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三章

2018-11-16 15:03:3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嗯,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当即我摩拳擦掌,就等着这少女彻底掉气。然而没等多久,只见少女倏尔抽搐似的蹬了一下双腿,随即胸膛一起,嘴唇微张,竟是……

    又睁开了眼睛……

    这样都没撞死!我惊叹,你们现在这些人的脑袋怎么这么硬?

    我失望的挪开眼,对这出热闹失了兴趣,然而刚转身要坐回坟头去,却听那才醒过来的女子倒抽两口冷气,一声尖叫:“鬼啊!”

    咦?叫我?

    我一转头,将她盯着。

    果不其然,粉衣少女双目瞪如铜铃,直勾勾的盯着我,一边拼命的在男子怀里挣扎着:“没有脚!鬼!鬼!”

    呀!她撞了脑袋,居然能看见我了!好久没有活人看见我了!我很开心,连忙向着她走了两步,冲着她笑:“对啊对啊,我是鬼。”

    “啊啊啊!”她又是一阵尖叫,推开男子,拼命向后爬,“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男子又是茫然又是着急,急声问她:“芷嫣!是我啊,你怎么了?”

    我也向她解释:“你别怕我呀,我又不害你。”我琢磨了一下,“也不对,刚才是想害你来着……”

    “啊啊啊!”她尖叫不停,往后爬着,后背贴到了我的碑上,摸到墓碑,她抬头一望,又是一怵,还待尖叫,男子抓住了她的手臂:“芷嫣!你看我!我在这儿,我带你回去!你别怕!”

    这男子不说这话还好,他一说这话,芷嫣登时又反应起来:“我不和你回去!你滚!”

    我在一旁搭腔:“就是,让他滚,你留下来陪我。”

    她又尖叫:“啊啊!我才不要留下来陪你!”

    男子茫然:“芷嫣你到底在和谁说话?”

    芷嫣斥他:“你别管我和谁说话,反正我不和你回去!我要去尘稷山!我要入魔道!我……”没等他说完,男子径直打横抱起她,带着她又要上马走。

    她在他怀里挣扎,又是打又是踢:“不!我不要跟你回去!你放开我!”

    听到她提尘稷山和魔道,我刚起了兴趣,她就被抱走了,看她这样毫无章法的挣扎,我干着急,用了自己最大的速度,奋力飘在男子喊:“你打他呀!”

    芷嫣现在着急,果然听我的话,拿手敲他的背。可她那……简直是一个打情骂俏的打法,男子不痛不痒,带着她走得更快,我又喊:“你打他脑袋呀!”

    芷嫣闻言又是“啪”的一巴掌打在那男子脸上:“我打了呀!”

    男子脚步顿了一瞬,我趁此机会追上了一点距离:“你没打痛啊!”

    芷嫣又“啪”的一巴掌糊男子脸上:“我打痛了呀!”

    男子彻底停了脚步,我吭哧吭哧的追了上去,一抬头就盯见了男子看芷嫣的神情,他嘴角紧抿,眼神带着三分沉痛,七分哀伤。

    嗯,我心想,这巴掌大概是打得他心痛了。

    可这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只关心这少女没把他打晕,那这个男子还是得带她走的。

    又是一个果不其然,男子一迈脚,显然是不管不顾的要将芷嫣带走。芷嫣叫得撕心裂肺:“我不走!你放开!混蛋!”

    哎呀麻烦!

    我最烦这种强取豪夺的事了,人家姑娘都说不走了,非逮着跑,占着体力优势欺负人啊!我一撸袖子,喝了一声:“我来!”当即一头撞进了芷嫣的身体里。

    就这么义愤填膺,不管不顾的一撞,我只觉身体四肢传来久违的温热与沉重的感觉。而此时根本来不及顾忌其他,我一个鲤鱼打挺径直从男子的怀里挣脱出来。

    男子一愣,怔然看我:“芷嫣?”

    我一言不发,拢上沾染泥水的广袖,目光沉凝,手上结印。男子看着我,陡然反应过来,当即神色一凝:“你不是芷嫣!你是谁!”

    他呵完这一句,右手一拔剑,只听一声清脆的铿锵之声,我目光一转,挑了眉梢。刚才太混乱都没有注意到他身侧这把佩剑,要说别的仙剑我不一定熟悉,但这把剑的样式我可熟得很,此剑琉璃为鞘,通体透彻,白玉为柄,端末挂着指甲盖大的鎏金铜镜,喻为白水鉴心。是鉴心门的象征性佩剑。

    这男子竟是鉴心门中人。

    鉴心门乃十大仙门之一,当初十大仙门在剑冢中埋伏之时,鉴心门可没少出力,十个里面,有五个都是鉴心门人。杀我,他们可谓是下了血本。

    我眯起了眼睛,冤家路窄啊。

    男子也是目光如影的盯着我,威胁道:“何方邪祟,速速现行!饶你不死。”

    我一声嗤笑,没眼力,我路招摇即便是附身到一只猪身上,像他这种普通的仙门弟子,也可以妥妥的打十个。

    当即,懒得与他废话,我身型一闪,化影上前,迎着男子惊诧的眼神,在他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啪”的一个手刀砍在男子的脖子上。电闪雷鸣在我身后,瓢泼大雨落于我四周,男子高大的身体瞬间崩塌于我身前,我拂了拂衣袖,一派风淡云轻:

    “搞定。”

    然而此时,四周除了大雨淅沥之声,一片诡异的安静。

    没有听到喝彩之声,我转头一看,只见那粉衣少女此时已成魂魄之体,孤零零的站在我的墓碑之前,怔愣且呆滞的望着我:“你……你抢了我的身体?”

    哎呀,我反应过来。

    好像是这么回事。

    我挥了挥手:“莫慌,身体我还你就是。只是……”我走到芷嫣魂体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她,“小妹妹,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她有点局促的搓着手:“什么问题?”

    “你这一身修仙之气,分明是名门正派里出来的修仙者,可你刚却说要去尘稷山,入魔道,是为何?”

    芷嫣沉默了一会儿,杏圆的眼睛垂了下来,眸光之中隐隐藏有恨意:“仙道难修,我要寻便捷之法,去做魔修,我要报仇。”

    “哦?”我抱着手问,“报仇?”

    “鉴心门主柳巍杀了我爹……”她拳心握紧,咬牙切齿,“我要让那老头,血债血偿。”

    我看了一眼旁边倒在泥地里的男子:“他也是鉴心门人呀,你们怎么搅和在一起的,我见他还蛮喜欢你。”

    芷嫣一默:“我爹与柳巍老儿乃是至交,我自小在鉴心门长大,他……是柳巍幼子柳沧岭,我本与他有姻亲在身。哪想……我此次欲入魔道,他追我而来,不许我去尘稷山。”

    我点头,竟是一出挟带着血海深仇的虐恋情深的故事:“那在他追到你之前,你到尘稷山了吗?”

    芷嫣抬头瞅了我一眼,有些奇怪:“这便是尘稷山山脚,你不知道?”

    我……还真不知道!

    从我这儿飘过的孤魂野鬼从来没告诉我这里是尘稷山,尘稷山山脉绵延数百里,每一座山峰都有不同的风景,我在这儿住了百来年也没完全摸清楚过。

    那小丑八怪竟然将我的尸身埋到了尘稷山里,他……

    他果然是恨我,想让我日夜仰望山峰与我炫耀他的成就吧!

    这个王八蛋!

    只可惜了他的心机,千算万算,没算到我根本没认出这里是尘稷山!哼!和我斗!也不看看我心有多大!

    “我刚上了万戮门,未来得及入门,便被柳沧岭截回……带到了这里。”

    都到我万戮门门口了还能给让鉴心门的人劫走?守门的都是干嘛吃的?那小丑八怪还好意思说把万戮门治理得很好?

    我对墨青的治下不严感到有点生气。

    芷嫣在那方盯着我,她现在倒是也冷静下来了,转头看了看碑,又看了看占据她身体的我,问,“你呢?你是谁,为何会葬在这儿,立一块无字碑?”

    “我啊。”我弯了嘴角,浅浅一笑,“我姓路名琼,字招摇,就是建了尘稷山万戮门的那个……”

    “……女……女魔头。”她骇然的将我的话接了过去。

    我欣赏着她的表情,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就是那个女魔头。”

    我见她咽了口唾沫,尽管我知道魂体是没有唾沫的。再次被别人用这样敬畏的眼神仰望,我只觉一阵身心舒畅,前段时间在亡魂鬼市受的窝囊气登时狠狠的吐了一吐。

    “江湖中无人能找到你的尸身,原来你竟埋在了这里……”芷嫣轻声呢喃,“到底是谁将你埋在了这里……”

    我正要作答,忽听大雨之外的远方传来了脚步之声,芷嫣这身体的根骨太薄弱,听不远,我随手掐了个千里耳的诀,在这耳朵上一甩,霎时如破开了尘世的迷雾,远处的声响动静尽收于耳。

    “门主,他们闯进了禁地,前山的弟子未曾见得他们出去,理当还在禁地之中。”

    “何以未曾拦住?”

    这冰凉的语调,略带沙哑低沉的声音我一听便识了出来,是墨青。

    呵,好小子,我勾唇一笑,你来得可正叫一个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