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2018-11-16 15:03:2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司马容不打算篡位,我如今这个身份也没办法去撺掇他,万一搞个不好,没将司马容挑唆成功,倒让自己的身份在墨青面前暴露了,那可真真不划算。

    我便与他简单说了几句关于剑鞘的事儿,就坐在一旁玩木头,而墨青却在司马容一同入了制作坊,只交代了我一句:“我有事与西山主商议,你且在外面等候。”

    我扬起了大大的微笑,懂事且温柔:“好的师父。”

    坊门关上。

    我心里是一万个好奇。

    之前在尘稷山,墨青藏书阁也让我去了,如何处置北山主也让我听到了,我还以为墨青现在不会有什么事想避着我呢。原来在这儿却还是有的。

    想到司马容待墨青的那般温和态度,还有那一声声亲切的“尘澜”……再连着司马容离开尘稷山,墨青稳稳坐上门主之位这些事一琢磨,我不由生出了一些……遐想?

    当初墨青杀了我,门主之位理当是他的,可他能将这位置坐得稳妥,必定少不了有人辅佐。

    北山主袁桀至今对墨青也有不满,他不会帮墨青。南山主顾晗光又是个冷漠性子,不爱搭理其他事的。东山主是个疯丫头,一年见不了她几面,我从禁地出来这么多天,就是没在尘稷山见过她的影子。估摸着是在我死后,嗷嗷哭了几场就跑不见了。

    唯一会帮助墨青,且成为强大助力的,就是司马容。

    可他明明才是最可能继承门主之位的人,他竟心甘情愿的辅佐墨青……

    我越想越好奇。正在这时,屋内倏尔传来“嘭”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似的。

    哎呀,他们是不是不小心碰到什么了,在里面到底有什么动作啊!我掐了个千里眼的诀,往里面望,可只望到黑漆漆的一团,一定是墨青用法力遮住了我的视线。

    看不到,我心觉无趣,只得在一旁寻了个椅子坐下,这刚一坐下,我便有了听墙角的法子了。

    我脱掉芷嫣的身体,飘了出来,今天没有修菩萨道的琴千弦在,一般的结界我也是妥妥的能穿过去的。可我这儿刚要往那边飘,耳边忽然就是一声呵斥:“站住!”

    我一愣,往旁边一瞅,却见房间周围与方才都没有两样,木头人都在干着自己的事情,唯有……高高的房梁上,长长的头发慢慢掉了下来,一个白衣女鬼从房梁上倒吊着,落了下来。

    庆幸,之前去了那么多次鬼市,什么稀奇古怪的鬼都见过了,这今日要是换了芷嫣在此,怕是真要吓得一命呜呼了。

    白衣女鬼站在了我的面前,拦住我:“你是什么鬼?”

    我抱着手,微微眯了眼睛,司马容这房子看起来不错,可竟却是个阴宅啊。他莫不是搬到这儿来之后,被这女鬼害断腿了的吧?我上下打量了女鬼一眼,圆脸杏眼,除了面色太过苍白以外看起来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也不是厉鬼嘛,害不了人。

    见我不答她话,也不怕她,小圆脸皱了眉头,她围着我绕了一圈,然后指着芷嫣道:“你抢了人家身体?”

    “没啊。”我坦然道,“人主动给我的。”

    小圆脸愣了一瞬,随即又是一皱眉,斥道:“胡说!人怎么会主动把身体给你?你到底是什么鬼?来这里作甚?”

    我歪着脑袋看她,一笑:“与卿何关?”言罢,我不再理她,径直穿过她的身子便要去听墙角。但我没想到,在我即将穿过那坊门的时候,小圆脸忽然又猛地蹿到我身前来,速度快得让我惊异。

    “你想伤害阿容?”她一声厉喝,我被喝得有点愣神,听她对司马容的称呼,她生前难道与我西山主很熟悉?既是熟人,那我便报上身份也无妨。

    “我……”

    “谁也不能伤害他!”

    小圆脸打断我的话,周身登时爆出了一股力量,愣生生的将我推到芷嫣身体旁。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刚才……

    这小圆脸,竟然震开了身为鬼魂的我?

    我转头看她,只见她周身有忽黑忽白的气息在闪烁,她盯着我,而眼神却又像是盯着别的地方:“谁也别想伤害他。”她是自言自语的说着,“我会保护他的。”

    她这一身气息,竟像是马上要变成厉鬼了似的。

    分明方才还好好的……她以为我要去里面害司马容?这触及到了她的底线,所以惹她发怒了?如此在乎司马容?可我并不记得司马容身边有这样一个女子呀。我蹙眉,问她:“你和司马容什么关系?”

    “司马容?”她一脸戾气褪去,有几分茫然的盯着我,“司马容是谁……”

    我有点搞不懂了:“你不是要保护阿容吗?你不知道他的名字?”

    她呆立在原地,眼神发怔,嘴里一直不停的默念着司马容的名字:“我不知道。”她呢喃着,“我不知道,我忘了……他是谁,和我什么关系……我忘了……”看这模样,竟是有几分疯癫。

    我觉得我又涨见识了,原来……鬼竟也是会发疯的……

    见她如此,我便没有再问,以免又触及到她什么隐晦的情绪,导致她像方才那样向着厉鬼的道路奔去。

    而便在此时,坊门“吱呀”一声打开,墨青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是推着轮椅的司马容。墨青目光往芷嫣身体上一瞥,司马容也看了过去:“睡着了吗?”

    听他说话,小圆脸转头往那方一瞅,目光径直落在司马容脸上。她脸色一变:“阿容,司马容……我不会忘的,我会保护你……”她说着,眸光一转,直愣愣的盯着我,“我不允许你伤害他!我不会再让谁在我面前伤害他!”

    她一身戾气大涨,我一惊,只觉得奇冤无比:“谁说了我要伤害他!”

    此时,她显然再听不进别人的言语,愣头向我冲了过来。

    我侧身欲躲,可这魂魄之体,饶是吃过神行丸,也没有这终生束缚于此地的厉鬼来得快,我只觉一股凶戾之气穿胸而过,胸膛竟如活着的时候一般有着撕裂的痛感。

    如此真切且久违的疼痛让我失神好一阵。可一转头,这个怒红了眼,俨然一副厉鬼状的小圆脸竟还要往我身上冲来一次。

    这是个乱拳打死老师傅的主,天知道会不会被她撞得魂飞魄散!我往后一退,径直往芷嫣的身体里倒去,眨眼之间,四肢传来沉重的感觉。

    我猛地的抽了一口冷气,惊醒一般睁开眼,耳边墨青与司马容的谈话戛然而止,两人皆转过头来看我。而那小圆脸的厉鬼已经看不见了。

    看来,她这厉鬼也还没有厉害到能干扰活人生活的地步。

    我揉了揉胸膛,还在琢磨着小圆脸到底怎么回事,黑影便已到我身前蹲了下来。

    墨青仰头望着我,一双黑瞳里满满的都是我的身影:“怎么了?”

    他好像一点也没觉得万戮门主这样蹲在一个人面前,仰望着那人,是件损威严的事情,他只关切着我脸上每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而忘了像平时那样藏匿自己的情绪。

    我看见了他眼眸里的担忧,还有不知为何而起的……惧怕?

    怕什么?我又不会死。

    我压住了情绪:“刚你们进去说话,我就不小心睡着了。”我眯眼笑了笑,“做了个小小的恶梦,还好师父你推门出来了。”

    他并没有任我将这话敷衍过去,而是继续追问:“什么恶梦?”

    “梦见恶鬼索命啦,从这个房梁上落下来,然后要杀了我呢。”我抓着墨青的手,“师父,我好怕呢,你以后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走啦。”

    墨青眸光一沉:“我没有丢下你。”他正说着,身后的司马容倏的笑了出来.

    好像我的撒娇让他觉得无比好笑一样,好一会儿都没有停下来。我记得上次见我的西山主笑成这样,还是袁桀那老头子和仙门的人打架闪了腰,要顾晗光去给他推拿,顾晗光下手重,北山主嚷得和平常山下的老头没什么两样。

    司马容就在旁边看笑话,笑不住。

    现在我不就给墨青撒个娇吗……

    你难道见不得人撒娇吗?

    终于,在墨青斜了他一眼后,他堪堪停住了笑:“芷嫣姑娘。”他唤了我一句,“梦境而已不用当真。你先随我来,去挑挑你喜欢哪种木头吧。”

    木头人推着司马容去了后院,我也跟着走了过去,这次墨青没跟来,司马容抬头望了我一眼,眸光幽深:“芷嫣姑娘,我还从没见过他这般宠着谁呢。”

    “哦,可能因为我比较可爱吧。”

    我应付了一句,在转角处回头瞥了一眼,果见墨青在屋子里四处打量,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样。

    他方才察觉到了那小圆脸的戾气?这小丑八怪现在果然厉害了,来自另一边世界的气息,都能这么敏锐……

    我心里正在琢磨,却又听见了司马容的笑声,他掩着唇笑,还笑得咳了好几声,才堪堪止住。

    我不理解极了的盯着他,我的西山主,在这房子里住着难道也疯了吗?怎么变得这么爱笑了?

    似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司马容抬头瞅了我一眼,嘴角又是一个笑声溢了出来。哦,敢情原来是芷嫣长得很好笑吗?司马容摆了摆手,终是不再看我,目光望向了远方:“姑娘见笑了,只是不知为何,看见姑娘,却像是见到了故人。心中怀念至极啊。”

    故人?谁?我路招摇吗?

    你开玩笑吧?你以前要敢在我面前这般笑话我,我保证能打断你所有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