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三十八章

2018-11-16 15:03:2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想起过往旧事,我一阵心潮涌动,这其间事情太多,我无法与芷嫣细细言语,便只上了客栈,与她道:

    “我现在要去救人,不知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你好好在屋里躲好,我会尽全力保住你的身体。”入了房间,芷嫣的身体还在床上安静的躺着,我站在床边,转身盯住她的眼睛道,“我保证,明日早上,你回魂之际,还你一片安宁。”

    芷嫣眸光一动,在我即将撞入她身体之前,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她知道时间紧,于是没有废话,直言道:“从入魔道那天,我这条命如何我都认了,你帮我报仇,不用保护我的身体,你好好保护你自己!就……就算这具身体没了!我也当你徒弟!”

    她的眼光过于认真,看得我心下有几分波动,不是没有人将性命托付给我,只是其他人,远不如这个姑娘的眼神来得这般单纯……

    不,或许还是有的。

    在当年初到尘稷山,救下墨青时,面对十大仙门的围追堵截,多少次身陷险境,那个还小的孩子便也这般的盯着我。

    不怕苦,不怕痛,不怕死,唯一怕的,便是我放开他的手。

    可也就是当年,我一心念着洛明轩,并未曾对墨青多加注意,我救下他,确认了他的安全,陪他等到十大仙门被其他事引去注意力后,我便将他丢在了尘稷山。

    难道便是那时?当我为了去寻找洛明轩,嫌带着他麻烦,将他丢在尘稷山的时候,他就对我心生了怨恨了吗?

    我甩了甩头,只道现在并不是琢磨墨青的时候。我一抬手,揉了一下芷嫣的头:“别给我整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我不会有事,也不会让你的身体出事,要不然你以为我带隔壁屋那个来干嘛?拼命是他的事。”

    我如此说着,不再听直言言语,一头撞进了她的身体。

    一边往门外走,我却一边在琢磨,墨青而今有伤在身,上次去灵停山大闹一场,怕是身上的伤又有复发,而现在这又是在锦州城里,仙门腹地,鉴心门门口,到人家地盘上来闹事,本就是深入虎穴之举。这晚上锦州城又有禁术,万一事情不妙,也无法瞬行离开。

    如此想着,我走到墨青门口,却又停住了脚步。

    我当真要让他……去为我的复仇而送死?

    可为什么不呢?

    明明我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杀了墨青啊,让他与鉴心门同归于尽,让洛明轩无法苏醒,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我不费吹灰之力便一举铲除两个敌人……

    我为什么要犹豫?

    鉴心门里,此时柳苏若与柳巍正在害沈千锦,琴瑜身为厉鬼也一定在拼命阻止,而我却在墨青的门前,失了自己应有的果断。

    而就在我犹豫不决之际,忽然“吱呀”一声,房门从里被人拉开。

    黑色的衣袍出现在门里,我仰头望着他那张无双的脸,霎时的无措,便似昨日我吻上墨青唇畔时那般,让我怔愣当场。

    我愣愣的盯着他,任由我与他就这般站在房屋门口,静静对视。

    墨青道:“鉴心门内有异常。”

    他清冷的嗓音唤回了我些许神智,而我所有的理智都在向我叫嚣着,抓紧时间,抓紧时间,勾引他,让他去救沈千锦,让他去杀柳苏若与柳巍!

    我目光落在他胸膛之上,似能看透他的衣衫,穿过他的皮肉,望见他伤痕累累的后背。

    “啊……哦,对。师父你怎么知道?”

    “近来于鬼神之事有些许研究。”

    他如此一说,我目光倏尔一转,看进他漆黑的眼瞳里,与鬼神之事有些许研究……在鉴心门外,隔着这么远能察觉到鉴心门里厉鬼作祟的气息,那难不成……昨天夜里,我触碰他嘴唇之时,他的睁眼……

    是因为唇上有所感觉?

    是什么感觉,会有微凉的凉意吗?

    我被自己的想法撩得内心莫名一燥,我强自冷静下来,为压住自己的羞恼,咳了一声,言道:“师父,我刚做了个梦了。”

    “什么梦?”

    我道:“我父亲来与我托梦,说确实是鉴心门的柳巍杀了他,因为他们想用他的血,复活一人。”

    墨青眉目微微一凝,径直道出了三个字:“洛明轩?”

    我一愣:“师父……怎么知道?”

    墨青面色倏尔沉了下来,眸中森森刺骨的寒意与杀气令我也觉有些许可怕。怎么这情况看起来……却是墨青也与洛明轩有仇?

    “他们休想。”

    墨青这四字说得重,我心道,洛明轩是金仙之体,他活着的时候对魔修多有打压,所以才让魔道势弱。而自洛明轩“死”后,十大仙门虽在,却群龙无首,我统领万戮门崛起于万魔之中,一时魔道势强,直至现在,墨青统管万戮门这些年,将魔道魔修更是规整。俨然一副要临登大统,再续千年之前,魔王临世之威。

    这个时候,他不希望洛明轩苏醒,不想给自己增加一个劲敌,也是正常。

    “你留在此地。”

    墨青如此告知了我一句,一转身,衣袖一拂,客栈楼上的窗户大开,夜风刮了进来,知他要走,我连忙跟上前去:“师父!观雨楼的沈千锦也在其中,需得救她!”

    “好。”

    一声坚定的回答,没有丝毫疑虑,更没有停下来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为什么要救她,他就这样因为我的一句话而只身踏入虎穴。

    我站在窗户边上,望着墨青一袭黑袍消失在黑夜之中,沉默片刻,最终还是没有依他的话留在此处。

    我告诉自己,我是不喜欢将自己所有的希望都托付在别人身上的感觉,哪怕墨青这个小子,如今已经令人心安到觉得危险。

    我翻过窗户,跃入黑夜之中,在被封闭瞬行术的情况下,只得御风前行,而在即将踏入鉴心门之前,忽见一道魔气横扫开来,紧接着一道金光在黑色魔气当中炸裂开来,两股力道剧烈的对抗发出轰隆之声,犹如平地惊雷,径直撕破了锦州城肃穆安静的黑夜。

    我知道,是墨青与鉴心门中人打起来了。

    看这激烈程度,不是柳苏若,也就是柳巍了。

    而与此同时,锦州城天空之上金光大作,将整座城都笼罩在了金光之中,是锦州城的御魔阵感受到墨青的魔气之后,第一时间启动了。

    我飘在空中,回首一望,但见偌大的锦州城,方才还安静一片,此刻家家户户皆都亮起了烛光。

    这就是敌营,身处其中,便犹似感觉空气都在与你作对,没有任何一个伙伴陪伴左右,所有气息,都令人感到孤独而且充满敌意。

    我将墨青,拉入了这般境地,让他与人作战。

    直至此刻,我终于承认了方才占据内心一角的一个想法——

    我没办法,在这种境况里放任墨青孤身作战,我没办法,抛下属于我的同伴。

    我在这里,将他下意识的归类到了自己人这个分类里。

    我一头扎进鉴心门中。

    主堂东边厢房之外,墨青与柳巍正在激战,柳巍讨不了好,只不过占着处在鉴心门中,有法阵相互,还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仙剑,这些剑隐与鉴心门的每一处园景之中,柳巍操纵着剑,时而触动阵法,时而借仙剑之威与墨青携带的压力所抗衡。

    我给自己的身体丢了个护体结界,躲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发现了柳巍的套路,他根本就没有与墨青决战的心思,他就是在拖延时间,他在将墨青往离东厢房越来越远的地方引!

    方才墨青走得急,我还没有与他交代清楚其间因果,他只知道我让他救沈千锦,可他却也并不知道沈千锦到底在哪里,也不知道鉴心门这些人到底要让沈千锦做什么。

    我找了个机会,趁着墨青将柳巍压制之际,蹿入了东厢房中,

    一脚踹开房门,屋中沈千锦捂住血流不止的颈项,面色苍白且虚弱的站在屋子角落,柳苏若正持剑站在她的面前,眼见着便是要一刀扎下,了结沈千锦性命之际,我随手抄了旁边摆着的一个云竹盆栽,斜里一扔,盆栽自空中绕了个圈,“咚”的一声砸在柳苏若的手背之上,将她长剑砸得一歪,刺进了沈千锦耳边的墙壁之中。

    剑尖没入墙壁里,三寸有余,可见她用了多大的力道。

    我踢门动静太大,这一手盆栽又扔得急妙,柳苏若一转头,狠狠的瞪向我:“又是何人敢坏我大事!”

    这个“又”字可谓是用得巧妙,这里便只有她们两个女人,沈千锦这个受害者谈不上是坏她事的人,我是“又来坏事”的人,那先前坏她事的,可能也就不是人了。

    我冲着柳苏若冷冷一笑:“老妖婆,你害了我爹,还不许我爹来找你算账吗?”

    我顶着芷嫣的身体,喊她一声老喊得理所当然,说这话也说得理直气壮。柳苏若闻言,果真神情一怔,可她到底不愧是老妖婆,冷冷一哼:“竟然是琴瑜的女儿。我还正愁没法找到你呢,你却自己送上门来,这下便好,我也不需要这替代品了……”

    她将墙壁上长剑拔出,而便在这时,瘫软在墙角的沈千锦倏尔一个术法打开她的手,身形一动,飞快的落到我身前来,她伸手拦住我,将我护在身后,面色苍白,声音沙哑,可却将背脊挺得笔直。她道:“速速离开,去求向你伯父求助。”

    哟,竟然认识。

    不过也没甚稀奇,十大仙门本就走得近,芷嫣的身份摆在那里,少不了偶尔与这十大仙门的掌门见面,认识也是正常。

    不过,我可不是那个小菜鸡。

    我挡开沈千锦的手,一步迈到她身前,将她挡住:“别逞强,你伤成这样,不是她的对手。”我的手握上腰间剑柄,顶着柳苏若审视的目光,将闪耀着天雷的*剑拔剑出鞘。

    沈千锦眸光一凝,对面的柳苏若也是眯起了眼睛:“*天一剑。”她一笑,“小姑娘,你以为有了这把天剑,便可横行仙门,与我作对?”

    我亦是一笑:“横行仙门有点困难,不过与你作对,绰绰有余。”

    柳苏若盯着我,目光变得有些阴狠毒辣:“你这姑娘,去了躺万戮门,竟学了些我最不喜的神色语调回来,委实让人讨厌。”

    言罢,她出其不意的攻上前来,手中的白水鉴心剑使得极为漂亮,一剑直取我的心房,我将身后沈千锦往旁边一推,斜斜躲过柳苏若这迎面而来的一剑,我身形往旁边一倒,柳苏若一笑,另一只未持剑的手轻轻一动。

    身后登时一股杀气袭来!

    我识得她的招数,这是柳苏若常常出人意料杀人的绝活。她生而会使两把剑,一把佩于身侧,是为雄剑,一把高悬天顶,是为雌剑,平日里,她走到哪儿,雌剑便跟着在天上飞到哪儿,而地上的人根本无所察觉,是以在动手的时候,她只要轻轻一勾手,天上雌剑便受吸引,从天而落,将人杀个措手不及。

    如此阴毒隐秘的招数,是她的最爱。

    可她却杀不了我。

    哪怕是现在入了芷嫣这身体的我,我将*剑往身后一挡,只听“叮”的一声,不用看我便知道,这是剑刃与柳苏若的雌剑相接的声音。

    我盯着她,手腕一动,挽了花,顺势借力打力,直接在后背一绕,将柳苏若的雌剑转了一个圈,径直甩像柳苏若:“还给你。”

    这下换成柳苏若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她双目一瞠,堪堪退了两步,避过雌剑的剑尖,但仍是被雌剑剑刃划破了手臂,鲜血落下,她才抓住了雌剑剑柄。

    我心中不屑,多少年前,我去她婚礼之上杀洛明轩的时候她便使了这招,我也是这么对付她的,只是当时我修为更甚,速度更快,直接将她那把雌剑甩进了她胸膛里。而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换了一个身体,她却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

    愚蠢得可怕。

    我负*剑而立,冷冷盯着她,院外的墨青与柳巍正在激战,天空之中金光更甚,不少鉴心门的修仙者也都加入了战斗之中,而外面越是热闹喧嚣,便越是衬得这小院里面杀气安静涌动。

    柳苏若的脸在外面金光的闪烁下忽明忽暗,目光自有三分晦暗。她握紧手中雌雄双剑,声音低沉宛似带着内心深处深藏多年,酿成了毒的怨恨。

    “小姑娘,你真是令我……想起了非常不愉快的事。”

    “哦。”我道,“那你自己调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