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五章

2018-11-16 15:03:3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墨青离开了,跪在地上的侍从这才抖着身体爬了起来。

    小塌鼻子一脸茫然的看看我,又一脸茫然的看看那边的柳沧岭:“那是杀还是不杀……”

    我看他:“你是看门的吧?”

    他点头。

    “就看一辈子门吧,别往上面爬了。”我劝他,“爬上去死得快。”

    做主的人走了,小塌鼻子是个愚笨的,我看了芷嫣一眼,见她目光期盼的盯着我,我便道:“门主都收我为徒了,今天是发了慈悲,那个挺尸的家伙算他命大,就丢出尘稷山得了。”

    “那哪行!擅闯禁地的人,怎能轻易放过。”在这一点上,他倒是很坚持。

    我一撇嘴:“那就随便拖去哪个地牢里关着啊。”

    他一想,觉得在理,立即便吩咐后面的人去抬柳沧岭,芷嫣还待想阻止,可却也没辙,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柳沧岭被拖走。

    小塌鼻子这方要与另外一个侍从来扶我,我躲开了他的手:“我伤重,你们多喊几个人拿轿子来抬我呀。”我道,“我现在可是门主的徒弟了,伺候不好,小心回头我给门主告你们一状。”

    另一个人不屑的哼了一声:“门主饶你一命,便自诩为门主的徒弟,好生脸大。”

    我更不屑的哼了一声:“没眼力的看门仆,你们门主之前说什么,擅闯禁地者杀,可他杀我了吗,别人都杀,为什么不杀我,动动你们脑子想想,我是不是真脸大?”

    他二人面面相觑,不说话。

    我一扬手:“去,给我喊轿子。”

    他们乖乖走了。

    芷嫣在旁边感慨:“作威作福……还真是有一套。”

    人都走完了,我放心大胆的和芷嫣说话:“你口是心非也很是有一套嘛。”我这一身已经脏透了,索性不再纠结,就半倚在石头上,危机过去,我一身伤,已痛得麻木,懒劲儿涌了上来,我懒懒的睨了芷嫣一眼,“吼着叫着不要跟那柳沧岭走,说着喊着要报仇,可真要杀柳沧岭了,你却第一个不干,那不是你仇人的儿子么,这么关心?”

    芷嫣被我说得哑口无言,嗫嚅了半晌,才道:“我恨的是他父亲,和他无关……”她顿了顿,“不说这个,你方才说的一步登天,就是送我去当墨青的徒弟么?”

    “啊,算是吧。”虽然一开始我是想让她去直接抢了墨青的位置的,不过现在看来,要用这个身体杀墨青,可谓是任重而道远啊。

    “你还挺厉害的。”她夸完了我,走到我面前,“那现在可以把身体还我了吧。”

    “嗯?”我眸光一转,“还你?为何?”

    她神色一愣,有点懵:“你刚才把人支走,不是就为了还我身体吗?”

    我笑着看她:“小姑娘,你是怎么产生这个错觉的?我那不叫支走他们,我那只是单纯的,想让他们抬轿子来接我。”

    “你!你不是说要把身体还给我吗!”

    我打了个哈欠:“我确实说了将身体还你,可我又没说什么时候还你。”

    “路招摇!”她炸毛了,“你!你无耻!”

    这个词也很久没听到了,甚是怀念。我淡定的摆了摆手,压下她的愤怒:“我们来谈个交易吧。”我望着她的魂体,道,“身体我终究将还给你,毕竟我也不是特别想活过来,我只有一个愿望,等我愿望满足之后,我就还你身体,而在这个期间,便算你把身体借我了,我是还不了你一个身体,不过我可以用你的身体,帮你报仇,你看,意下如何?”

    她沉默。

    “我和你直说吧,鉴心门主对我来说可能就是小菜一碟,但凭你自己的本事,要想报仇,不知要等到哪个猴年马月去了。”我歪着嘴角笑,“我活着的时候,想求我路招摇帮忙的人可是比尘稷山的草还要多,我一般都不带搭理的,这机会于你而言,可算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芷嫣神色沉凝。

    她没答话,远方的脚步声却传了过来,我往远处一张望:“啊,轿子来了。”我看了芷嫣一眼,笑道,“你不是要入魔道吗,我今日便算是好心教你第一课,在魔道,我这样儿不算作威作福,我这叫手段,你且记着,出场的时候就得压人一头,这样以后的日子才比较好过。”

    几个魔修行得还快,眨眼就走到了我跟前,他们小心翼翼的将伤重的我扶上了轿子。

    此时芷嫣却开口了:“不行,这仇我要自己报仇。”她道,“这是我自己的家仇。”

    我一挑眉,嗯,这倒是个有骨气的女孩子。只可惜……

    我上了轿子,四个魔修抬轿倒是很有一手,四平八稳的往前行,我看着芷嫣,一撇嘴一摊手。

    只可惜,你说晚了,我现在也下不来啊。

    魔修脚下起风,抬着轿子,带着我一路向前,我见得芷嫣在懵圈之后,“疾步”在轿子后面追,可她一只“新鬼”飘的速度可谓是慢得让人心疼。

    没多久,就落下了好长一段距离。

    这是好心的第二堂课。我舒舒服服的躺在轿子上,任由她在后面又追又骂,心里想着,要修魔,就不能相信任何人,那些名门正派里出来的小姑娘,还是嫩了点。

    四个轿夫抬得稳,我躺出了一点睡意,在离开这片禁地之时,正是雷雨骤停,月出云霁,夜最深时。想不到我这一生,变成鬼后,居然还有再兴风作雨的机会。

    我想,我的新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

    然而……其实并没有。

    因为第二天早上,当我一醒过来,我就发现……

    我、又、变、成、鬼、了!

    毫无征兆!

    毫无征兆!

    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强调两遍!

    我彻底懵圈在了芷嫣那具昏睡的身体旁边。

    稍微回过神来之后,我试图再次闯进芷嫣的身体,却只是穿过了她的身体,我下半截透明的魂体,陷在床榻里面,并没有附得了她的身。

    为什么?

    我很困惑,盯着那具半死不活的身体细细思量。

    昨夜被抬回来的时候,我虽然还有几分意识,但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了,这个身体伤得太重,我没多余的力气操控。只得任由轿夫将我抬到了戏月峰上,等戏月峰的人给我洗漱治疗了一番,安顿我睡下。

    直到我闭眼之前,一切正常,也无异常发生。仙门那个小姑娘的魂魄早被落在了那个山谷坟地边,一个晚上的时间,以她的速度,绝对飘不上来,不可能夺回这具身……

    “嗯……”

    芷嫣的身体一声嘤咛,缓缓转醒。

    她居然醒了!

    我震惊。她的魂!居然自己飘回来了!这是她把我挤出来了吗!

    “我……”她一动手臂,立即低呼出声,“嘶……好痛。”

    废话,受这么重的伤,也就只有我这样坚韧且历尽风霜的魔头才能忍住疼痛,不动声色。

    “路芷嫣。”我唤她名字。

    “我不姓路!”她反驳了我一句,然后一转头,瞪着我,像见了鬼……嗯,就是见了鬼这样满脸错愕的瞪着我,“你!”她连连倒抽了两口冷气,然而抽冷气这个动作足以让她胸痛的说不出话来,只有食指颤巍巍的指着我,满色苍白。

    待缓了片刻疼痛,她又意识过来:“我的身体……找回来了。”

    哼。我冷哼:“你的确找回去了。”

    “怎么会……我明明昨天都没能追出去多远,为什么?”她一脸好奇充满求知欲的望着我。

    我怎么知道!

    我很愤怒,现在这些人怎么都学会得便宜还卖乖了。墨青是一个,鸠占鹊巢还在我坟前来嘚瑟的,这里又来一个,抢赢了我,还问我为什么她会赢的。

    我不搭理她。只晃悠悠的飘到窗户前,往外面望了一眼。

    感觉很惆怅。

    身体没了,我没法找墨青报仇,美好的计划再次落空这些都是其次,现在让我最愁的问题是,二十里地,我要飘三天,问,从戏月峰到我坟边,一共要飘多少天?

    我看了看天色,约莫辰时三刻了,我要回坟前,就得赶紧上路,省得到了午时,阳气太浓,又没法赶路了。

    我要快穿过房间墙壁离开时,躺着的芷嫣奋力起身唤了我一句:“你要走了吗?”

    “不然呢?留下来观赏活人们的幸福人生吗?”我也回头看她,见她一脸柔弱的躺在床上,眉宇间写着“未来一定会被低层魔修们欺负得连狗都不搭理”这一行大字,我沉默了一瞬,到底还是给了她一个忠告:

    “奉劝你一句,趁早抱紧墨……不对,抱紧那厉尘澜的大腿,想着方儿的凑到他身边去。让他给你报仇,比你一个人在万戮门里瞎折腾,来得方便快捷安全得多。别死脑筋就想着自己去报仇,谁杀了他,他不是一个死?资源要合理利用,我送你的这个厉尘澜徒弟的身份,便算是你在我坟前撞了一头的缘分礼物吧。我走了。”

    我不再搭理她,自己晃晃悠悠的飘走了。

    我跋山涉水,花了快十天的时间,飘回坟前。又恢复了坐在无字碑前,继续哀叹我死后悲惨鬼生的日子。

    但!

    到底是天无绝鬼之路!

    又是半月之后,在一个夕阳斜照的傍晚,我感到一股仙气飘到了我的坟前,适时我正在碑后躲太阳,见了来者,我挑了挑眉:“路芷嫣,你来给我哭丧的?”

    “我……不姓路。”她抽抽噎噎的回答我的问题,然后往我坟前一坐,“我……我还是把身体给你,你帮我去报仇吧。你们魔道,太难修了……”

    我闻言,懒懒的往坟头上一倒,翘起了二郎腿,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眼:“哦,求我帮忙啊。”

    这才是我熟悉的态度,熟悉的立场。

    “你……你帮我吗?”

    我眯着眼睛笑,笑得露出了小虎牙:“那得看,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好处?”芷嫣泪眼朦胧的盯着我,“我都把身体给你了,还能给你什么好处?”

    “也是。”我点头,“那就赊着吧,等回头我把你身体还给你了,你再给我好处。”

    芷嫣显然是已经被戏月峰那些魔道中人玩坏了,对我这种坑本还骗利的行为也没有任何意见的点头答应了。

    我很满意:“现在太阳还在,阳气太重,上次我白天没挤得进你的身体,咱们晚上子时的时候再试试,那现在这段空余的时间呢……”我眯着眼睛笑,“你就跟我说说,戏月峰上那群小妖精,是怎么欺负你的吧。”

    交易,最重要的就是公平,我说帮她,就一定帮她,不掺水,不掺假,保证童叟无欺。说打你,就一定打到你哭着喊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