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十六章

2018-11-16 15:03:35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翌日,清晨。

    芷嫣回魂的时候,我已经妥妥的让她的身体把九转丹吸收完了。我先是往旁边一看,见屋里没人,心道昨晚感觉墨青一直盯着我果然是错觉,随即这才转过头来打量芷嫣。

    这具身体一洗往日疲惫,容光焕发,连头发都要黑亮了许多。

    我站在芷嫣身边,看她回魂后,因为感受到身体的异常,而微微睁大的眼睛,觉得自己竟然有一种给自家宠物洗了毛的成就感。

    芷嫣握了握手,又站起来蹦跶了两下:“好神奇。昨天明明被摔得那么惨竟然都不痛了。”

    “你小心说话。”我道,“这是在无恶殿呢。”

    芷嫣立即捂住了嘴。

    “咱们先回戏月峰,边走边说。”出了无恶殿,没人阻拦,我顶着太阳,用与芷嫣一般的速度飘着。虽然阳光让我难受,可速度也没慢上多少。我在路上问芷嫣,“柳沧岭治好了吧,丢出尘稷山了吗?”

    说到这个,芷嫣左右探了一眼,没在路上瞅见人,才小声与我道:“你们南山主好是厉害啊,扎了几根针,就将沧岭哥哥当场救活了过来。守卫们已经把他送出尘稷山了。”

    我翘了下巴道:“顾晗光要是连这点伤也治不好,留他在万戮门也没甚用了。”

    “那我这身体的伤,也是那南山主治的吗?”

    “吃了颗九转回元丹而已。”我顿了顿,“不过九转丹也是顾晗光炼的,算是他治的吧。”

    芷嫣又微微抽了口气:“九转丹?就是那个‘宁弃嫦娥升仙途,不舍九转回元丹’的神药?我居然吃了那个东西?”她摸摸自己肚子,“受个皮肉伤就吃那种东西,你们万戮门还真是奢侈……”自言自语的嘀咕完了,她转头看我,“你们南山主连九转丹也可以炼出来,那他为什么不治治他自己呢,听说……他以前也是个翩翩公子的呢……”

    芷嫣看我的眼神儿里,带了些许微妙的考究。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在想江湖上,关于顾晗光和我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传闻。

    我这南山主,姓顾名辰字晗光,人称为阎王愁,因为他医道修得能从阎王爷手里抢人。

    他年少成名之后,便常年隐居山野,不见踪影,后来再有他的消息传遍江湖,就是他被我招入万戮门之际,而那时,他却从一个美如玉的翩翩公子,变成了一个瘦弱苍白的小男孩。从此再没长大。

    江湖上从此众说纷纭,流言遍野。其中流传的最广的一个说法便是——“路招摇采阴补阳,用力过度,将顾晗光害了。”

    这些名门正派就知道放屁。

    我路招摇风里来浪里去,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放眼全天下,没有一个男人能比我更帅气。

    他顾晗光只有医术能入我眼,而那浑身孱弱阴柔的气质却绝不符我的口味。要论采阳补阴,那也是他顾晗光采我的阳才对。

    对此事充满着微妙好奇的芷嫣,我白了她一眼:“顾晗光是因一个女人变成这样,可却不是为了我。”

    芷嫣立即死死的盯着我,满眼满心的想了解江湖□□的模样:“他被谁采了?”

    “……”还名门正派呢,思想一点不纯洁,“没被谁采,他自愿为一人疗毒,将那毒引到了自己身上,变为幼童,常年忍受冰霜寒冻之苦,即便身在盛夏,也如坠冰窟。”

    芷嫣有点愣:“都说在你统治的时代,入万戮门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没想到,还有顾晗光这样为救他人而舍弃自己的……”

    “哼,天真。”我扫了她一眼,“入我万戮门之前,顾晗光也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主,他的温柔不过是因为那一人特别罢了。”

    “那到底是谁……”

    我摸着下巴:“说来你也应该知道,你们十大仙门里,唯一一个只有女弟子的门派……”

    “观雨楼?”芷嫣打断我,“她们不是……入门就不能动情了吗?”

    “对呀,可她们楼主控制不住嘛。”

    芷嫣更惊:“你说让南山主舍生来救的,竟是观雨楼主沈千锦?不可能啊,沈楼主冷面无私,从来没听她提过南山主的事啊。”

    我撇嘴:“她什么都记不得了,当然不提。”

    当年我千方百计诱顾晗光入我万戮门,他丝毫不为所动,后来也是机缘巧合,沈千锦一身情毒发作,走火入魔,昏睡不醒,要死不死的时候,顾晗光就只有抱着她来找我,求我帮忙与他一同帮沈千锦驱毒。而他付出的代价就是,一个健康的身体,和永远留在万戮门。

    他用救人的针扎掉了沈千锦的记忆,放她回观雨楼,而顾晗光自入门后,就再没离开过尘稷山。从此仙魔两道犹似天人两隔,永不相见。

    顾晗光也从此再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恩爱,见一对拆一对,恩爱得过分的,当场扎个半身不遂也不是没有过的事。

    这其中因果我没心思与芷嫣细说,便如此简单的提了几句,剩下的让她自己猜去。回了戏月峰,我打发芷嫣去山下找人给我烧纸。

    她自是求之不得,心里估计暗戳戳的还想去看柳沧岭一眼。只是离开之前忽然一本正经的与我说了一句:“以后,你教我修魔可好?”

    我一挑眉,只见她眉宇之间皆是严肃与认真,“我不想再像昨天那样,在想要保护什么的时候,却无能为力得一塌糊涂。”

    我抱起了手:“哦,又求我帮忙啊。”

    “我今天一定找一百号人给你烧钱!我一定竭尽全力满足你的纸钱!你等着!”言罢,她便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小丫头,倒是摸清了我的脾气。我笑着勾起了唇角,让我教徒弟,有点意思。还没人把自己送到我手上让我欺负过呢。

    晚上芷嫣回来的时候,却几乎是夹着尾巴回来的,因为她身边跟着墨青。

    她手在身前握得死紧,像囚犯一样走在后面。而墨青则在一旁走得风淡云轻。在我这小院门前站定了,芷嫣规规矩矩的鞠躬:“谢谢门主。”

    墨青只抬头看了眼天色:“以后无论在何处,傍晚之前必须回到尘稷山。”

    “谨遵门主教诲。”

    “嗯,先回吧。”

    芷嫣蹑手蹑脚的进了屋,我在外面盯了一眼,发现墨青走了,然后赶紧进来问她:“怎么的,为什么跟厉尘澜一起回来的呢?你有没有露馅?下次叫他师父呀,自然一点,可爱一点那种,来,先学个我看看。”

    芷嫣嘴角僵硬且抽搐的拉了个笑出来,然后直接拿身体往我身上撞,这一次,她自己从身体里跑了出去,而我接住了这具被她“抛弃”掉的身体。她化成魂魄的形状,缩在角落里发抖:“不行,果然还是不行,我不能和厉尘澜呆在一起,我走路都快同手同脚了。他不说话,光是那身气息就能压死我了。”

    哪有那么可怕……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不抖了,然后道:“我还在山下找人烧纸呢,厉尘澜忽然就出现了,让我回山。”

    我奇怪:“让你回山,为什么?”

    “不知道。许是怕晚上山下……危险?”

    约莫是吧,恋爱中的人嘛,特别是像墨青这种有点占有狂气质的,总是喜欢让女孩子晚上不要出门,一定要在某个时辰之内到家。

    虽说傻啦吧唧了一些,可也算是一种别样的关心。

    我正这般想着,忽觉屋内空气一沉,一袭暗纹黑袍的男子便陡然出现在了屋中。即便是我,也被这突然惊了一瞬,墨青……你怎么还没走?

    我回忆了一下我刚才用这个身体说的话,虽然只说了一句“让你回山,为什么?”可一个人在屋里自言自语确实有点奇怪,可能会引起墨青的怀疑,我正在琢磨圆谎的办法,墨青便开口了。

    “走吧。”

    去哪儿?

    我飞快的瞥了旁边在角落抱着膝盖的芷嫣一眼。

    芷嫣显然也是一脸蒙圈:“我不知道呀。刚回来路上,他就刚才在门口和我说那两句话,你都听到的呀。”

    于是我拉扯了一个笑容出来,问墨青:“去……哪儿呢?”

    他一听我说话,眸光仿似柔了一瞬,可声音依旧是习惯的淡漠:“无恶殿。”

    我又飞快的瞥了芷嫣一眼。这他娘到底什么情况,你赶快给我汇报啊!

    芷嫣有点慌:“我不知道呀!山下他就让我回山,回山他就说走了!现在回来就让你去无恶殿……为什么?”她反而问我。

    我忽然觉得要教这么一个徒弟,大概是件很累心的事。

    “怎么忽然要去无恶殿呢?”

    “你不是我徒弟吗?”

    墨青也反问我。我只有硬着头皮道:“对呀。”

    他黑眸里仿似含了几丝深藏的笑:“门主徒弟,岂有卧于戏月峰的道理。”

    你说的……是很有……道理。可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提出来啊!我不是一开始就强行灌输给你我是你徒弟的概念了吗!你就是喜欢上了这个身体,想和她住在一起时时刻刻能看得见摸得着占便宜是吧!

    别以为我看不懂你,你个小闷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