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四十三章

2018-11-16 15:03:2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那双幽深漆黑的眼瞳里映着我与他之间的点点烛光,而烛光背后是这具芷嫣的身体。

    他定定的望着我,在初时的错愕之后,他眼睑往下一垂,挡住了错愕之外的情愫,等再抬起眼的时候,他眸中如起了一场大雾,再次将所有情绪遮掩。

    墨青抬起手,将我的手腕握住。

    我一挑眉,哦,少年,你这个动作很挑逗嘛。只要将我往前面一拉,我必定是毫无防备的往桌子上扑倒啊,到时候你是不是就要反过来捏我下巴,调戏我了啊?然后对我吐露情谊,坦白谋划……

    我正如此想着,可墨青到底是墨青,所思所想果然与我不一样。

    他只是动作轻柔的将我的手拿开,稍显清淡的瞥了我一眼:“逆徒。”

    逆……逆徒?

    啊……对,如果现在论身份来说的话,我是他徒弟,对他做一副捏下巴要强吻他的姿势,是满满的大逆不道。可是……

    他站起身来,微微转过头去,走到屋里,打量着*剑,状似无意的问:“伤可好了?”

    芷嫣在旁边碎碎的嘀咕:“大魔王,他好像在逃避呢,有点想换话题的意思,你再接着问问,我好好奇,他到底知不知道你刚才亲了他啊?”

    你看戏呢?我不知道他在换话题啊,用你瞎提醒?

    我抽空背着墨青给芷嫣嫌弃的翻了个白眼,随即走到墨青身后去,马虎的应付了他的话:“那剑伤得有点深,好得没那么快呢。”我站到他身边,巴巴的望着他:“那师父,你刚才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吗?”

    墨青看着方才被大黑鸟撞破的窗户,神色沉凝,带点严肃,寻常见人了他这模样,大概是要开始逃了。而他只这般凝重的回了我四个字:“无甚异常。”

    “什么都没感觉到?”

    “没有。”他看完剑,看完外面的天,现在又开始看墙边几案了。

    我索性站到他与墙的中间,距离隔得近,迫使他目光只能落在我身上:“可刚才师父你喝茶的时候嘴都很微妙的动了动呀。”

    墨青终是身形一顿,他目光一转,到底还是与我四目相接了,这次没再躲避,他开了口:“你倒是观察入微?”

    我眼珠子一转,想着今天若是不能把墨青的底探出来,那也不能让墨青把我的底探出来,我正在心里正扯着瞎话,墨青倏尔眯着眼睛,又道:“路招摇是否亲我,很重要?”

    他脚尖往前挪了一点。

    我忽然感觉有一点压迫感。往后退了一些,可刚才我自己把自己送到他与墙中间,一退,脚后跟就抵住了墙壁。退无可退。

    他接着问:“我是否感觉到,很重要?”

    我摇头:“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他手一抬,学着我刚才的模样捏住了我的下巴,他的目光带着几分危险,又暗藏几分诡异的诱惑:“那你方才,这般动作,是打着路招摇的旗号,在调戏为师?”

    不……我觉得师父你现在是在调戏我。

    我很想反抗,可我完全没想到,在与墨青离得这么近,气氛如此暧昧的情况下,我竟然……没什么力气去反抗。

    他手上一用力,微微抬起了我的下巴,距离近得让我听到了那心脏的剧烈跳动声,还有他言辞里的隐隐含笑:“大逆不道。”

    “扑通……”他这四个字伴随着剧烈的心跳声,越来越靠近我的呼吸。忽然之间!

    “啊啊啊啊啊!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啊!”

    我耳边倏尔听到一阵撕裂了的尖叫,紧接着,下一瞬间,我猛地被撞出了芷嫣的身体。我一回头,但见回了那身体的芷嫣双手在墨青的双肩上狠狠一推,将他推开了去。

    墨青后退了一步,站稳身子,眼神褪去了方才所有混杂的情绪,一洗如初的清冷干净。他望着钻进被窝里的芷嫣,没有说话。

    芷嫣在那方抖了半天,像是上了一场断头台一样紧张:“师师师……时辰晚了,你你你……”

    “厉尘澜!”

    比起芷嫣送客的话,另一个人来得更直接一些。是小不点顾晗光一脸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他根本看也没看屋里的芷嫣在哪儿,径直对墨青道:“沈千锦……你为何将她关在我这里!”

    墨青早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见了顾晗光,只淡淡答了一句:“可以关在别处,可不保证她的安全。”

    言下之意,便是知道沈千锦被囚在顾晗光这里,是整个万戮门里最安全的选择。

    他是知道沈千锦与顾晗光之间的过往关系的。

    想来也是,墨青基本上能算得上是我建立万戮门时的元老了,他若不是当年年纪小长得丑没天赋,现在即便没杀我,也该混上一个光鲜的位置了。

    我创建万戮门那些年里,在四个山主还没收全之前,墨青应该对这些事都还清楚,再加之有司马容那么个师弟,他的消息,或许不比万戮门里任何一个西山主手下的人差。

    顾晗光咬牙忍了忍:“她不能在我这儿。”

    “为何?”

    “我怕她……”顾晗光本欲径直反驳墨青的言语,但一抬头,仰望着墨青,看着他自己与墨青之间的差距,素来骄傲的眼神儿里霎时空了一瞬,“呵……也是。”他一声冷笑,“如今的我,便是想尽办法,大概也引不出她的情毒了。”

    墨青没有接话。只听得顾晗光仿似冷极了的咳了两声,明明是个小孩身体,此刻却似一个老人一般沧桑。

    他转身离开,行至门口,落了句话下来:“听说无恶殿有人找你,整日正事不做,爱陪一个丫头胡闹。”顾晗光斜了墨青一眼,“不怕路招摇回来找你算账?”

    墨青闻言,发出了轻轻一声笑,也没与顾晗光更多言语,他回头望了还缩在被窝里的芷嫣一眼,一个瞬行术,离开了这屋子。

    我站在门口遥遥望了一眼无恶殿,芷嫣终于把身体放在被窝里,离魂了出来,凑到我身边与我一同往远方看:“走了?”

    我转头,斜眼瞥她:“你刚才胡乱将我撞出去作甚?”

    “不将你撞出去,你俩都要亲上了!还是用我的身体!”

    我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了芷嫣一通:“你懂什么,我在试探他。”

    “试探什么?”

    “试探厉尘澜到底喜欢谁。”

    “什么喜欢谁……”她反应过来,“你难道是在试厉尘澜是喜欢的我的身体,还是我身体里的你?”

    我抱着手倚着门扉站着,与芷嫣理智的分析:“我先前问他,是否感觉得到路招摇亲了他。若是心中无鬼,有则说有,无则论无,可他逃避了。也不去问路招摇在哪儿,甚至都不问路招摇为什么亲他。逃避,显然是因为心乱……

    芷嫣一撇嘴,径直打断了我的话:“这还用试?瞎子都看出来了他喜欢你啊!”

    她这话说得那么自然,我一愣:“你什么时候瞎了看见的?”

    “我那身体只是一个躯体,我在里面就是我,你在里面就是你,修道者无论修何道,一开始不就说了吗,这身体只是一个寄居所。谁会去爱上寄居所呀。”

    我惊艳,芷嫣居然有一天能说出这么让我服气的话。于是我问她:“你为什么刚才不让墨青碰你的寄居所?”

    芷嫣一默:“那不一样!反正就是……我很早之前就和你说过了啊,厉魔头是喜欢你的。只是你不相信……也不是,其实我觉得你心里应该是清楚的,你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我沉默。

    “大魔王,你是一个把自己保护得很好的人,所以拒绝对别人有任何一点多余的幻想。因为不期待,就不会给别人伤害你的机会。”

    我望她:“你又知道?”

    “知道啊,相处了这么多天。你就是个逞强的大姑娘。我啊,感觉自己已经看淡了很多事了,可这些都是在我吃了苦,受了痛之后才这样的。你就更是一个看起来什么都不关心,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能坦然面对的人。我离你差了好多倍的距离,那就是说,我受的苦难,离你也差了那么多倍。”芷嫣转头看我,“你是一个会让人心疼的大魔王。”

    我盯着她,默了一会儿:“先心疼心疼你自己吧。”我道,

    “我打算把买还阳丹的事情提上日程了,你明天给我拖着你那病号的身体,下山去给我找人烧纸,我是个受过很多苦难的人,从明天开始,拯救我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拍了拍芷嫣的肩,“我先去晒晒月亮,你琢磨一下怎么找人烧纸的计划吧。”

    我闲闲的飘了出去,听着芷嫣在我背后破口骂我是大混蛋。

    我飘上了房顶,抱着后脑勺看月亮,一边看一边琢磨。

    我现在大概知道了小丑八怪已经分清我与芷嫣的事情,也知道了小丑八怪大概喜欢我的事情。他隐瞒着这些事,是因为害怕我知道他看穿我之后,就不再用芷嫣的身体和他玩耍了吗……

    一时间,我忽然有点好奇,这个小丑八怪,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

    和我一样吗,从那句“我带你走”开始,倾斜了心里的天平的吗?

    若是如此,他的时间,会不会也太久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