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三十六章

2018-11-16 15:03:2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芷嫣的爹姓琴名瑜,虽是琴千弦的弟弟,可却没有修菩萨道,继承了祖上的基业,经营着一个半大不小的仙门,可又因着琴千弦的这层关系,那些虚伪的名门正道,也将他奉得甚高,虽不算十大仙门之一,可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世家大门。

    多年之前,我剑指仙门,杀至锦州城,琴千弦在后面烧我后院,我因此撤兵。是以琴千弦算是鉴心门的一大恩人。千尘阁与鉴心门自那时起便私交甚好。连带着与琴瑜也一同交好,两派子弟互相交流学习,共谈人生岁月,最后甚至还结上了姻亲关系。

    ——这都是芷嫣告诉我的。

    听起来是一副好生安乐的世家画卷,可配着如今这情景一同观看,就显得尤其可笑了。

    芷嫣显然是来过很多次鉴心门的,对其中构造清清楚楚,她一边说着一边走,眉宇间全是过去安乐时候带来的刺痛。

    我分心听着,偶尔应个一两句,行径的方向却无比坚定。

    到最后,快入一个房间之际,芷嫣才陡然停下来,转头问我:“你怎么知道柳巍的房间在这儿。”

    “我不知道。”我抬头望着这屋里散发出来的冲天怨气,我只知道芷嫣她爹最有可能在这儿。

    可我还没来得及多与她说话解释,我忽闻屋中陡然传来一声愤怒的嘶吼,其声冲天,振聋发聩,歇斯底里,令人闻之发憷:“何人扰我!”黑色的怨气如火山喷发似的汹涌而出,已经遮挡了周围的一切景色。

    芷嫣像是感觉到了寒冷似的,倏尔打了个寒战,这是她第一次在这魂魄之体的时候有了对外界温度的感知。

    我微微沉了脸色,果然诚如子游所说,这厉鬼厉害到已经可以影响活人的世界了。

    忽然之间,黑色怨气猛地从屋里冲了出来,我眉头霎时紧皱。芷嫣见我如此表情,一时也有些紧张:“怎么了?”

    我手脚利落的一把将她抓了过来,当盾牌似的挡在身前,我躲在芷嫣背后,只小心的伸了个脑袋出去,正色喊道:“琴瑜。”

    芷嫣挣了一下,动了薄怒:“你怎能直呼我爹的名字!”

    哼,讲究什么,论辈分,我叫他儿子,叫你孙子你们都得应着。

    我懒得搭理她,只对那团黑气道:“这是你女儿芷嫣。你先别冲动,冷静着看看。”

    面前翻涌的黑气微微一顿,仿似稍微平静下来了一下似的。渐渐的,那团浓黑的黑气慢慢散去,一个批头散发的中年男子在里面露出了面目,眉宇间的轮廓气质与芷嫣七分相似,在他们脸上就写着血缘二字。

    他望着芷嫣,没有眼白的眼睛渐渐褪去了乌黑,声音不似方才那般凄厉,而是有几分沙哑困惑:“芷嫣……”

    芷嫣没听到,但她却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大……大魔王,我爹现在这里?”

    见这琴瑜情绪稳定,我伸出了手,指着芷嫣的脸道:“没错,这就是你女儿芷嫣,她现在历经千辛万苦来找你了,想询问你一些事,你冷静着,好好的回答,不要辜负她的辛苦。”

    “芷嫣……”琴瑜晃晃悠悠的往这边飘,而芷嫣只在我前面一遍又一遍的问着:“我爹在吗?他在对不对?为什么我看不到他?”

    嗯,不愧是父女俩,这忽视人说话的本事真是一样一样的。

    我静了静,先搭理了芷嫣:“你又没死,之前除了我不是也看不到别的鬼吗。”我指着琴瑜对芷嫣道,“你有什么话就说,他能听到。”

    芷嫣默了一瞬,一时间竟不知道能说什么似的,我于是贴心的帮她问了:“琴瑜,你女儿想问你,柳巍为什么要杀你?”

    琴瑜飘到芷嫣身前:“吾儿,为何会变作如此?是何人,何人害了你……”他神色一厉,“是那柳巍?”说着他周身便又起了黑气。

    我连忙斥住他:“别激动,你女儿只是自己离魂来找你而已,想问清事实真相,并没有被谁害,她而今还活得好好的。”

    琴瑜的目光终于落在我脸上:“你是谁?”

    咦,居然认不得我这张脸了么,看来是已经将别的事都忘了:“我是你女儿新结拜的大姐姐,来帮她的。”我睁着眼睛说瞎话,芷嫣却也没心思来戳穿我,“你且说说,柳巍他为何杀你?他到底想做什么,摸清他们的目的,我们才好帮你报仇。”

    “报仇……”琴瑜一怔,“我不要你们报仇,你们走,柳巍害了我,还欲加害吾女,你们赶紧走!”

    我瞥了芷嫣一眼:“为何还要害芷嫣?”

    “血……我琴家的血,能帮他复活人。我的血不够,他便还要芷嫣的。”琴瑜提到此事,情绪激动,一边痛哭,一边愤怒,“鉴心门对我琴家却是打的如此算盘,亏我生前将他们是为至交,柳巍!柳巍!柳巍不死!我不甘心!”

    怨气冲天而起,我只沉了脸色,静静的盯着他:“他要复活谁?”

    “金仙,洛明轩。”

    这几个字一出,虽是一如我所料,可我还是如被人打了一拳一样,闷痛之后,是滔天之怒,压在心口,按捺不发。我嘴角一勾,冷冷一笑:“鉴心门的胆子,果然够大。”

    芷嫣在旁边问我:“我爹说什么?谁要害我?他们复活谁?”

    我只盯着琴瑜:“他们把洛明轩的身体藏在哪儿?”

    “便是此屋地下三丈。”柳巍亦是咬牙切齿,“洛明轩在那儿,有至圣结界,我进不去。”

    洛明轩活着的时候修了个金仙之体,是这天底下千万年来的第一人,于是他现在半死不活了,这金仙之身仍在,对妖魔鬼怪,却还是有威慑力么……

    我往柳巍屋里飘。芷嫣欲在我身后唤住我:“大魔王你要做什么?

    我一转头,盯着她:“我要,帮你报仇啊。”言罢,我一头钻入地下。

    鉴心门在地下宛似建了个地宫,弯弯绕绕,机关众多,可这些对于鬼魂之体的我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一直落到地下三丈深处,终是寻到一处散着金光的石室,尚未靠近,我便觉得我这魂魄犹似被阳光炙烤了似的,浑身无力,越靠越近,甚至胸口还隐隐有刺痛感。

    待直接穿过一个石门,登时进入了一冰室之中,内里金光更甚,我强压疼痛,目光一扫,在室内见一寒冰床,而上面躺着的那白衣男子,正是我的仇人。

    洛明轩。

    我飘到他身边,压着身体里几乎被撕裂的疼痛看着他,心道,对,他就是这个样子的,好一张道貌岸然的脸。

    我目光一转,看见他所躺的冰床上微微凹陷,像是从冰床下面涌出来血液一样,将他身体浸泡在了鲜血里。一袭白衣被浸染鲜红,带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的纯洁至圣,真好,真适合他。

    我伸出手,欲放在他的颈项之上,欲将五指化为利爪,欲要刺穿他的皮肉,然后把他脑袋给拧下来,让这个世上,再无人可修补他的身体,再无人能动让他复活的心思。

    可我的指尖尚未触碰到他,便听“嗤”的一声,犹似肉落在锅里的声音。

    我看了看我的指尖,颜色几乎淡得快没有了,钻心剧痛传来,令我沉了眉目。

    我这鬼魂之体,碰不了他。

    身后石门微微一开,有人说话的声音传了进来:“琴芷嫣抓不到?”这却是一个女声。她旁边有个浑厚的男声答道,“厉尘澜将她放到了无恶殿,擒不来。”

    我转头一看,见了这两个人,登时了悟。

    是柳巍和柳巍的姑姑——柳苏若。

    说来,这却也是好久不见的一个“故人”。

    在这儿躺着的金仙洛明轩乃是与柳苏若有一指婚书却尚未成亲的丈夫,因为在他们成亲的那一天,我就把洛明轩给“杀”了。可又因着洛明轩修了金仙,其实是个不死之身,于是就一直这般昏睡着,不省人事,让柳苏若一直守活寡到现在。

    我虽没有如何针对这个女人,可想来,这个女人,心里必定是恨极了我。

    柳苏若走到洛明轩身边,看了看这洛明轩一身血水,她眸色沉凝:“琴千弦呢?他修菩萨道,身体里的血更为纯正,将他杀罢,放血滋养,于明轩而言,当是最好。”

    “琴千弦修菩萨道,于十大仙门之中名声望极,而今世人更是无人知晓他修为如何,要设计他,怕是不易。”

    我瞅了一眼语调平淡答话的柳巍,只见他双目失神,神情空洞,就似一只提线木偶。我约莫猜到这大概是中了他姑姑柳苏若的惑心术了。

    搞半天,琴瑜的死,芷嫣的外逃,洛明轩的复活,都是这寡妇,主力策划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