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四十七章

2018-11-16 15:03:2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镜子里的仙门大会一片寂静,所有仙人都站了起来,在絮织身边围成了一个圈。芷嫣望着镜子里的絮织,眨巴了两下眼睛,有点愣神:“这是东山主啊……”

    她这一声传了过去,那方仙门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说来说去,无非多年不闻东山主这几句话。

    柳苏若悄然退到了几个仙门之后,方才同意她言语的四个仙门之一站出来个白胡子老头,我也识得他,是望星门的掌门名叫迟天明,号天机道人,在洛明轩被我打得永远昏睡之前,这老道与他的关系可谓是十大仙门之最。

    所以见他站在柳苏若这一边,我一点也不意外。

    “路十七,我仙门大会,何容你来放肆!”

    絮织是我捡回来的,打小没有姓,我便给她冠了我的姓,现在她被人这样连名带姓的一叫,我忽然有一种自己的后辈在江湖上延续了我威名的感觉。

    “谁管你们容不容!要害我门主就不行!”

    絮织是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脾气,还是老方法照那天机道人的脸打,半分没有尊老爱幼的道德观念。

    芷嫣睁大着眼睛,看着絮织对对方的术法躲也不躲,硬头扛上,她满嘴:“喔喔喔!”的惊叹,叫得比公鸡打鸣跟更响亮。

    絮织的招数还是我教她的那些,只是这些年不知在海外仙岛吃了些什么苦,动作更快,杀人要害也戳得更加精准。

    她杀招之快,又丝毫不受术法控制,这钻心修内练气的天机道人吃了亏,接了两招,被这蛮横不讲道理的攻击摔进了后面人群里,絮织纵身一跃,跳到高空落下,还是不舍不休,执着的想去揍他,而此时天机道人身边皆是仙人,通通祭出了法器,各种术法刀剑往絮织身上砍去。

    絮织不怕术法,却还是要躲避刀剑暗器的。

    芷嫣看得着急:“你们以多欺少!”

    我却没多关注絮织,现在动手的出了天机道人这一个掌门,别家当家的都妥妥稳着的呢,小喽啰翻不出个花来。我目光落在琴千弦身上,便在大家都在关注絮织的时候,倏尔一道人影在琴千弦面前一闪!拿着柳苏若的雄剑冲琴千弦狠狠砍去。

    琴千弦周身光华一动,他身形未有分毫偏差,可那雄剑却堪堪停在了他的肩头。

    得见来人,琴千弦眉头一皱。

    是柳沧岭。

    “芷嫣。”我唤了芷嫣一身,让她目光看向镜子另一边,然后她一怔,“沧岭哥哥……”她手心一紧,握了拳头,“柳苏若!你混蛋!不要在操控沧岭哥哥了!”

    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答,柳沧岭只是将剑一抽,攻势更加迅猛的砍向琴千弦。

    琴千弦身边的护卫欲动手,却被琴千弦止住了动作。这便是在这时,只听柳苏若如蛇般怨毒的冷冷唤了一声:“诸位仙友,还在等什么?”

    此话一落,另外三个仙门掌门倏尔动手,直冲琴千弦而去。竟是当场打算取了琴千弦的血了!

    沈千锦大怒:“荒唐!”她拍案而起,可却被拦在牢笼中无法动身,而先前未表态的两个仙门,玄玉堂堂主起身回护琴千弦,而另一个掌门则坐着未动,看这模样,却是要保持中立?

    玄玉堂主挡住对方一名掌门,而另外两人则同柳沧岭一起攻击琴千弦。原来,这场救不救洛明轩的选择,却是五个赞同,三个抗拒,一个中立。

    三人围攻琴千弦,霎时场面打得一片混乱。

    我在人群中没看到柳苏若的身影。我沉了眉目,令道:“絮织,去帮琴千弦。”可我话说出口了,才发现我的声音并不能传到他们耳朵里。就在我沉默的这一片刻,芷嫣不需要我吩咐,径直对那边喊道:

    “絮织!路招摇让你去救琴千弦!”

    此言一出,全场皆静。所有人的动作似乎都顿了顿。旁边的沈千锦也是错愕的盯着芷嫣。

    路招摇这三个字一出,即便在死了这么多年之后,对他们来说也像是一个魔咒。

    我很骄傲的仰起了下巴。

    在角落里与那天机道人和一堆小仙人打了一通的十七打人群中抬起头来。她脸上已经沾了别人的血,看起来有几分邪性,但目光依旧似小动物一样单纯无害。她望向这边的镜子,透过镜子看见了芷嫣,而她并不能看见芷嫣背后的我。

    “门主说救谁?”

    “琴千弦,菩萨道。”

    她甩了甩手,在别人身上擦掉自己手上的血:“门主说救,我就救。”

    她一蹲身,如身手矫捷的猛兽蹦了一跃冲天,一蹦落到了琴千弦面前,琴千弦周身闪着薄光的结界对她而言并无任何用处,她残留着些许血迹的手在琴千弦一袭白衣上推出了个血印,她转头看了琴千弦一眼:“你后退,我保护你。”

    琴千弦那素来清冷的表情明显一愣。

    而正在这时,面前的柳沧岭再次举剑攻来,他看也没看絮织一眼,径直冲琴千弦的颈项而去。

    絮织也毫不客气,动作迅猛,一把揪住柳沧岭的手腕,“咔”的一声给他错了骨,好不顾惜的照着他鼻梁便是一拳,打得柳沧岭鼻血横流。

    高高在上久了的仙人们许是太久没见到如此血腥的肉搏战了,旁边的几位掌门与琴千弦眸带三分错愕。

    也是,以前对付仙门人,我一般派袁桀去,而絮织多半处理内部纷争。修魔的,大家都性格乖张,只服比他们更恶的人,絮织下手毫不留情,最是能震慑那些不乖的小妖精。

    柳沧岭被柳苏若操控,却是不知痛一般,再提剑要上,絮织明显不开心了,屈指为爪,刚要下杀手,芷嫣一声惊呼:“不……不行!”她眼珠子一转,“你门主说不能杀这个人!”

    我在后面毫不客气的踹了一脚芷嫣的屁股:“假传圣旨我砍你的头!”

    芷嫣抹了把汗,忍着情绪不回头看我。

    而那边的絮织却乖乖听了话:“门主要求比以前多了。”她去了爪,化为掌,狠狠击中柳沧岭脑门,柳沧岭两眼一闭,直挺挺的往后面倒去,未死,却已晕了过去。絮织搓了搓手,接着她刚才的话说,“不过我还是喜欢她。”

    我一笑,正觉自己养了个好孩子,那方会议堂上倏尔从天而降十数个机关木头人,其中一个木头人落到絮织身边,没有情绪的说着:“你再这么直白的说这种话,有人就要生气了。”

    听起来,竟是有点像司马容的调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