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八章

2018-11-16 15:03:3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魔教!什么叫魔教!

    魔教就要有一个魔教该有的样子!就该有火!有血!有熔岩!刀剑!要杀气凛凛!要有近我者死的气势!

    什么春季盎然,生机勃勃,什么种菜种粮,收成大好,你是土地公吗?你是财神爷吗?

    咱们是魔教!就吃凶神恶煞这碗饭的!

    “鞭尸台呢?还留着吧?”我问他,“当初挖得那么辛苦才挖出来的巨型白玉石,象征着万戮门的财富与威严的,这个留着的吧?”

    “啊,鞭尸台啊,前年顺安镇发展旅游,好多魔修慕名而来要近距离参观我们万戮门,镇上打算要修一栋酒楼,镇长来找咱们门主帮忙,于是门主就把那鞭尸台拿去送他们做奠基石了。”

    啊……奠基石……

    夭寿,我觉得我心痛得有点呼吸困难了。

    “挂尸柱呢?”我问得有气无力,“那根万年阴沉木,花费数年人工,雕刻数千骷髅头,象征着万戮门杀伐决断,威武至极的柱子呢?”

    “推了。”小塌鼻子答得很憨厚,“切了打磨成小柱子,拿去搭猪圈了。”

    猪圈!猪圈?哪家敢用我的挂尸柱去养猪的!让我去见见!我保证不打死他!他就不怕上面的骷髅头把一圈的猪全部吓死吗!

    “不过说来,姑娘好像对以前我们尘稷山的模样很是了解嘛。”

    “我听到的江湖传闻中的尘稷山就是那个样子的,你现在别和我说话,让我静静,我只想一个人待着。”

    我敷衍了小塌鼻子,走到一边,蹲了下去,捂住肚子,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抽疼。

    我的尘稷山啊,布置了那么多年的,好不容易远看就让人怕得要尿的尘稷山啊,你的凶神恶煞,你的恶名远扬,你甩名字就能威慑名门正派的力量,就这样全部都被毁了啊!

    墨青!厉尘澜!你二大爷!我和你简直不共戴天!

    我要你!到真地狱来给我认错!

    然后,我被抬回了戏月峰,我在自己的小院里打坐,一晚上的时间,也没睡意,一门心思惦记着要用什么方法搞死墨青。

    直到黎明破晓,晨光漫过戏月峰前面最高的山峰,照入我这间小院之时,我只觉浑身忽如其来一阵脱力感,紧接着下一瞬间……

    我又他娘的被撞出这个身体了。

    又!

    又!

    我飘在床榻外,看着床榻上陡然瘫软下去的芷嫣的身体,只觉一阵崩溃!这次明明我没睡觉!为什么这么突然!

    而那瘫软下去的身体,又如同上次一般,一声嘤咛,转醒过来,也是如同上次一般,芷嫣在呆怔之后,瞪大了眼睛瞅着我,倒吸一口冷气:“你……我的身体,又找回来了?”

    “我知道你的身体找回去了,不用每次都这么惊讶,我们来说点有用的。”我飘到床上,坐在她面前,敲了敲床板,虽然我什么都没敲到,可要假装一副让她看重点的模样,“你到底是怎么以一个鬼魂之身夜行数十里飘到这里来的?咱们生意昨天不都谈好了吗,你几个意思?”

    芷嫣也是一脸震诧:“我……我没有啊!”她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怎么会这样……昨天明明,看见你走之后,我飘得太慢追不上就自己回去蹲着了,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

    闻言,我捏着下巴静静琢磨。

    细细思量我遇见芷嫣以来这几次附身的事件,第一次成功了是在晚上,然后第二天白天被撞了出来,第二次成功了也是在晚上,然后白天又被撞了出来。

    难道说,她这具身体,只能在晚上被我附身,白天阳气充足之时,她就能自己……回魂?

    我沉了脸色:“这事儿咱们得解决一下。”

    “怎么解决。解决什么……”

    “那儿,瞅见没。”我飘到窗边,伸手往外面指,在晨光所及之处有一座刀刃一样的山峰,“那里,名唤千刃崖,上面建了个藏书阁。里面藏经万卷,记载灵异鬼神之事的也有不少,去那里翻翻书,查阅查阅典籍,或许能找到让你这身体不在白天把我挤出去的办法。”

    “我可以去?”

    “当然不行。那儿所藏典籍多有□□,需要门主首肯方能进去查阅书籍,要不然干甚建在悬崖峭壁上,直接一人发一本,供大家传阅学习不就行了吗。”

    “所以?”

    “所以,你去给我讨好、谄媚、勾引厉尘澜,让他同意你进藏书阁。”

    “……”芷嫣往后面一退,抱住了胸,“我不。”

    我眯起了眼:“你不想报仇了?”

    芷嫣苦了脸:“我……我见了他,我就腿打颤,他那身冰冷冷的气,吓煞人了。我不敢去。”

    倒是稀奇,墨青如今处罚人也不算罚得太狠,他将主山前的阵法也抹了,鞭尸台也推了,挂尸柱也砍了,按照世俗的评判标准,他打造了一个和蔼可亲的万戮门。可就昨天那些人的表现,还有今天芷嫣这副怂样来看,大家怎么还这么怕他。

    他们和他也没多深的接触吧,明明在我看来,他还是那个沉默寡言的小丑八怪,偶尔望向我的眼神里还带着几分闪烁,藏了几分胆怯心思……虽然他现在再没有用那样的眼神看过我,但他撑死了就算个不那么丑的男青年,哪里可怕?

    “要不你去吧。”芷嫣瞥了我一眼,打起了她自己的小算盘,“反正也没人看得着你,你自己飘过去,也不需要门主首肯了。”

    “我魂魄之体,行得慢不说,还得接地气,你知道接地气是什么意思不?”芷嫣摇头,我道,“下次你变成鬼的时候,飘到三丈高试试,试试看你还能不能更高点。”

    “只能飞到三丈吗……”芷嫣皱眉:“你们鬼怎么和传说中一点不一样……”

    我给她翻了个白眼,冷冷讽了她一句:“我这儿贴着地弯弯绕绕飘过去,少说也得二十天,回来弯弯绕绕飘个二十天,请问,四十天之后,你在这戏月峰,尸首尚可完整否?”

    她闭了嘴,脸又苦了起来。

    我一转念却又琢磨了个念头出来。而今情况有变,得做两手准备。万一去了藏书阁,这身躯夜合昼分的事儿还是没解决呢?墨青现在和我这么深的仇,我总不能不捅他了,说放弃就放弃了吧,是以,我还需得强化我自身力量,靠自己才是真理。

    嗯,得给自己去亡魂鬼市整点装备。

    我琢磨着,上次去鬼市的时候,除了回魂铺,好似还看见有卖神行丸的,号称磕了就能飘得跟人跑一样快。整个那玩意儿,以后就算没身体,去哪儿也方便了。还得整个遮阳丸,据说磕了能把太阳当月亮晒,另外还得去看看有没有别的东西……

    然则……

    我阴间并没有钱。

    我眸光一转,看向芷嫣:“好妹妹。”

    “啊?”

    “和厉尘澜要许可这事儿,你不想去,也没关系,咱们好商好量的,就不为难你了。等到了晚上我上了你身,我去和他谈。”

    芷嫣眸光大亮,感恩戴德:“好好好,你真是个好人。”

    我歪着唇角一笑:“是吧,我也这么觉得。那我现在这儿有一件事要你帮我做下。”

    “什么?”

    “给我烧点纸。”

    “……”

    芷嫣去山下顺安镇买了纸钱回来。我吩咐的,要买光镇上所有的纸钱铺,是以她回来的时候,着人家店小二拉了满满两板车纸钱。

    在戏月峰上所有魔修的注目下,她让两个店小二将板车拉到了人少的树林里。

    林间树木繁茂,枝繁叶密,半点阳光也照不进来,我坐在树下,歪歪躺着,使唤着她:“先点蜡,再上香,报我的名字,尘稷山路招摇,别烧错给别人了。哎,你先挖个坑呀,清除杂物,要有防火意识,怎么,想火烧我尘稷山啊。”

    芷嫣吭哧吭哧的被我使唤得团团转,最后到底是怒了,把手中香蜡纸烛一甩,丢到我面前:“你自己烧!”

    我换了只脚翘二郎腿,也不气:“年轻人,要学会吃苦。”我瞥了眼地上的香蜡纸烛。她气呼呼的瞪了我一会儿,可到底是名门正派实心眼的孩子,最终还是认命的捡起了东西,乖乖过去挖坑点蜡上香烧纸钱。

    我在旁边躺着看她,却倏尔见她腰间少了东西,我漫不经心的问她:“你的玉佩呢?”

    “当了。”她答得平淡。

    我眉梢微微一动:“你那日来时,一身衣裳价值不菲,想来之前也是被当个名门里的小姐供起来的,现今出门,却是连买纸钱的银子,都没了吗?”

    她抿着唇默了一瞬,随即又瞪我:“你生前还那么威风的一个魔头,怎么现在死了连个给你烧钱的人都没有。”

    “嗤,天真。”我一声冷笑,强硬道,“我毕生所求就是让这些人怕得连我的坟都不敢来上!”

    “……”

    然而我这方话刚刚说完,便觉树林背后一股异常的风吹了过来,我登时眉目一凛,往后面一看,只见树林阴影之外,有一人走了过来。

    “在与何人言语?”

    听了这声音,芷嫣一回头,见这一身墨黑的袍子的墨青,吓得差点没一屁股坐进正在熊熊燃烧的纸钱火堆里:“厉……厉厉……”她舌头都要卷不转了。

    墨青见她如此,眉头微微一蹙。

    我一见,立即坐了起来,糟糕,昨天和墨青撒的谎还没来得及和芷嫣勾兑呢,可不能在这里露出破绽:“稳住,定神,不要慌,说你在自言自语。”

    我一开口,芷嫣方稳了神,连忙双腿并拢,规规矩矩的跪在墨青面前:“我……在自言自语。”

    跪得可真规矩……不愧是名门正派里出来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