸入那光芒里面。

    正适时,仙门中有人一剑斩断了他的脚筋,墨青猛地摔倒剑冢上,他手伸出去的位置恰恰握住刚刚破土出来的万钧剑。

    万钧剑认主的!

    我心头虽急,可却坚信只有那么一丁点修为的墨青绝对拔不出万钧剑,哪里料到,他的血竟然顺着剑柄慢慢渗了下去,忽然之间,只见剑冢之中,气息汹涌,各种气息喷射而出,将我方才立下的禁锢尽数冲破,一时间将剑冢里的仙门弟子射杀无数!

    待得墨青一声大喊,将剑彻底□□的时候,剑冢里面的气息也登时炸开,涤荡千里,横扫三界,而不是万钧剑主人且身受重伤的我,就这样在这场巨大的气息震荡当中……

    被震死了过去……

    死之前,我只见墨青脸上的黑痕随着剑刃上光芒的流动而缓缓消失。

    此时我方才意识到,原来,他脸上的黑痕竟然不是画来玩的符咒,而是封印,对上一届魔王之子的封印。

    我也才意识到,原来当年十大世家说的,他是魔王之子,居然是诚不欺我……

    我更是忽然意识到,这个墨青,跟随我进剑冢,或许一开始就计划好了,他不是为了护我,不是为了引起我注意,更不是因为喜欢我,他只是要拿回属于他父亲的东西,而因为万钧剑被封印着,他力量不够,所以才等我将所有事情都处理完毕之后,他拿着剑去砍两个仙人,最终,拿到了万钧剑,并以自己的血,让万钧剑认主……

    这小子!真是好计谋啊!

    只可惜我这一生!千般拼命,万般折腾,到最后,竟然是给别人做了嫁衣!我真是恨出血了的不甘心啊!

    可饶是我再不甘我也死了。

    就那么一点不华丽也不轰烈甚至有点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等我再感觉到这个世界存在的时候。是一个大雨瓢泼的晚上,我坐在新坟之上,任由雨点穿过我的魂体,将坟头墓碑打的噼啪作响。

    我绕过去看了我的碑,碑上一个字都没写,我气得想将这碑踹碎。恨不能自己拿个锥子在上面凿下“天上天下威武无敌至上至尊魔王路招摇”几个大字。

    碑都不写好,还让不让人安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