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九章

2018-11-16 15:03:3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来,跟着我说。”我镇定的与芷嫣道,“昨天又梦到路招摇了,她还是让我给她烧纸,我去不了禁地,只好在此地将就。”

    “我……我昨天又梦到路招摇,她让我烧纸……我只好在这儿……将就。”一句话说的磕磕巴巴,但到好歹也是这个意思。

    墨青盯着她,神情似在思量,可在我还没咂摸出他在思量个什么劲儿的时候,他已经转了目光,看向旁边烧了一车,还有一车的纸钱。

    芷嫣尴尬的笑了笑:“呵呵,是有点多吧,我也没办法,她非要这么多……”

    “闭嘴,谁让你说这么多了!”我斥她。

    装神弄鬼这种事,最好的就是神神秘秘模模糊糊,让人摸不清楚,搞不透彻,什么都交代清楚了反而失了效果。

    芷嫣被我喝了一句,立即咬住了嘴,满脸委屈又懊恼。

    正在我认为她错了,她也认为她错了的时候,一直冷着脸的墨青倏尔……好似……隐约发出了一声轻笑,连嘴都没张开,更像是从鼻腔里轻轻发出来的一个笑声。

    “是她的作风。”

    我微怔,抬头望他,却见他盯着烛与火光,黑瞳中映着火焰,他失神似的发了会儿呆,没多久却又暗淡了下去。

    垂下的眼睑,遮掩隐晦心思,情绪按捺不表。

    这模样……倒是真有几分那日芷嫣与我说的……哀伤。

    “呃……这儿还有香蜡纸烛,您……您要不也给她烧点?”芷嫣望着这样的墨青,忽然抖着嗓,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不要他烧。”

    “她定是不爱见我给她上香。”

    我与墨青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

    我看见跪在地上的芷嫣脖子扭了扭,仿似拼了命才忍住往我这边张望的*。

    我没给芷嫣解释缘由,墨青也沉默不再多言。只余芷嫣跪在中间,如坐针毡一般的磨蹭来磨蹭去。

    “那我……接着烧?”芷嫣仿似鼓起了所有勇气,如此问了一句,也不知是在询问我,还是在看墨青的意思。

    墨青后退了两步:“烧吧。”他后背轻轻倚靠在我对面的那棵树上,正面面对着我,却看不见我,只侧头盯着那越烧越艳丽的火,看着满天飞舞的灰烬,不知在沉思些什么。

    纸钱烧完,墨青也如来时那般突然的离开了。甚至都没有知会芷嫣一声。

    直到芷嫣看着最后的火星都灭掉了,她才跪着转身,但见身后没了人,这才“呼”的松了口气,瘫坐在地锤了锤腿:“你们两个大魔王……我这是作什么孽……”

    “以后说话小心点。”我道,“你一烧纸钱他就来了,指不定时不时开千里眼望你呢。”

    芷嫣闻言,浑身都僵住了。嘴唇紧闭着,一动不敢动。

    “不过也别太怕,门主公事忙着呢。刚亲自来过,现在估计没空盯你。”我猜测:

    “到厉尘澜这个程度的魔修,身动如神动,心之所向,身之所往,想去哪儿不过是动个念头的事。而昨天咱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禁地里聊了那么久,他到子时才到。估计是正巧在那时扫了山谷一眼,瞅见了你,于是在下面人还没禀报的情况下,就过来了。今天估计也是如此。碰巧看到罢了,不然等不了那么久。”

    芷嫣缓缓松下身体,小声道:“那以后,我不是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儿都得先给自己找个由头?万一被他看到了,我也好掰扯。”

    “如果你这身体全部都给我了,也就没那么多事儿了。”我望了望天,“午时了,纸钱也烧完了,我回去歇着,等晚上再上你身。”

    我想着,今晚应该先去亡魂鬼市才妥,若是芷嫣给我烧的钱到阴间账上了,我买颗神行丸磕了,那就可以自己飘去藏书阁,犯不着去找墨青要许可,省得还惹他怀疑。

    要勾引讨好谁,一开始还是不去谈条件,谈要求,一心勾引,专注谄媚,让人以为你是一门心思只喜欢他这个人,才是勾引的至上之道。

    时值深夜。

    戏月峰上一片寂静,但外间还是有人出没,修魔不比修仙,有的修行就得晚上才好练。我上了芷嫣的身,将芷嫣留在屋内,自己出了门去。

    路上遇见人,不避不躲,由着他们鞠躬屈膝的和我一阵套近乎,我点头示意,说出去散散步,他们都笑眯眯的目送我离去,隔老远还能听到他们喊我慢走。比起芷嫣之前与我形容的她的境地,可谓是云泥之别。

    我很嘚瑟。我路招摇果然是要做人才能做得有声有色啊。

    待到林中,我掐了个诀,眨眼便行至之前飘了三天才飘到的那个亡魂鬼市之地。

    可是奇怪。而今我目光所及,只见一片阴森森的枯木树林,并没见到道路两旁动作慢慢悠悠的鬼魂摊贩,我转了一圈,看这道路,觉得自己理当没有走错才是。

    我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随即走到一旁坐下,让上半身脱出芷嫣的身体,就在我魂魄离开芷嫣身体的那一瞬,眼前登时一亮,只见同一条道路之上,两旁是鳞次栉比的商铺,商铺前还有无数晃晃荡荡的摊贩,寂静却诡异的繁华。

    是鬼市没错。

    我又往后倒了一下,入了芷嫣的身躯,果不其然,一上芷嫣的身,用她的眼睛看面前的道路,就什么都没有了。

    难道,芷嫣这具身体,就只能见到我这一只鬼?

    我再次脱出她的身体,站起来,转头一看,只见她的身躯瘫软的靠在树根上,芷嫣的魂魄也没有自己飘过来。

    看来,也只有太阳出来的时候,芷嫣才会自己回魂。我正思考着,后面倏尔有个女鬼飘过,晃晃荡荡的向芷嫣身体飘过去。

    不好!万一给她上了芷嫣的身……我脑海里这个念头还没想完,那女鬼便穿过了芷嫣的身体,然后穿过芷嫣背后的大树,继续往前飘走了。

    我又琢磨,难道,芷嫣这个身体,也就只有晚上的时候,我才能上她的身?是因为一个月前那个雷雨之夜,她一头撞在我碑上,撞得头破血流,所以和我有了特殊勾连吗?

    “喂。”我喊了一声旁边的一个鬼书生,他幽幽的转过头看我:“小……生……有……礼……”

    “嗯,有礼你好,这儿有具空壳,你上去试试。”

    “男……女……有……别……使……不……得。”

    死了还这么酸,我白他一眼,又抓了个旁边拄着拐棍的老太太:“这儿有具空壳,你附身试试。”

    老太太看了我一眼,瘪着嘴问我:“姑娘你八字啊?我儿也死了,结个冥亲啊?”

    “……”

    算了,我就不该和这些鬼说话……

    我回头看了芷嫣的身体一眼,心道,就放这儿吧,如果回来瞅不见了,那就是有别的人能穿,如果身躯还在,那就是只有我能穿。反正不管谁穿了,第二天早上芷嫣都能回魂,不怕丢。

    我现在有钱了,先去整个神行丸,拾辍拾辍自己。

    我开开心心的奔入了鬼市,左右看着,终是找到了卖神行丸的店铺。店门口站着一个一脸死白,丧眉搭眼的店小二,他拦了我一把,病怏怏的问我:“什么名儿啊?”

    “尘稷山路招摇。”

    与上次回魂铺外那个青面獠牙的看门鬼一样,他掏了个镜子出来,随即与里面一番对话,然后往前一站,把门挡住了:“不能进。”

    我一愣:“为何?”

    “你阴间钱不够。”

    我错愕:“不够?为什么?我今天让人给我烧了那么多!”

    “一个活人,一天只能给一只鬼烧一千钱,多余的不记账,全部充公。”他懒洋洋的答了我一句:“你今天只让一个人给你烧了吧,到账一百钱。我们店,记账一万钱以上的,才给进。”

    我觉得最近让我想吐血的事情太多了点,一时间竟觉喉咙有点干,连血都没了。

    我揉着眉心缓了缓。

    觉得自己算数好像有点不太好,且不论地府这个一人一天只能烧一千钱给一只鬼的规矩有多么的混账,就说这一千钱,人家到账有一千,为何我到账却是一百钱?我还待问,店小二便已经指了斜对面的一个店面道:“有疑问,自去找大阴地府钱铺。”

    我顺着他的手指,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狭小的店铺上,歪歪扭扭挂着六个大字“大阴地府钱铺”。

    你们这是在骗鬼呢?

    我飘到那钱铺门口,见狭小柜台里面坐了一只干瘦的小鬼,手指宛似枯竹,正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他得空抬头望了我一眼:“什么名儿,办什么业务?”

    “尘稷山路招摇……”我被这些鬼磨得没了脾气,“今天人给我两大车钱,我只到账一百。”

    小鬼往旁边竖着的一面大镜子里瞅了瞅:“路招摇是吧,唔,你生前有杀戮罪,妄言罪,欺诈罪……呃,罪名太多,不念了,每个罪名扣一成冥钱,本是扣完了没有的,可因你也有救赎德,善行德,给你加了几成,综合算来七七八八,人给你烧一千钱,你拿到手得有一成。”

    他说得快,我听得含糊,最后自己捋了捋,大概也懂了,也就是说,地府这个钱铺机构,是要根据不同的人生前做的不同的事来评判功德与罪恶。

    若是犯罪,有活人烧来钱,就罚扣。若是行善,有活人烧来钱,就加成。说来说去,其实也就一个意思,那就是——

    在地府要有钱,看的,其实是人品德行。

    看给你烧钱的人的多少,看你生前行善功德的多少。

    这我就懂了。为什么我当鬼之后穷困潦倒,至此尴尬地步。那是因为我路招摇生前啥都不缺,唯一缺的,就是人品德行。

    我觉得鬼的世界,真是对我等生前横行霸道祸乱世间的魔头,充满了歧视和恶意。

    领悟了这个道理,我兀自思索了一番,用我现在这个魂魄之体,杀了阎王,推翻地府统治的可能性,然后觉得……还是老老实实回去找人给我烧钱吧。

    我一边往回飘,一边懊恼,今天为什么拒绝了墨青给我烧钱,他给我烧的话,那我现在好歹也有两百钱了呀!蚊子虽小也是肉,不积少,哪可成多!

    直至找到还躺在树下的芷嫣身体,我又附上她的身,站起来拍拍屁股,心道:而今神行丸没得磕了,看来,待会儿还得去会会墨青,要个入藏书阁的许可。

    那么问题来了,今晚,我到底要怎么讨好勾引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