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十五章

2018-11-16 15:03:35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芷嫣这具身体太过疲惫,不由自主的往旁边一斜,我控制不住,墨青一伸手,揽住了我的胳膊,将我微微带进怀里。

    而在这一瞬间,芷嫣这具身体仿似有千钧重一般,我竟感觉到墨青的胸膛与手臂,有几分把控不住的微颤。

    我不懂他颤个什么劲儿,我只觉得有点不甘。

    我挡个老头子的拐杖,都跟从地狱走一遭一样。而他不过一句呵斥,便止住了所有风波。这么威风帅气的事……明明是以前都是由我来做的呀!

    “门主。”袁桀道,“属下正在惩处逃逸的修仙者,您这徒弟,不惜以身犯险想要救他呀。此举……”

    “那又如何。”墨青开了口,这四个字径直将袁桀一噎,谁都没曾想,墨青竟会说出这四个字来。

    包括我。

    我愣愣的抬头望向墨青,看见了他轮廓完美的光洁下颌,听他不容他人置喙的冷冷下令:“我自有定夺,你且回吧。”

    言语中,自有他的威严决断,与之前丑八怪,到底是不一样了。

    袁桀握着青钢拐杖的手一紧,手背青筋凸显,但很快又压了下去,只沉声答了个“是”,便身形一动,霎时消失在了原地。

    墨青眉眼一扫,看向旁边被吓傻了的守卫们:“去传南山主。”

    南山主顾晗光是万戮门的大医师,当年我花了好多功夫,用了许多法子,才将这个已经隐居世外被世人传成传说的“医神”给挖到万戮门来的。

    为的就是害怕在未来有一天我被打成重伤,或者中了剧毒,下面小的来不及给我找到神医,我就死了。于是未雨绸缪的先将神医备着。

    可世事难料,我该死的时候还是死了,备着神医白给墨青占便宜了。

    而现在墨青这是……要让顾晗光来给我治伤?

    我有点懵了,他为了这个芷嫣这个身体,几乎不讲道理的在北山主面前偏袒我,现在还要动用南山主来给我治伤?这和他之前那冷脸臭脾气爱搭不理的风格差别有点大呀……

    这一天没见,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吗?

    我心里回忆着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那是前天,在藏书阁里,我小施计谋调戏了他,然后他就……闷不吭声的走了。

    看他今天这个表现,莫不是……

    那天的勾引,其实已经在他内心深处已经落下了巨大的印记,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他回去沉思了一天,经过无数思想挣扎,无数心理活动,本打算放弃这个身为仙门弟子且形迹可疑的我,可万万没想到我今天受伤,却伤痛了他的心。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已经爱上了我,然后按捺不住心里澎湃的爱意,冲上前来,在北山主面前偏袒我,又传南山主来给我看伤。

    我觉得自己的推得很有道理。因为外面那些情情爱爱的话本子,不都是这么写的么。

    我抬头瞅了他一眼,见他也正垂头盯着我,黑眸如晦暗深渊,可因着他将我全然映在瞳孔之中,这身浅色衣裳,倒衬得似眸中有光芒。他唇角抿紧,声色微带沙哑的问我:“伤得如何?”好似自己忍了痛一般。

    我心道,虽说百来年前救了他一命,养了他一段时间,最后还死在了他手上,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来,我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啊。

    小丑八怪你竟然这么纯情,只是笑一笑摸一摸,居然就上钩了!我还准备了一系列勾引你的后手呢,现在你让我用给谁看?

    不过这也倒省得麻烦。

    “师父……”我弱弱的开口,唤了他一声,不再费力撑着身子,让自己完全倒进他怀里,他将我接住。我抬起手来,佯装要抓他衣服,将手抚在了他胸膛心口处,此刻,只需要运气,化指为利爪,穿透他的胸膛,便可将他的心脏,挖出来了。

    我寒了眼眸,运转体内气息……

    啊,他大爷……

    我竟然忘了芷嫣这个身体有多不经用。此时竟然一点内息也没有了。

    于是我只好当真将他衣服拽住,一抬头,对上了墨青的目光。他盯着我,就是这双眼睛,每次都会让我感觉自己被他看穿了一样,在我死之前如此,在现在也是如此。

    我莫名的觉得,他此刻已经知道了我是谁,也已经知道了我刚才想对他做什么。可他不动声色,像是即便我真要挖出他的心,他也会一声不吭的任由我去挖一样。

    可墨青这样的人,走到这个地步,凭什么会让我去挖出他的心,他又凭什么在知道我是路招摇后,还让我活着,威胁他的地位?

    难不成还能因为他喜欢路招摇?

    我暗笑这个想法太天真。

    魔道,即便墨青现在毁了鞭尸台,推了挂尸柱,可他永远推不倒在这条道里,人心对于权势的渴望。这条道里,谁都如此,没有哪一种爱,能凌驾于对权势的追求之上。

    所以他现在不杀这具身体,甚至爱上了这个身体,那是因为他认为这身体虽然奇怪,但不会对他的地位产生威胁,对他根本利益没有损害。

    我需得把握着这个度,在他爱着的这个阶段,找个机会,把他做掉。

    “师父……刚才我都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努力让芷嫣的身体挤出泪光,波光潋滟的看着墨青。恋爱中的人嘛,总是会心疼比较弱的那一方的。

    而墨青果然眸光微微一动。

    “不会。”这两个字说得那么沉,他答得过于郑重,让我有点没料到。

    “你若想见我,我便会在你身边。”

    恍惚间,我有点理解当初为什么我会死在这个小丑八怪的手上了。因为,他的言行举止,处处都让我无法理解。我这儿还觉得没勾引到他呢,他就已经爱上了。我那儿觉得还需要再诱惑一下加深感情呢,他就开始海誓山盟了。

    我刚放放下钩,鱼就自己蹦篓子里了。真是吓煞钓鱼人。

    我咳嗽了一声,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这时身侧一道风来,拯救了沉默的尴尬。

    是顾晗光来了。

    这几年来,他也没什么变化,还是一个一脸老成的小孩模样,已经是开春的天气了,他也依旧裹着厚厚的雪貂,唇色泛着苍白:“你找我?”他和墨青说话,即便我在墨青怀里,他也没有费神垂眸看我一眼,这说话的调调也与当年同我时差不多,不带半点恭敬的。

    不过因为他是顾晗光,这世上唯一一个可以和阎王抢人命的人,所以我默许了他有这个资本。

    “嗯。”墨青唤他,“给她看伤。”

    顾晗光闻言,这才瞅了我一眼。他是个小孩身体,这辈子都不会再变成大人了,站着的时候和墨青半跪着差不多高。他目光只在我身上扫了一圈:“些许皮外伤,内息耗损过度,不用治,吃点补气调息的药,调理些时日便好。”言罢,他问墨青,“背后那个反而伤得重些。”

    我闻言,这才想起,哦,对了,我是为了救那个柳沧岭才弄成现在这副德行的。

    我在墨青怀里蹭了蹭,从他肩膀上往身后望去,只见柳沧岭趴在地上,跟死了一样一动不动,而芷嫣跪在柳沧岭身边转头,哭兮兮的看着我:“你快别*了,沧岭哥哥都要死了。我才是要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就帮着治一下吧。

    我话还没说,墨青便径直将我打横抱起作势要走:“处死。”

    咦,什么?

    我又不懂了,墨青你这也是看心情看喜好在管理门派么?你不是施粥这种事儿都干了么,怎么现在又要处死人了呢?说好的务农呢?

    “师父……”我抓了抓他胸膛的衣服,“他是……呃……”

    芷嫣机智,见我想不起柳沧岭与她的关系了,便立即在一旁补充:“是与我一起长大的师兄,是我青梅竹马的哥哥……”她说着,像是触到了心里最酸软的地方,嘴角一颤,“是与我尚有姻亲的良人。”

    于是我就总结了一下:“是我极亲近的人。”

    墨青眉头一蹙:“你想救他?”

    “对啊。”我费了那么大把力气,可不是为了送一个死人出尘稷山的。

    墨青嘴角有些紧,看他神情,竟不太情愿救柳沧岭。

    小丑八怪,你现在不是很仁慈吗,为何该我希望你仁慈一下的时候,你偏偏就狠下心肠了呢?

    我倏尔转念一想,墨青现在喜欢我呢,他这表现,难道这是在……吃醋?

    为了救另外的男人把自己弄成这副狼狈的模样——这是让墨青,不高兴了。

    呵,你们这些占有狂。不就是希望我心里眼里全是你,看这个世界除了你以外全是丑八怪吗。我满足你就是了嘛,何必搞出人命。

    “师父。”我往他怀里蹭了蹭,“让他走吧,我不想在一颗心装满你的时候,还有要留个地方让对别人的负罪感占据。”

    芷嫣在一边哭一边指着我的鼻子骂:“你不要用我的嘴说那么恶心的话!”

    哼,小丫头,懂什么,人家的恋爱都是这么谈的。

    看吧,墨青这不就沉默了吗。还沉默得有点久呢!显然是对我的甜言蜜语没有抵抗力了。

    “治好以后,丢出尘稷山。”他冷声吩咐。

    顾晗光蹲在柳沧岭旁边开始把脉,准备施针,抽空说了句:“赶紧走。”还是老样子,连门主也敢赶。一点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成双成对。

    墨青也没耽搁,抱着我便回了无恶殿。

    我看了一下他带我回来的这寝殿,竟是我以前的寝殿。门主的寝殿现在想来是墨青在住,而他竟然把我带到了这里。

    嗯……果然是爱意来的波涛汹汹,让他迷失其中啊。

    “你先好好歇息。”

    他将我放到床榻上,走到一旁点了灯,便至外间拿了一盒丹药进来。看见那盒丹药,我眼睛亮了亮。

    九转回元丹,保命救人,提升功力,增加修为的利器啊!像芷嫣这种级别的修仙弟子,吃一颗打坐一宿,便可让伤势痊愈,修为大涨。

    “师父,这个……我可以吃吗?都是我的?”

    “嗯。都是你的。”

    我往盒子里晃了一眼,粗略一数,里面约莫有六颗九转回元丹,光吃这玩意儿,一个月内,我必定能让芷嫣变得比一般中级魔道弟子还要厉害,那可是人家修个二三十年也不一定能修到的程度。

    “九转丹虽好,短时间内却不可连续服用。”墨青说着,只从盒子里拿了一颗出来给我,“今日你内息耗损严重,吃药之后好好打坐调息。十日之后再来找我给你第二颗。”

    什么,你怎么那么抠。给人东西还分批次的?我知道九转丹不能天天吃,可也不用隔十天来一颗吧。这样拖得我一个月能办好的事,得拿五十天才能办妥。

    算了,他现在是门主,他说了算。

    我认命吃下一颗九转丹。

    丹药滑入食道,进入胃里,登时一股充盈的灵气便从身体内部慢慢流转到了四肢百骸。我闭了五识,沉浸在一片黑暗当中。以往练功我皆是如此,而这一次,我却像是诡异的有了第六感一样,一直觉得墨青那双眼睛,就在旁边盯着我,一整个晚上的时间,都不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