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四十六章

2018-11-16 15:03:2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翌日,十大仙门在仙台山开会的时候,我飘在芷嫣身后,跟着她去找了沈千锦。

    适时,在魔气凝成的黑乎乎的牢笼外,站着的正是沈千锦手下心腹。见芷嫣进了屋,礼貌的一阖首,站在了一旁,她手中正托着一面镜子,我飘过去一看,这镜子里面映现的场景,却正是仙台山的仙门大会当场。

    这仙门的千里镜即便隔着千里,也可以从镜子里,彼此看见对方所处的场景状况。那也就是说,这个仙门大会,沈千锦虽然没有亲自到场,可却也拖下属前去抱了面镜子坐在那儿,隔空开会。

    挺会玩的嘛。

    我赞赏沈千锦,同时心里也道,这墨青也是大度,他将沈千锦囚在这里,却也不禁止她与她门下子弟接触,更不在乎她用这千里镜去参加仙门大会……

    不过细细想想,墨青的目的是不让柳苏若拿到沈千锦的血,现在这般模样,沈千锦确实也去开会了,她会说出在鉴心门经历的事,而柳苏若也却是没办法威胁到她。

    倒是个一举两得的法子。

    辰时末,各家仙门坐定,诺达一个场子,仙气飘飘。我见过的没见过的仙门中人通通一副如开追悼会一般的表情,各自皱着眉头。

    而今十大仙门,南月教已不复存在,位置空了一个,沈千锦这方由门下弟子抱着镜子站在旁边,主持大会的人开了口,说罢,没一会儿,不出我所料的,帮着一身绷带的柳苏若出现了,她而今脸上也缠着白棉布,遮挡了一只眼,成了独眼夫人的她,目光比之前更添三分怨毒。

    “各位仙友,五日前,锦州城遭万戮门厉尘澜所毁,可谓满目疮痍……”

    我转头瞅芷嫣:“你们仙门这东西我没玩过,它能直接把柳苏若说话的这段跳过吗?我不想看。”

    “跳不过啊。”芷嫣看见柳苏若,心情很不好,下意识的就语气极中的怼了我一句,“要有办法,谁想听着老妖婆唠叨。”

    我还没接话,沈千锦倏尔抬头望芷嫣,旁边端镜子的观雨楼人也愕然的瞪着芷嫣。

    我望向镜面,只见那镜子里的人,都齐刷刷的转头来盯着这方,整个仙台山的会议开了没多久,便迎来了第一波集体沉默。

    哦,搞半天,这镜子还能传声啊。

    我冲芷嫣吹了一声口哨,很高兴能引起这样的瞩目;“哦哟,看来你的话他们都听到了哎。”

    可他们那边估计就只能透过镜子看见沈千锦面无表情的脸。

    芷嫣却是觉得自己闯祸了,连忙将嘴捂住。不再和我搭话,而她的话却已成功的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沈千锦这里,沈千锦不卑不亢的开口:“抱歉,扰了各位,不过我这里却有一事想报于大家听听。”

    柳苏若在那方阴沉一笑:“观雨楼主而今身陷囹圄,却还能在此发言,万戮门的厉尘澜,对你可谓礼待有加啊?”

    “柳……前辈?”沈千锦意味深长的唤了她一声,“何必急着污蔑我,且听我将我如今为何落至如此境地的缘由告诉大家,前辈再多言语,可好?”

    “呵。”柳苏若不屑一笑,“不过就是想说,我为了复活一人,所以打算取你鲜血这件事罢了。我而今自己说出来,也是一样。”

    她此言一出,众修仙者大惊。

    “各位仙友,我今日来,便是来为大家送上这一则消息,经过我鉴心门多年寻求,而今终于找到一则法子,能令被路招摇所害的金仙洛明轩苏醒过来。而前些日子,锦州城遭厉尘澜突袭,便是因为他想打乱我的计划,最终我死守金仙身躯,方保他毫发无损。”

    整个大会议场,霎时喧嚣沸腾起来。

    金仙洛明轩,对他们的重要性,不亚于先前锦州御魔阵对仙道的意义,洛明轩几乎是他们几辈修仙人的信仰。

    而在当初那个时代,我杀了洛明轩,便如同墨青掀了锦州城一样,对他们来说,都是对他们信仰的一场颠覆。如今却有人说,可以复活洛明轩,这无异于给常年受压制的仙门们点了一把火,霎时让他们的激情,烧了起来。

    见事情真的糟糕的开始往我与墨青预料的那个方向走。沈千锦沉了眉眼。

    “我寻的这法子,便是要有人血祭金仙,方可唤醒金仙神智,使他重临时间。而这需得世上至纯之血。恰巧,咱们琴家,与沈楼主的血,刚好能对上。我便寻求了琴瑜门主的同意,他自愿为金仙献身……”

    “你胡说!”芷嫣听到此处,终于忍不住了,冲到镜子面前,对那方一阵大吼,“你胡说!就是你将我爹杀了!你用惑心术惑乱了柳巍与沧岭哥哥的神智!都是你想复活那金仙,才害了这么多人!”

    芷嫣开了口,那方又稍稍静了些许下来,我从镜子里望见坐在另一方的琴千弦见状,蹙了眉头。

    柳苏若面对芷嫣的怒叱,却丝毫没有愤怒,反而一笑,道:“琴瑜的女儿,如今投奔万戮门了吧,听说还是厉尘澜的徒弟,上次大闹锦州城,厉尘澜倒是极护着你嘛,而破我御魔阵,你也出了不少力。你不过是被仇恨蒙了心智,你的话,谁信?”

    沈千锦将芷嫣先拉到了一边,正色道:“我信。”

    与此同时,镜子那边也传来一道清浅的男声:“我信。”犹如庙里的清音,让群情亢奋的众仙人霎时安静了一瞬。

    芷嫣望着琴千弦,却也像是有点不敢置信的模样。

    琴千弦在那方只淡淡的往镜子这边扫了一眼,目光在芷嫣脸上一转而过,随即对柳苏若道:“家弟生性温和,极宠幼女,断不会弃她而去,芷嫣早于我说过,琴瑜乃柳巍所杀,我信得过柳兄为人,便一直私下探查,查了这么些时日,却也未曾想,竟是你在鉴心门,想复活洛明轩。”

    “自金仙去后,仙道势弱,复活金仙有何不可?”柳苏若一笑,“阁主身为修道之人,理当主动奉上鲜血,为我仙道大业,贡献力量才是。”

    她的话能勾动太多仙门人心底里的阴暗心思。

    大家从一开始的激动焦躁,而后沉静,现在却是在沉静背后,压抑着蠢蠢欲动。

    琴千弦抬眸,静静的扫了众人一眼,素来温和无波的眼眸里,泛起了一层寒意,似来自天上一样,清冷薄凉:

    “为复活一人而取他性命,此事悖逆天道,有违自然,众仙友修道多年,自是知道这所谓复生之术,乃何等法术。琴某无惧为苍生舍身,却惧仙道仙途,再无初心。为一时之欲,成自我心魔。”他的目光最终落在柳苏若身上,“依我看,鉴心门柳苏若,不若去修魔道,更为适合。”

    哼,扯呢!

    我给琴千弦翻了个白眼,什么垃圾都往我魔道丢,我才不要呢。

    琴千弦的一席话让众仙家皆是沉默,他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修仙者,皆是谈心魔则色变,一时间全都静默不言。我正琢磨着,看来这场仙门会议,就算絮织不去捣乱,他们估计也开得四分五裂。却见那方柳苏若沉默片刻,却道:“而今仙门,到底也再不似从前一般齐心。若是以我之血能换金仙苏醒,我便舍了这条命又何妨。”

    我抱着手看她卖苦情。

    “我恨只恨自己的血无法使明轩苏醒,思之过往,明轩所行之事无不为众仙家着想,琴千弦,若我没记错,你初初修菩萨道时,也得明轩指点,而今却这般绝情?当真是修成了菩萨,便忘了世俗痛苦了吗,我想让明轩复生,何错之有?

    “再有,而今我已得一人献身,剩下的,只是苦于至纯之血不够,无需琴阁主身死,只要稍献鲜血,或可苏醒明轩。”此话一落,一直没吭声的其他仙门,开始纷纷表了态,有的附议柳苏若的话,有的扎在暗自点头。我粗粗扫了一眼,这剩下的九大仙门里,约莫有四家是赞同柳苏若的,而剩余两家,与沈千锦和琴千弦一般沉默不言。

    五比四,倒是也没相差多远去。

    而便在这时,忽然一股大风起,我听得镜子里猛地传来一声脆生生的呵斥:“听你这老太婆瞎扯!

    随风而来的,是一道翠绿的身影,携着一股蛮力,狠狠一拳往柳苏若脸上砸去。

    打人打脸,是为打人之精髓。

    我告诉絮织的话,她从小,一直记到了现在。

    然而她这一拳却没有打准,柳苏若重伤动不了,旁边有仙门的人护着她,以瞬行术一把将柳苏若拉走,可让在场众人更没想到的是,当那人将柳苏若拉走的时候,这翠绿衣服的小丫头竟然凭空一抓,那刚消失的仙门人身影竟然被她愣生生的抓了回来。

    那人倒是拼命要护柳苏若,将柳苏若往旁边一推。而他自己则被絮织摁在了地上,一通暴揍,将地都打裂了去。

    絮织便是如此,不惧术法,可是她自己身体也不太能积聚灵气,修术法很慢,所以她和人打架,通常都是直接蛮干。

    絮织站起身来,扭头一望:“听说,你们在这儿商量要欺负我门主。”她捏着手指,“啪啪”几声脆响,她怒冲冲的瞪着周围的人,“都是哪些不要命的放的屁!”

    我闻言一笑,是小十七说话的风格,还是那么的粗犷彪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