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四十五章

2018-11-16 15:03:2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别的事都可以忍,唯独复活洛明轩这事不行。

    我正在琢磨应对之策。便在这时,小院里黑影一闪而来。是墨青来了。

    几天不见,倏尔看见他的脸,记忆霎时被抓回那天面对面,他几乎吻上我的时刻,我的心跳陡然落了一拍,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

    我顺了顺心口,觉得自己在听到洛明轩可能复活的消息下,还在在意墨青这档子事儿,实在是个很危险的信号。

    只见墨青盯着还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芷嫣,眉头微微一皱,也没去扶,他转身问暗罗卫:“柳沧岭追回来了吗?”

    暗罗卫阖首跪下:“属下办事不力,望主上责罚。”

    墨青没有责罚他,只摆摆手让他退下。他自己站在一旁静静看着芷嫣,一言不发,像是在等着什么。

    我琢磨了片刻,上了芷嫣的身,似脱力的往地上一坐,转头看墨青:“师父。”我想,墨青既然没点破我的身份,那我也就继续装傻充愣就是了,省得身份忽然来个调转,还要重新适应下自己的角色。而且……

    我也并不知道,怎么用路招摇的身份去和墨青相处。

    “柳苏若可能没有死呢。柳沧岭应该是□□控了,用她的雄剑取了我的血。”

    被我挤出身体的芷嫣闻言,转头盯着我。我接着说:“明天好像是他们十大仙门在仙台山的大会,柳苏若今天偷袭我,明天必定会有动作。”

    而这个动作,多半都是与复活洛明轩有关。甚至……还可能直接带一个苏醒的洛明轩去了。

    想到此处,我眉眼沉了下来。

    墨青蹲下身来,平视我的眼睛:“不用忧心,我已有安排。”

    “安排?”我望着墨青,“是要去搅乱他们这个大会么……亲自去?”我眉头不自觉的一皱。上次锦州城一战,墨青身上的伤别说好,只怕是更严重了吧。明天的仙门大会他若是自己去,未免也太胡来了。

    “担心我?”墨青状似无意的抛出了这样一句话。

    当然担心啊,这破身板……

    我为自己下意识延伸出来的反应一愣。我飞快的瞥了墨青一眼,但见他星眸含笑,竟在沉着冷静之后,藏着三分调戏的意味。这暧昧的眼神儿直将我盯得老脸一红。

    我登时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套我话呢!而我心里竟当真……在担心他。

    我倏尔有一种被自己内心背叛了的感觉。

    “噫……明明昨天还那么信誓旦旦的和我说没有放弃杀他,一心夺回门主之位呢。可你现在眼神可不是这样说的。”我听见芷嫣在旁边抽抽噎噎的嫌弃我的言语。

    我冷冷斜眼瞥了她一眼,但见她像兔子一样规规矩矩的蹲着,一双眼睛直不楞登的盯着我。

    你不是在为被柳沧岭割了脖子而失神难过吗?你这才难过多久啊?你大爷的现在心怎么也这么大了?

    我咳了一声,镇定了情绪,目光重新在墨青脸上一扫。他还是那般盯着我,不知为何,我倏尔想起了不久前墨青帮我取了*剑回来,剑柄上有血,我询问他是否受伤,他也是这般问我是不是担心他。

    当时我说不担心,换来的是墨青有几分失落的神色。

    现在想起他那时的神色,我却是不知为何,竟无法在瞎掰扯一些有的没的,糊弄这个话题了。

    他像一个等发糖的孩子,眼巴巴的看着我。我有些不忍心将那糖当着他的面扔在地上。

    我心头一声叹息,给自己的心认了输。

    “嗯,担心你。”

    墨青眸光便这么简单的明亮起来,却又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直白的说出这几个字,他怔愣了一会儿,竟是把目光转开了,遥遥望着远方,也咳了一声:“嗯。”

    嗯?就只有一个嗯?

    小丑八怪你真是一个不会顺杆爬的羞涩孩子呢。

    院里默了一瞬。墨青又开了口:“明日仙台山不用我亲自去,东山主已从海外仙岛归来,她会去处理。”

    “东……山主?”

    我愣了。墨青居然派了那个疯丫头去?不过转念一想,要去给人家搞破坏这种事,派絮织去确实是最合适的了。

    这丫头是个什么脾气我比谁都清楚了,她就是典型的屁股长针,半点也静不下来人,那犹如脱缰野狗般的性子,以前心血来潮发起颠来,能抱着我在大庭广众下转圈圈,嗷嗷嚎着说好喜欢门主……

    我万戮门这四个山主,细细数来,北山主忠心于我,可却主属有别,相处客套,南山主顾晗光对我就是爱答不理,反正受伤的时候才能见得到他。司马容与我亲近,是我得力干将。唯有这东山主絮织……

    常年立功与闯祸并行着走,她并不是不听我的话,而是太听我的话,而导致用力过猛,收不住攻势。让她去杀个某门派的头头,她能把人家门派房瓦都全部砸碎。

    絮织原名十七,是我当年吞并一个魔道大派血煞门的时候,从地牢里挖出来的。她当时还小,不过五六岁的模样,穿着一身血煞门的弟子服,胸膛上印着十七二字,像是编号,可喊了一声十七,就能唤得她一声脆生生的答应,是以这也是她的名字。

    我带她出血煞门的时候,正是漫天柳絮纷飞的春天,便给了她个小字——絮织。

    可枉费了我给她取的这么柔软的名字,这个丫头体内一股蛮力,也不知小时候是被血煞门喂了什么药,力气大得可怕,我与她操练,即便我使了千斤坠站在地上,她也能把我给举起来。用术法推她,都推不开——因为术法对她,基本没有作用。

    这也是我所知道的唯一一个在别人用瞬行术的时候,能一把将人捞回来摁在地上揍的人了。

    我带她回万戮门,一开始本是打算当个贴身丫头从小养大,后来发现当丫头她实在太笨手笨脚了,让她擦桌子没有让她去撕个人来得快。干脆就给了她个东山主的位置。但凡魔道里有什么人不听话,就让她去处理,一准没错。

    我问墨青:“之前一直没见到东山主,她竟然是去海外仙岛了吗?”

    “嗯。”墨青道,“五年前剑冢一战,门主身死,她一连哭了半个月,日夜不停,见她快哭瞎眼了,司马容便骗她,说海外仙岛有不死草,能使人起死回生,本想着让她缓一缓,慢慢接受……可没想到,她从那时一直找到现在。”

    我垂了眉眼,我知道这丫头的脾气有多犟,可我没想到她竟会因为我而这么伤心。

    明明在我印象里,我对她……也并没有多好。

    “那东山主如今回来了?”我问墨青。

    “前段时间,遣人去将她找回来了。”

    “她肯回?”

    墨青微微动了一下唇角:“我遣人与她说,路招摇回来了。”

    我一怔,呆呆的望着墨青:“路招摇……什么时候回来了?”

    墨青转头看我,眸光细碎温柔:“你不是说,她回来打算找我报仇吗?”

    是,我以前是这样与他说过,可这对他来说,难道不该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吗……他怎么那么奇怪:“……怎么看起来还挺开心的……”我呢喃出声。

    “因为,除了她,别的都不重要。”

    我心口一跳。

    只觉墨青现在是在作弊,为什么他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这么莫名其妙的让人……心动。

    他仿似想到了什么,颇觉有趣道,“找到絮织的暗罗卫还传来了消息,絮织听说路招摇回来找我报仇了,开心得直蹦,拍手说,要回来与她一同杀我。”

    这种事情不要说得那么轻松愉快行不行!你这样,就算我真能抬起手拿刀扎你心窝,我也没有了成就感啊!

    “昨日絮织刚刚登岸,而今仙台山大会,先着她过去看看,让她消耗消耗体力。”

    我又看墨青:“她听你的话?”

    “嗯。”墨青面不改色的应了一声,“我说他们伤了招摇。”

    啊……看不出你个小丑八怪还会假传圣旨借力打力啊,平时这么一脸严肃不苟言笑仁慈治下的模样,可该坑人的时候,坑起来也毫不手软嘛。

    “我不会让洛明轩醒过来。”他站起了身,瞬行离开之前,只落下了一句话,“安心休息。”

    确实很让人安心……

    我望着他离开的夜空发呆,倏尔,一个半透明的鬼影爬到了我面前,是芷嫣直勾勾的盯着我:“大魔王,你动心咯。”

    “啧……你不是该蹲去角落哭吗?你凑什么热闹?”

    “你刚才都说了,沧林哥哥是被控制的,他不是真的疯了,也没有真的想杀我,其实仔细一想,他当时那一剑足以置我于死地了,可他剑刃偏了,我才活了下来。他是被人操控的,我该想的事是怎么去救他,才不哭呢。”

    这丫头……

    长本事了。

    “柳苏若既然要利用他,就暂时不会伤害他,明天你们万戮门行动后,我再观察观察局势,然后才能想办法去救。不然给你们添乱,沧岭哥哥也不一定能救得了。”

    我嗯了一声,算是支持她的想法。

    “所以你刚才是动心了吗?”

    我嫌烦的恨了她一眼,没有答她的话,可我却在自己心里听到了浅浅的应答。

    是,我动心了。

    因为墨青那么帅!因为他眼睛那么美!因为他唇角的微笑那么迷惑动人!也因为他的言语……明明那么平淡,可却能神奇的亲吻到我心里坚硬的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