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十四章

2018-11-16 15:03:3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你别搭理他。”我道,“让他自个儿折腾,我还不信,就他恢复了那么点的身子,还能从戏月峰下顶着魔修杀上来不成。”

    “就是不能让他杀上来啊!”芷嫣红了眼眶,“他要是死了……怎么办。”

    我一脸冷漠的看着她:“那就是命啊。”

    芷嫣紧紧咬着嘴唇:“可我……不想让他死。”她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睛紧紧的盯住我,满满的委屈与可怜,“大魔王……”

    我拳头紧了紧,咬了咬牙……所以说,这些名门正派的,就是麻烦!

    “你听好,这是最后一次……”

    “大魔王,你真是好人!”她想扑过来抱我,我喝了一声:“站好。”她规矩的立了正。我往床榻上一坐,翘腿,抱手,问她,“把详细情况给我说说。”

    “我每天白天会去给他送灵丹,然后昨天我把所有的灵丹都给他了,告诉他,日后我不会来了,让他自己伤好了就逃出去,可他……还是想让我和他回去。昨天晚上,我以魂魄之体入地牢去看他,却见他……将所有灵丹都吃了……”

    “一天吃这么多灵丹,小心经脉逆行啊。”

    “我离开的时候,他一切尚且还好。我知道他,他一定是觉得我被魔道所惑,想尽快带我离开。”

    我捏着下巴想了想:“你干脆将计就计。吃了那么多灵丹,调息打坐也不是片刻便能好的。你先去找柳沧岭,帮他在牢里守着,不要其他看门的进去打扰到他,以免增加走火入魔的风险,待得柳沧岭调息罢了,你便让柳沧岭协助你演一出戏,让他挟持你,带你出谷。”

    “让他挟持我?”

    “对啊,要不然,你天天去看柳沧岭,回头他跑了,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万戮门里最干不得的便是吃里扒外和背叛。”

    芷嫣弱弱的说了句:“可你现在就在教我干这个事儿啊……”

    我这是为了谁!

    我斜了她一眼,她自觉闭嘴。

    我接着道:“你让他挟持你,你是门主徒弟,戏月峰地牢里的侍卫肯定不敢莽撞。必定会往上去报。趁着这段时间,你们一定要逃出万戮门,找个地方躲起来。咱们约个地方,到了晚上我来找你,上你的身,把柳沧岭打跑,赶他回鉴心门。如此,你便算救了他,我也摆脱这个麻烦了。”

    芷嫣听得连连点头,等我说完,她起身就往外面跑:“那我先走了。”

    看她跑出门,我也慢慢的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然后一闷头,往地里钻了下去。垂直往下,不肖片刻便落到了山下地牢。

    柳沧岭此时正在我对面的牢房里打坐调息,他面色不太好,应该是调得十分痛苦。

    没一会儿,我便听到有脚步声嗒嗒嗒的跑了进来,芷嫣一冲进牢门,看见了我,倒抽一口冷气,满脸惊愕,我在她开口之前便道:“昨天去买了神行丸吃了,这一个月的时间能飘得比人跑的还快一些。我一起和你在这儿守着,要出事情,我还能给你出主意。”

    芷嫣点头,安静的走了过来,在柳沧岭牢房前静静蹲下,看着眉头紧锁的他,满脸担忧。

    “你这般喜欢他,以后你当真能手起刀落,取他父亲的项上人头?”

    芷嫣垂头不说话。我也没再多言。

    这一等便等到了下午。地牢里看不见天日,可我隐隐感觉这时间都快到太阳落山了。

    柳沧岭的面色趋于缓和,终于是慢慢睁开了眼,而睁眼的一瞬就看见了芷嫣在自己的面前,这个一直表情很刚硬的正派青年,霎时眸色便软了下来:“芷嫣。”

    芷嫣却在这时收回了担忧,抹去了眸中情意,故作疏离道:“我是看在自幼一起长大的份上才来帮你的。”

    柳沧岭一愣:“帮我?”

    “我如今是万戮门中人,待会儿你可以假意挟持我,我们趁机逃出尘稷山。”

    柳沧岭面色一喜:“你愿意同我离开尘稷山?”

    “我只是……”

    “行了。”我在旁边打断芷嫣想要解释的话:“你跟他解释个什么劲儿,糊弄过去得了,赶紧让他出来。”

    芷嫣果然闭嘴,提气运功,一记剑气砍在牢门的锁上,然而牢门纹丝不动……

    芷嫣有点尴尬……

    我挑了挑眉梢,看来,我不在这世上,他们十大仙门没有压力,连徒弟都教不好了。

    柳沧岭见状,伸手要去拿自己身侧的佩剑,可他的佩剑早在那日他昏迷之时,被我拿去挡墨青的攻击了,已经便成一团废铁丢在那山谷里。柳沧岭也只得运了气,以指做剑,用剑气砍在牢门上,这次牢门应声而破。

    他倒是有几分真本事。

    然而,牢门之上有封印,砍开之后,外面的狱卒很快便察觉到了,连忙冲了进来。

    此时芷嫣已经配合柳沧岭站好,任由柳沧岭的手指掐住了她的脖子。

    “让开。”柳沧岭道。

    狱卒见了是芷嫣,一时面面相觑,有点犹豫。

    我在旁边有些着急:“你要烘托气氛啊!”我教芷嫣,“说自己好害怕,让他们赶紧让开,说这个家伙把你脖子掐得好疼!你演得真一点好不好!”

    芷嫣这才被我骂醒过来似的,连忙哼哼了出来:“我好怕啊,好疼啊……你们快让开啊,他要杀了我了……”她说着这话,柳沧岭却是一个愣神,微微把手拿开了些,竟是以为自己当真弄疼她了。

    我觉得这些仙门的弟子简直蠢得没救了……

    “把他的手盖一下啊盖一下!逼迫他用点力啊,你们俩怎么都不走心呢?”

    我一路跟着指导,总算是让他们从地牢里行到了地牢外。

    看守戏月峰地牢的守卫不多,围了一圈,我一扫,粗略数出十来个,我琢磨,如果光是这些人的话,凭柳沧岭刚才那两手,欺负他们还是不在话下的,只是不要再多来一些……

    “北山主正在附近,快去请他来。”

    我陡然听见一个守卫对另一个说出了这句话。当时心底一个咯噔,立马给芷嫣说:“那个,转身要去通风报信的那个,让柳沧岭立即给撂倒。这圈的,全部打晕。”

    芷嫣与柳沧岭也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到大还有过姻亲的小伙伴,也不知她是怎么和柳沧岭交流的,只见柳沧岭下一瞬间,指尖剑气一出,转身欲走的那守卫霎时扑倒在地,挣扎了好久也没再爬起来。

    其他人见状意欲围攻,这下芷嫣总算找到点感觉了,自己喊了出来:“啊啊,别别别。”

    守卫们也只好退下,趁此机会,柳沧岭周身运气,正是要动手之际,天边忽然一个雷霆炸响落了下来,青钢拐杖杵在地上:“咳咳。”北山主咳了两声,“老夫却是不知,而今尘稷山,竟还有尔等宵小作乱的余地。”

    北山主……我承认他现在说这话确实很长咱们万戮门的威风……但我现在也终于体会到了,站在万戮门的敌对面,且无力反抗的时候,内心是有多么的破碎。

    北山主出了名的讨厌修仙者,而今一个修仙者挟持了另一个修仙者,我看他这阴鸷的眼神,想着上一次我用芷嫣这身体,在无恶殿侧殿被他看到时,他那一声冷哼……

    嗯,他估计是打算把芷嫣和柳沧岭都在这里给一并弄死了,最后大不了和墨青说个误伤。

    墨青还真能为了芷嫣这个身体和北山主开撕不成?

    我一抬头,从戏月峰这山脚往远处一看,夕阳正斜,缓缓往山下沉去,跑是跑不了了,搏却能搏上一搏。

    “拖时间。”我道,“和北山主拖时间。”

    芷嫣一听面前这老头竟然是北山主,这下是不用装脸色也有点白了。见北山主上前一步,她立即道:“北山主救我啊。我是门主徒弟……”

    袁桀一笑:“小丫头,你既是门主徒弟,也是我万戮门的线人,帮我万戮门做事,我自是得救你的。”

    言罢,袁桀青钢拐杖往地上一拄,空气中的压力激增。我身为一只鬼,是感觉不到压力的,但旁边草木摧折,袁桀身旁那些守卫立即露出了痛苦之色,而迎在正面的芷嫣直接被被震出了一口血来。

    柳沧岭见状大惊,正要回护芷嫣,袁桀凭空一抓,芷嫣的身体立即被抓了过去。

    袁桀提住芷嫣的喉咙,将她往旁边一扔,芷嫣倒在地上,不停喘息。旁边守卫倒是更紧张的在询问:“姑娘没事吧姑娘还好吧?”是抓紧了一切时间在讨好她。

    袁桀却头也不回的冷冷一笑:“倒是辛苦你了,老夫这便将这逃窜的贼子,处理掉。”

    他话音一落,杀气向着柳沧岭而来。

    柳沧岭忧心芷嫣,可也知此时芷嫣不在他身边更好,当即全心应付袁桀,袁桀的青钢拐杖舞得一点也不像一个老人家,竟比五年前我见他最后一面时,还要精进了许多。

    老不死的,大概就是说的这样的人吧。

    两方实力差距巨大,柳沧岭没接两招便被打得飞了出去。他在空中一个旋身,让自己双脚稳妥的落在地上,他一抬头,目光中神色仍是毫不示弱。可嘴角已是有压制不住的血液流了出来。

    “哼,鉴心门人。”袁桀一声冷哼,“先门主与十大仙门剑冢一战,你们出了不少力啊。老夫今日,便要帮先门主,出一出这口恶气!”

    咦……老头子……

    你忽然这么说,竟搞得我心情有点……复杂……完全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难过啊。

    他青钢拐杖再是一舞,杀气扫出,柳沧岭径直被强大的杀气吹到了牢门旁石柱上,狠狠一撞,像个布偶一样掉了下来。

    袁桀正要上前之际,却被人拽住了衣袖,却是芷嫣,她嘴角的血都还没抹干净,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北山主。明明平时那么胆小的一个姑娘,此时却倔得像一根钉死了北山主的钉子:“别打了。”

    袁桀冷哼,一扶衣袖,甩开了她:“门主徒弟,竟在帮挟持者说话吗?”

    芷嫣又抓住了他的腿,满眼皆是泪:“不要打沧岭哥哥了。求求你!”

    柳沧岭闻言,咬着一嘴血抬头看她,目光极是动容。

    袁桀眉眼皆冷,踢开芷嫣,他这个动作惹怒了柳沧岭,柳沧岭一声厉喝,杀上前来,毫无意外的,未近袁桀的身,便被狠狠打开,这一次,柳沧岭倒在地上,呕了一地的血,挣扎着爬不起来了。

    再有一击,便能杀了他,

    忽然之间芷嫣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开拉着她的守卫,扑上前去,拦在柳沧岭身前:“别打了!”她跪在地上,张开脆弱的双臂,就像护着鸡仔的母鸡。

    可在杀戮者的眼里,她也不过是只母鸡罢了。

    袁桀脚步未停,手臂一抬,青钢拐杖迎头打下!身后的守卫都进的喊了出来。

    我眸光瞥见天边夕阳沉下,最后一丝余晖在山头上消失,我眸光一沉,身形一移,撞入芷嫣的身体。霎时之间,这具身体里的疼痛席卷我的灵魂。

    头顶之上袁桀青钢拐杖所带的压力也像要劈开这脑袋一样,让人耳朵一片嗡鸣。

    我咬紧牙关,压死胸中翻涌的腥气,急速调动这身体中的所有力量,使之聚之一处,我一声沉喝,周遭一片死寂,青钢拐杖在我头顶之上堪堪停住。

    我一抬头,颈椎发出“咔咔”的声响,眼眸杀气凝成刀,盯住北山主那双阴鸷的眼睛:

    “叫你别打了,听不见吗?”

    话音一落,力量炸裂,在我的力量与袁桀青钢拐杖的交接之处,磅礴的威力横扫四方,似一把圆形的巨刀,将周围的山石与牢门,砍了一个深深的凹陷进去。

    山石陷落,在周边砸下,空气一片尘埃,十来名守卫在一旁口瞪目呆,噤若寒蝉。

    芷嫣以魂魄之体在我身边嚎啕大哭。

    而北山主望着我,眼里神情,惊愕非常:“你……”

    正是僵持之际,身边倏尔传来一道冷喝:“住手。”

    袁桀往旁边一望,收回拐杖,向后一退,所有守卫立即趴在地上跪好了行礼:“门主。”

    我一转头,但见那一袭黑袍已经行到我的身前。

    方才那一击已经用光了这身体里所有的力气,我只能跪在地上,勉强撑着身体不要倒下。看着面前这人在我身前蹲下,他那身绣了暗纹的尊贵黑袍铺散在地,染了尘埃。

    而他却只是盯着我。

    那双透彻却藏满了秘密的眼睛里,映着我的身影。仿似是我眼花的错觉似的,我竟见他唇角有一瞬间的颤抖,他抬起手,指腹轻轻在我脸上游走,手指粗粝的触感,让我恍惚之间,仿似见到了在剑冢的那天,那个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的小丑八怪。

    我让他去外面引开那些仙门弟子,我打算用他的命来换自己的命。

    而他对我说:“我可以为你放下一切,只要你安好。”

    哼,扯呢。

    看我现在这样,除了我的安好,你一切都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