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十七章

2018-11-16 15:03:35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我与墨青去无恶殿的时候,没有吃神行丸飘不大动的芷嫣贴着门柱站着,一脸泪汪汪的盯着我:“招摇魔王,你一定要好好保住我的身体啊,我……我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呀……”

    说得跟谁不是一样,我斜了芷嫣一眼,她又立马补充:“你也不可乱性!要控制住自己!”

    这个名门正派的弟子,脑袋瓜子里一天都在想些什么,就知道采阳补阴那回事儿了吗?

    我不搭理她,随着墨青的脚步,离开了戏月峰。

    这一次墨青却没有用他的瞬影之术,只是带着我,像闲来饭后散步一样,一路从戏月峰走上去主峰的小道,走得夕阳沉下,晚霞没落,直至皓月当空。

    好长一段路,他不说话,只负手在前面走着。我亦是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我琢磨着,墨青这估计是在学那些小年轻谈情说爱呢,吃饱了没事儿就出来闲逛,说是能增进感情,虽然我觉得这种闲逛并没什么作用,不过因着我现在是要勾引他的,所以让他高兴高兴也好。而且……

    离开禁地孤坟以来,我也没有好好逛过尘稷山,现下这般走着,却也有几分回顾过往的感慨。

    登上尘稷山主峰前宽敞气派的阶梯,我抬头望了眼遥不可及的高处,在那里矗立着我万戮门最巍峨的建筑——无恶殿。

    许久未从这个角度仰望,我倏尔忆起第一次走到这里来的时候。

    我从我的故乡出发,到了尘稷山的后山,偶然打了那么名扬天下的一架,救下了墨青,然后带着他翻山越岭,走到前面顺安镇,歇了几晚,便被客栈的人知道了魔修的身份,于是被当时会仙法的客栈守卫赶了出来。

    我适时伤得重,没力气与他们纠葛,便领着墨青,又是一通跋涉,入了尘稷山。

    那时的尘稷山还是一座百里荒山,只有这主峰上尚存一座废庙,现在山前这宽阔气派的阶梯都是后来我建了万戮门之后,着人给我扩建修整的,而当时,这山上的道上,只有肩宽的石板,一截有路,一截无路,荒草杂生,青苔漫布,我便背着沉默寡言的墨青,一步一步,从山下,攀着那破阶梯,走到了破庙之上。

    总算是暂时找到了个歇息休憩之地。

    我与墨青在破庙里住下。庙里没吃的,墨青天天出去摘果子,而我吃不吃东西都能活,就是每天嘴里淡着没味儿不舒爽,便有时抢了墨青摘的果子吃。

    我不爱甜,专拿他摘的没熟透的果子,酸酸的,微带涩,我喜欢这个味道。于是墨青便会留意着路边的青果子,每天专门给我带两个回来解馋。

    细细思量,那时候我其实也并不觉得小丑八怪有多丑,因为我觉得他老老实实挨欺负,忠忠心心维护我的样子也挺可爱的。哪曾想……

    那些年,打发他去看门,看着看着,怎么就看歪了去呢……

    还得内心有多少不平衡,才能歪得将当初对他那么好的我直接杀了,我心中生起了不忿,随即哀哀叹了一声气,停住脚步不走了。

    墨青站在上两级阶梯上转过头看我,他背后是朗朗明月,亮得晃眼:“师父。”我有点委屈的,眼巴巴的望着他:“这一路太长,我都走累了。要不……你背我一截路吧。”

    要让门主背,这其实是一个略损他高冷威严的一个要求。

    不过谈情说爱嘛,就是要慢慢的提出去比之前更过分一点的要求,在相处的过程当中蚕食鲸吞的占领对方的领地。直至深入腹地,占山为王,最后将对方全盘天下,控与掌中。

    我现在就是想试试,墨青他喜欢这个身体,到底能纵容到什么程度。

    “过来。”他当真唤了我,没有一点犹豫的让我站在了比他高的阶梯上,趴上他的背,然后背起了我。接着一步一步,坦荡荡的继续往阶梯上爬。

    他这么坦荡爽快的模样,或许……在他心里,根本就没觉得这个动作有损威严呢。我琢磨,他是不是还觉得有点小窃喜,因为喜欢的人,对他撒娇了,所以即便我说累,他也宁愿满足我,背着我,也不愿一个瞬行,回到无恶殿。

    呵,小闷骚,看不出你还是个情种子。

    我抱着他的脖子,趴在他后背上,手掌轻轻的贴在他胸膛上,我找了找位置,这里是他的心脏所在。若我提起运功,化指为爪……

    我顿了顿,摸到墨青这身黑衣的衣料,然后借着月光审了审他衣领的料子,东海鲛纱,以鲛人鳞炼制而成的料子,没有个北山主的功底,是绝对撕不开这玩意儿的。若没有北山主的功底,那拿能抵半个万钧剑威力的利器,也是可以割破的。

    然而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点薄弱的内息能让手指长出锋利的指甲。

    我登时变得安分下来,看来,要杀墨青,我不仅要提高功力,接近于他,最好还要能在他脱光衣服的时候接近他,最好最好,还要有把利剑,以方便我行事。

    我趴在他后背上,脑袋倚在他肩头,拿食指在他胸膛上画圈圈:“师父。”我刻意放软了声调,在他耳边呢喃细语,“上次北山主欺负我啊,拿的是那青钢拐杖,听说那南山主手上金针,除了救人以外,也可杀人无形,他们都好厉害啊,可是我身上,都没有傍身的武器……”

    “四海之内,有你喜欢的武器吗?”

    我喜欢万钧剑,你把它给我啊!

    我忍住这话没说,因为一说,估计再深的感情也能给彻底拉破了:“之前我在仙门,听说海外仙岛*之上有一宝剑,本是立于山巅的一块钢铁之石,受天雷风霜打磨,日复一日,竟成了一把天剑,它……”

    墨青仿似微微笑了一下:“*天一剑,倒是好品味。”听这语调,竟是真的很宠溺的在夸我似的。

    我被这语调弄得心莫名停顿一瞬,毕竟……在我记忆里,真是甚少听到有人这样与我说话。我清咳一声,找回自己勾引人的调调,继续在墨青胸膛前画圈圈:“那师父……”

    “明日忙,隔日帮你取。”

    仙岛可是甚远呀,还有各种天成法阵,守宝神兽,瞬影之术在那些地方施展有限,是以之前活着的时候,我虽对这剑心心念念了一阵,可也因着事务繁忙,而懒于去取,墨青这一答应,倒让我省事儿的完成了一个愿望。

    我心头高兴,连带着他杀了我这件事也没那么计较了,我抱着他献殷情:“师父,你背我累不累呀,你会不会嫌我麻烦呀,要不要歇会儿?”

    墨青反问我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月亮好看吗?”

    “啊?”我抬头望了一眼,皓月当空,万里无云也无星星,“好看呀。”

    “喜欢吗?”

    “喜欢呀。”

    我手臂在前面抱着墨青,手掌贴在他胸膛,只觉得他胸膛微微轻震了一下,仿似在笑:“喜欢就好。”

    这一瞬间,在前后无人,宽阔气派,寂静无声的长阶之上,不知为何,我竟倏尔觉得心头一跳,有一种传说当中,被……撩到的……复杂的,心跳感。

    我想,一定是芷嫣这个身体,太经不起别人说情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