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四章

2018-11-16 15:03:3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门主曾嘱咐不得胡乱杀人……”

    “他处自是不可,而擅闯禁地者,莫论因果,杀。”

    “是……是,属下谨记……”

    “处理完此间事,自去惩戒堂领罚。”

    他如今倒是威风,我心头一声冷哼,转了转脖子,捏了捏指骨,“咔咔”几声,将筋骨活动开了。

    芷嫣在我背后盯着我:“你这是要做什么?你不是说我回答了你的问题,就将身体还给我吗?”她有点慌,兴许是想到了我生前做的那些破事儿,“你,你打算食言吗?”

    我只眯眼看着雨幕尽头的道路,听着脚步声踏来:“你刚才不是问,是谁埋的我吗?”我道,“你自己看吧。”

    我话音一落,墨青一身黑袍,果然出现在了视线里。

    “是……是万戮门主……厉尘澜。”

    哦,原来他叫厉尘澜啊,我轻笑,老魔王之子,是应该姓厉没错。当初初遇,他死活不肯说自己的名字,还累得我费脑给他想了一个,现下想来,我真是被他从头骗到尾呢。

    “小姑娘。”我唤芷嫣,“你先前说,你想拜入万戮门是吧。”

    芷嫣愣愣的看着我:“是……是啊。”

    “我有个简单的法子。”我转头看她,歪着嘴角邪邪一笑,“我建万戮门就立下的规矩,谁有本事杀了我,谁就有资格当下任门主。我琢磨着,你要报仇,进万戮门当个小喽喽实在没什么意思。不如……”我笑得露出了虎牙,“我送你一步登天,你意下如何?”

    “什么叫……一步登天?”芷嫣显得有点懵。

    就是,让你去当门主啊。

    我在心里答了她这句话,眸光随即一凉,手腕一转,地上的白水鉴心剑被我吸入掌中,我一抹剑身,除去水与泥,盯着瓢泼大雨那头迈步踏来的墨青。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我脚下借力,腾身而起,长剑一挥,剑气如虹,径直杀向一袭黑袍的墨青。

    “保护门主!”门徒们在后面喊,声音未至,我剑气先砍在了墨青身上。

    只听“咣”的一声响,仿似地面的一道闪电,摩擦出了雷动之声,我在模糊的雨幕当中得意洋洋的翘着嘴角笑。芷嫣的身体里,内息不够,力量不足,但饶是一具根基再差的身体,让我来玩,我也……

    我也……

    好像玩不怎么转。

    剑气的光华消失之后,墨青依旧长身静立雨幕之中,他负手而立,一派宗师作风。我方才那记剑气,别说伤了他,连在他衣袍上切个缝……都没有切出来。然而方才那记剑气,却成功的让他注意到了我。

    隔得远,我看不是很具体他的表情,可却那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人,和之前站在我坟前时完全是两回事。他眸中寒芒如星,杀气冷然,与我认识的那个小丑八怪好像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了一样。

    我有点失神,然而便在这失神的片刻墨青却忽然动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他就这样一个闪身落至我身前,我只来得及看见他掌中金印一闪而过。

    杀招!中则必死!

    这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急中生智,拿着白水鉴心剑堪堪一挡,“啵”的一声脆响,宛如水滴落入湖心,我却被这股大力狠狠推了出去,撞破雨幕,飞了好远,才落了地,骨碌碌的像粪球一样,裹了一地的泥,最后撞上一块石头,勉强停住。

    我“哇”的吐了口血出来。丢掉手中已经断了的剑,狼狈趴在地上,吐了半天,没喘过气儿来。

    这小丑八怪,现在……玩得,呵呵,很溜嘛。

    “啊啊啊!”然而比我叫得撕心裂肺得多的,却是那边我碑前的芷嫣魂魄,“我要死了!”她惊慌失措,像锅边的蚂蚁,围着我的碑直转,“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要死了!”

    我咳了一声,吐掉喉咙里的血:“死不了。”我喑哑的说了这句话,一抬头,看见已经闪身再次落到我身前的墨青脸上。

    他脸上的墨痕不知已消失了多久,然而此时的他脸色看起来,竟比以前有墨痕的时候可怕千万倍。

    我心知,现在我和墨青之间,简直有一万个柳沧岭的差距,可既然惹了他,那为今之计唯有……

    认怂。

    “少侠在上!”我喊了一声,“小女子,甘拜下风!”

    芷嫣在那边喊:“死了死了,你们万戮门的人,从来不留活口的,厉魔头心狠手辣,你一定死了,我也一定死了,完了,没法给我爹报仇了……”

    她在那边叽叽喳喳的嘀咕,除了我,即便连墨青也听不到。我也知道,万戮门的人,要是认个怂就打发了,那咱们当年,也混不成修魔道的第一大帮不是……

    于是我贼兮兮的抬头瞥了墨青一眼,打算揣摩揣摩他的心思,再随机应个变。

    可没想到,我抬头看到的却是有些愣愣发怔的墨青。他看着我,却又像是透过我在看别的东西。

    反正我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这种迷离眼神的,我只用看搞懂他现在不是太想杀我就可以了。

    嗯,认怂有戏。

    留下芷嫣的身体,报仇的机会还多得是。于是我坚定认怂不放松,彻底改变了送芷嫣一步登天的策略,我打算走个美妙的曲线救国。

    “少侠!啊不是,那个……厉门主!小女子路……”我打住,咳了一声,“路芷嫣。”

    芷嫣的魂魄终于奋力从碑前飘了过来,她一边抱怨鬼走路怎么这么慢,一边说我:“我不姓路!”

    谁管你姓什么,平时自己名号说得太顺口,差点说漏嘴,我能顺口兜住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我不搭理她,自顾自的编:“我父亲被鉴心门柳巍所害,我走投无路,一心前来投靠万戮门,却不想在山门前被那鉴心门弟子胁迫,截来此地,闯了禁地,实属无心之过,还望门主海涵。”

    我认错服输,诚恳至极。芷嫣在旁边口瞪目呆的瞪着我:“路招摇……女魔头……你……居然是这样的魔头”

    哼,小丫头片子,不懂事,能伸能屈才是成为魔头的第一准则。我忍不住,悄悄白了飘过来的芷嫣一眼。却就是甩白眼的这个时刻,墨青开口了:“一心投靠?”他踏上前一步,踩在已经断裂的白水鉴心剑上,“剑招却使得不错。”

    他语带讽刺,提醒着我刚才一见面就对他刀剑相向的事实。

    我眼珠一转,笑道:“看见门主太过激动,便想与您切磋切磋,实不相瞒,不是我吹,凭我的本事,如今万戮门中人,除了门主,私以为,再无人可收我为徒。”

    我仰头,带着一嘴的血,满身的泥,身形狼狈却目光真诚的望他:“门主,我是想拜您为师啊!”

    墨青垂头看着我,眸光沉凝,一言不发。那种悠远的神情又出现在了他的眼眸之中。

    我依旧不懂,只能任由掉落成线的雨在我与他之间织出一层又一层的网,湿了我的发与脸一遍又一遍。

    终于,他身形微微一动,这具身体是生是死,全然悬于他一念之间……

    “呵!想拜门主为师!你这仙门的走狗,想得到美!”身后跟来的护卫蓦地插了一句话出来,我眼神儿一转,记住了这张塌鼻子小眼睛的脸,他说完话,脚步没停,迈过墨青便提刀要来砍我。

    哼,居然胆敢走在门主身前,不懂事!一看你丫在万戮门里就混不上高位。

    我心里正嫌弃着,果不其然,他大刀还没抬到最高,整个人便被一道无形的力量一击,一屁股墩儿摔在了泥地里。墨青侧了眼眸,目光寒凉:“谁给你的胆动手?”

    “门……门主。”塌鼻子随从连痛都不敢喊,立马趴在地上跪好了,“门主方才不是说……擅闯禁地者,莫论因果,杀……吗?”他浑身发抖,语调有点可怜委屈。

    我作证,墨青方才确实也这样说过。

    不过,领导嘛!什么叫领导!领导就是,说一的时候,你要说一,领导说不是一的时候,哪怕他前面刚说了一,你也不能提醒领导刚说了一。因为这会显得领导非常的愚蠢,让领导尤其的没有面子。

    毕竟我也是当过领导的人,我很能领会墨青现在作为门主,遇到一个愚蠢属下那种尴尬的心情。

    于是我善意的打了圆场:“我这不是擅闯呀!我这是被逼着闯的呀,不能杀我。”我一扭头,指着那边被我打晕过去的柳沧岭道:“杀他,都是他的错。”

    “不行!”

    芷嫣在旁边叫了出来。

    可除了我没人听得到一只鬼的话,哪怕是拿到了万钧剑,修得这般厉害的墨青。

    我瞥了芷嫣一眼,没打算理她。这个锅不让柳沧岭背,就没人背了,我又不傻,当然优先保住芷嫣的身体,柳沧岭死不死,和我又没什么关系。

    我转回目光,望向墨青,等待他来做决定。

    而最终,墨青终是转身走了,只留了一句话下来:“戏月峰,自去令人安排住宿。”

    这便是同意让我留下来了,然而收不收我当徒弟,杀不杀柳沧岭却是没细说。只是在离开之前,他路过我的墓碑时,脚步微微一顿,稍动手指,一个闪烁着金光的结界在我坟上凝结而出,像撑了一把大伞,挡住了瓢泼而下的大雨。

    我眉梢一挑。

    他这是几个意思?顺手给个施舍吗?

    没机会问,也无法去问,墨青的身影,便彻底隐没在了雨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