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章

2018-11-16 15:03:3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眼看着墨青要走过转角了,他终于微微回头,神色淡漠的睇了我一眼。我远远接到他的眼神,立即往前跑了几步:“门主,您这是让我与您一同出去吗?”

    “留在这里的没有活人。”

    于是我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他在原地等我,见他这态度,我便算知道,今天彻底没事了。

    不过……

    他没事了,我却有事,打小报告的事:

    “门主,我还有一事和您说。”我道,“我现在虽然是您的徒弟……”

    “谁说的?”他脚步一顿,神色冷淡的打断了我的话。复而转头盯着我。

    我也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咱们上次见面的时候,我与您说过呀,当你徒弟。”

    “我答应了?”

    “你没拒绝。”

    “……”

    他又沉默了,于是我便当他是默认,信念坚定的继续回到刚才自己的话题上:“就说我现在虽然是你徒弟……”我特意在此处停顿了一下,瞥了他一眼,见他没再有意见,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继续说了下去,“但我到底是后来者,所以我对戏月峰的哥哥姐姐们十分的敬重……”

    芷嫣追不上我的脚步,但我却听到她仿似“噗”的吐了口血似的。

    我不理她,继续道:“是以他们虽对我十分严厉,我也只当他们是在锻炼我。可没想到近日几个哥哥有点行为不端,甚至有辱我清白,委实过分,今天我本打算来烧钱的,被他们追赶了一路,纸钱都掉光了,您看……”

    墨青脚步不停,头也没回:“没谁让你敬重他们,万戮门中,实力说话。”

    言下之意就是不管。

    我点头,也妥,反正现在身体归我了。在我面前,你几个戏月峰的小妖精还能笑得出来,我敬你们是条二狗子。

    我跟着墨青走,未出山谷,正在路上,我便听到了前方转角之处,有人声争执,一方是那小塌鼻子的声音,他说:“我必须要将此事报给门主。方可进去捉人。”

    另一方是魔修们七嘴八舌的劝:“何必惊动门主,这灵谷我们不能入,可你们能入啊,你们进去将那仙门的小□□抓出来,直接杀了,你们也不用为难,我们也不用为难,回头门主问起,就说在她要硬闯山谷,你们阻拦不得,最后下的杀手,不就得了。”

    听他们这对话的意思,竟是芷嫣闯入禁地这般久了,他们还没禀报门主。

    我挑了挑眉,定义了这个事情的性质——典型的欺上瞒下,伙同其他部门,谋财害命嘛。

    在我看来,做坏事不是罪。咱们修魔道的,杀人练功,抢人法宝,门内厮杀,窝里斗狠,明面一套背后一刀,这才是该有的本色,要不干啥修魔呢。恪守名门正派那套规矩的,修仙就好了嘛。修魔大家不就是为了图个方便痛快吗。

    是以,基于这个原则,我以前办事办人都很简单。两个原则。

    一是看心情。

    有人犯事儿,我心情好,就不管,心情不好就打断腿丢出山门去。

    另一个原则,就是他干的坏事儿,害了我的,不管心情好不好,统一打死,鞭尸,拖出去示众。

    欺上瞒下,欺的是他的上级,那就照第一个原则处理,可若欺的是我,还屁股没擦干净的让我知道了,那就是第二个原则处理,山门鞭尸台等着你光临。

    所以,今天这个提议要“瞒着门主”的魔修,要是落在以前,天亮之前,就该吊到山门前的挂尸柱上喂秃鹫了。

    只可惜现在门主不是我。我转头瞟了眼不动声色的墨青,等着看他待会儿的治下手段。

    走过山路拐角,只见道路前端一块大石写着“禁地”二字,静静伫立,而大石前方是一块山里难得的平地。魔修与小塌鼻子就在平地上争执着。

    七八个戏月峰的低级魔修有男有女里,与小塌鼻子争得最激烈的是为首的一个短毛男魔修。他们并没有感觉到我与墨青走来。

    是面朝我们这方的小塌鼻子倏尔闭了嘴。几人才转头看了一眼,本还是没反应过来,等到小塌鼻子唤了声:“门主。”所有人的脸色就跟唱戏变脸一样,刷的就白了。而见到墨青身边还跟着活生生的我,几个魔修连脖子都吓白了。

    嗯,看这表象,墨青在门人中立威,立得还算是不错嘛。

    “禁地有人闯入,何不阻拦?何不通报?”墨青明知故问。

    几个魔修登时跪了下去,头也不敢抬。

    而那小塌鼻子却极为难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墨青:“门主……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杀……”他一脸脑子不够用的困窘模样。

    设身处地的想了想,我觉得其实是理解他的。但他也委实愚笨了些,我忍不住又接个茬:“问你为什么不阻拦通报,谁问你杀不杀了。”我转头看着墨青,一脸可爱的笑,“您是这个意思吧,师父。”

    我唤出这一声,地上几个魔修的脸色霎时变得更加精彩了,五颜六色的转换,跟走马灯似的。而那小塌鼻子在后面狠狠的锤了下拳头,一副“我终于懂了”的了悟神色。

    墨青瞥了我一眼,没答应也没否认。

    他信步走到几个魔修身前,轻言漫语,声调淡漠的说着:“久未关注收门徒一事,却也不知,如今我万戮门中,所入门徒,竟都胆大至此,相互倾轧便也罢了,指使他人,期瞒枉上,禁地此处也敢放肆。”他言辞一顿,周遭气息的压力陡然增大,我即便站在后方,都感觉到了胸闷。

    地上跪着的那几个魔修,有内息稍微弱一点的,一张嘴便呕了口血出来。

    “谁给你们的狗胆?”

    他这般一问,地上所有魔修都发抖颤声的喊着:“门主饶命,门主饶命。”

    然而任由他们如何求饶,四周的巨大的压制级的压力并未减小。

    我心道墨青今晚也是要开杀戒了,想来他处理这种事的方式,也与我之前并无二致,待会儿也是鞭尸台挂尸柱上走一遭。

    哼,我在心头嫌弃,没新意。

    我本来还想着能自己显摆一手呢,许久没收拾人,我心头还痒,结果就被墨青这么老套的处理方式给解决了,这下回了戏月峰,便是不用我立威,其他人以口相传,也能将别的魔修吓死了去。

    毕竟,墨青让我活着出了禁地,我唤了他师父他还默认了,之后又杀了其他几个冒犯了“我”的魔修,不管这其中因果具体如何,在外人看来,足够有噱头了。

    然而便在这时,为首的短毛倏地呕出一口血,整个身体脱力的倒在地上,墨青的力量就慢慢消散了下去。

    哎?

    我有点愣神,这不是还没死呢吗?不接着压了?

    我转头看墨青,墨青只高高在上的冷眼看着几个犹似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魔修,而今他们的惨状,是比二狗子还不如了。

    他下令:“遣去山下顺安镇务农,十年不可归山。”

    什么?

    等等……

    我是不是有哪里听错了?

    鞭尸台呢?挂尸柱呢?不让秃鹫把他们突突突的啄了,就这样赶下山了吗?还十年?还让他们回来?还务农?务农是个怎么玩的酷刑?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我一脸错愕的盯着那几个魔修,他们领了命,互相搀扶着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

    竟然全部都全身而退!

    墨青啊墨青,你真是一个让我看不懂的丑八怪啊!

    以前杀我杀得出其不意,现在这治下的手段也真是出其不意。

    我皱着眉打量他,他处理完了几个魔修的事,也没再耽搁时间,只转头吩咐了我一句:“日后她若再入你梦,与我来报。”随即,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黑夜当中了。

    我在黑夜中站了一会儿,小塌鼻子迎上前来:“姑娘。”他这次很客气,“我喊轿子来送你回去?”他几乎是半躬着身子在询问我。

    我转头看他:“塌鼻子。我问你。”我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务农是个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一下。”

    小塌鼻子听我这般喊他,默默捏了捏鼻子,道:“就是去山门前农地里干农活啊。”

    我更无法理解了。撇开用“干农活”这个事儿来处罚人不说,主要是……

    “咱们山门前哪有地方可以干农活的?”

    我当主万戮门时,为了显得咱们万戮门特有气势,于是在尘稷山主山门前布了千险之关。

    枪阵、箭阵,邪火灼烧,酷寒冰地,擅闯者不是死就是生不如死。山门前方圆三十里地,没我万戮门允许,苍蝇也别想飞进来一只,在名门正派的眼里,我尘稷山山门,可谓是完美的现世地狱的代表作!

    可现在却有人跟我说,要派人去山门前干……农活?

    啊,我懂了,原来墨青你好这口。给他们布置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他们在杀阵里干农活,从而来折磨他们是吧……

    “恩,本来是没有的。”小塌鼻子尽心尽力的给我解释,“门主接手万戮门之后,把以前的阵法抹了,还地于民,供大家耕种粮食。”

    我一口血差点没喷小塌鼻子一脸:“你说啥?他把什么抹了?”

    小塌鼻子小声凑到我耳边说:“前门主的阵法。门主将那些抹了,第一年地还荒,没什么收成,可这两年收成可好了,种啥啥丰收,现在正值春日,尘稷山门前一片生机勃勃呢,咦,姑娘你来前,没有看见么……”

    我……

    我要是看见了,大概要气得自戳双目,瞎在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