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四十九章

2018-11-16 15:03:1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我不由自主的避开了墨青的目光,望向旁边的木头人。

    而此时旁边的木头人也转头看我,司马容调笑的声音用一张麻木的木头脸传了出来:“啊,原来如此,这事确实比较重要。”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我这西山主这么会挤兑人?

    我轻咳一声,转了话题:“今日借着沈千锦的镜子,看见了西山主大发神威,西山主可是何时弄了这么多木头人?”

    “前几日在师兄的帮助下,着人连夜赶出来的。”他道,“而今,我身子残缺,行动不便,用这机关术弄几个木头人,也算能为万戮门尽点余力。”

    我心道如此也好,他不用离开他那小院,这边也能帮墨青分担许多,毕竟当了那么多年西山主,司马容的能力可不能小觑。

    司马容解释了我的问题还不算完,又多嘴道:“正巧,这几天制的木头人也能将别处的画面传回来,但闻你今天可提了不少次先门主,以前只是听说先门主能入你梦,现在却是在白天也能与你交流了么?”

    司马容你该拖出去腰斩啊!

    我在心里对司马容恨得咬了一下牙,可面上却不动声色:“嗯,大概她今天比较开心。”我心一横,想道,反正墨青现在知道我是路招摇了,我只要腰杆子挺直了死撑着,他不戳破,我就还能继续死撑着。

    因为……点破并没有什么好处,反正我也还是要用芷嫣的身体才能与他们这些活人,继续交流下去。

    墨青扫了我一眼,沉默着没说话,而便在这时,身后一条黑影一闪而过,跪在地上给墨青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这人之前我便已经见过了,是墨青登上门主之位后新立的暗罗卫卫长。

    只见他起身后便径直行到了墨青身边,与他附耳交代了几句话,声音又轻又小,我手上捏了个千里耳的诀打算偷听一下,还没施展出去,他便已经报告完了,退去了一边。

    墨青脸色霎时变得有几分清冷:“先去查实。”

    “是。”

    我瞥了木头人一眼,本是打算让司马容开头去问句怎么了。可司马容稳得住,木着一张脸一声不吭,我只好自己吭了声:“怎么了?”

    墨青垂头批文,十分自然道:“絮织与琴千弦回来的路上出了些茬子,倒是无妨,你且先回去歇着吧。”

    赶我走?

    我留了个心眼。

    “好,我就是来看看师父,夸夸你布局厉害,也没别的事儿,这便先回南山主那处了。”

    “嗯。”

    我转身离开,在转出门口的时候,余光往屋里瞥了一眼,但见方才做了副要批复文件模样的墨青已经将笔搁置了下,面色沉凝,唇角微抿,带了三分凌厉杀气。

    方才那来报的人,报的必定不是与小十七有关的消息,我往无恶殿外走了几步,望着尘稷山千百年未变过的澄澈夜空,不觉也稍稍被风吹凉了心口与眼眸。

    我猜,多半也与洛明轩有关。

    我瞬行回尘稷山的时候,正在与沈千锦私与的观雨楼使者,正好应证了我的猜测。我打院外过的时候,千里耳的诀甩在耳朵上,不用凑近,便足以听清使者与沈千锦来报的消息:

    “仙门某地有祥瑞之光降临,天现金边祥云,许是金仙醒了。”

    我脚步一顿。

    望着面前这顾晗光的院子,看着院里点的灯,一眼望去,越望越深,却像是望到了那日凤山之上,洛明轩大喜之日,喜堂之上明晃晃的烛火。

    我熄了他的喜烛,废了九把宝剑,终于将其中一把插|入了他的心房,倾我之力,封印了他浑身血脉、气息,冻结他每一寸经脉,我耗费了几乎半条命,终于使他陷入了永远的沉睡当中。

    只因我发过誓。

    早在我被我姥爷从洛明轩的杀阵中救出之后,早在我一动不动的躺在山沟里,苟延残喘的熬过那几个月的时候,早在我爬出山沟,知晓姥爷死讯的时候……

    我就发过无数遍的誓言。

    你是金仙之身,你能永生不死,那我就要你,再无清醒之日,再无为人之时,我要你活着,却比死更悄无声息。

    不算当年,便说而今。

    我费了这么多功夫,花了这么多心思。毁了锦州城,撕裂十大仙门,大闹仙台山会议,要的就是洛明轩永世沉睡。

    可现在却有人说,金仙或许醒了?

    我觉得老天爷绝对是在给我开玩笑。

    凭什么?凭着今日柳苏若被打碎的残剑里剩余的那点血液?

    我忍住了情绪,回了房间,静心打坐。墨青方才说去查实消息,便是说,这消息还未落实,我不能心焦,得耐心的等。我控制住自己,就这般从未如此用功的念了三天的静心咒。

    整整三天,我没用芷嫣的身体,就坐在房里默念静心咒。

    而等到第四日晚上,我听见了旁边屋子,观雨楼的使者说:“金仙醒了,仙气震荡,扫过了半个仙门治辖之地。”

    “何处醒的?”

    “尚未可知。”

    三天三夜的静心咒霎时破功。

    我一睁眼,只觉多年未曾有过的愤怒,不甘与憎恶一同涌上心头,烧心灼肺的怨毒如同烈火,将我早已不复存在的五脏六腑烧得沸腾。

    适时正是傍晚,芷嫣照顾完了柳沧岭,回了屋来,她有些高兴的仰着嘴角:“虽然沧岭哥哥还没醒,可今天南山主说他已经没有生命危……”她顿住了话头,有些害怕的盯着我,“大、大魔王……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也不需要知道。

    我身形一闪,只觉自己变作鬼后,动作从来没有这么快过,我撞进芷嫣的身体,狠狠将芷嫣撞了出去,甚至让她的鬼魂都踉跄了两下似的,歪歪倒倒退了几步才勉强飘稳了身子,她揉了揉胸口:“撞得好痛……大魔王,你……”

    “我去鬼市。”

    落下这句话,我便用芷嫣的身体瞬行去了鬼市。

    而瞬行之前,我隐约见了屋外有人推门进来,是一身黑袍的墨青。可下一瞬间,我便落到了鬼市的荒凉之地。

    没有犹豫,我脱了芷嫣的衣裳便往鬼市之后的小酒馆踏去。可飘了两步,却见瘫软在地上的芷嫣身体旁边来了一人。

    刚才所见,果然是墨青。

    他蹲下身,探看了眼芷嫣的身体,他张了张嘴,却仿似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一样。

    仔细想想,我用芷嫣的身体以来,他好像确实从没叫过芷嫣的名字,一开始对芷嫣的态度还极其恶劣,是什么时候有转变呢?好似是从那次芷嫣去救被关在地牢里的柳沧岭时,傍晚之际,我倏尔上了芷嫣的身,挡住了北山主的一棍。

    或许……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意识到我就是路招摇了吧。

    他藏得深,我也不去细究。

    现在在这般,愤怒到顶点反而极致冷静的情况下,一想倒是都想得通透了。可现在对我而言,这些都不重要,墨青也不重要,他喜不喜欢我更不重要。

    我只想报仇。

    让那个该死却未死的人,重新回到他永不苏醒的轨道上去。让我的手,亲自送他回去。

    我转身离去。

    听见身后墨青站起来的身影,他的衣摆扫过地上枯草杂木,窸窸窣窣,像乱草扫过心尖,细碎的痒,也有些许扎人。

    “你在哪儿?”

    我能听到墨青的声音,他有点失了往日的沉着。

    “我知道你听得到,你回来,有任何事,且与我商量,你有任何打算,交给我。”

    我没理他,别的事都有得商量,唯独此事不行。

    洛明轩没醒,那就万事好说。我可以借着芷嫣的身体,与墨青撒娇,与他温软细语的演戏,让他帮我,让他助我,因为那时候,敌人是别人。

    而若洛明轩醒了,那就没什么商量。

    那么多年前,是我亲手封印了他,哪怕耗了这条命,我也没借万戮门他人之力,因为和洛明轩的战斗,是只属于我的战斗。

    不许任何人帮,也不许人和人拦。

    我便是死了,从地狱里爬出去,用一副残躯,一架枯骨,我也要让洛明轩心房里的血,永远干涸。

    若说做鬼有执念,那这便算是我唯一的,最强的执念。

    “你不许孤身一人!”

    我听见墨青在我身后这一声唤,我心口莫名一紧。

    我仿似,感觉到了他暗藏在身体深处伤口里的痛与怕。也感受到了来自我冰冷灵魂缝隙里的暖与痒……

    “路招摇!”

    我脚步微顿,可顿了一瞬,我便不再停留,径直往树林中飘去。

    再是暖,再是痒,我也不能与墨青商量,我要报我的仇,而他……还有伤。

    我飘去了小酒馆中,找到了子游:“替我买还阳丹,日后我找人烧纸给你。”我开门见山。

    子游一愣:“怎么突然……”

    “买,不买?”

    子游与方才的芷嫣一样,有些被我吓到。他们这表情我很熟悉,我活着的时候,杀死洛明轩之前,很多人看我时,便也是这样的表情,带着畏惧,下意识的颤抖。

    好多年……我都以为不会以后再也不会见到别人这般怕我的脸了。

    倒是有几分怀念。

    “我……我只怕是无法……”我起身便要走,子游连忙伸手要拦我,可他的手却又从我魂魄里穿了过去,“你听我说,我不是不愿意帮你忙!我在这里做小二,就是因为我记不得自己的姓名,只记得自己的小字,所以没法收到人间烧来的钱!我只有在这里存钱才能去鬼市买我想买的东西!”

    我往鬼市那方飘,他一直跟在我身后努力的追。

    我吃了神行丸,他追不上,眼见越落越远,他便拼命的喊:“那是其一,其二,鬼市是可以帮别人买东西,可除非是有亲缘关系的!”

    我飘得远了,他的话再听不见,而此时我回到方才脱了芷嫣身体的地方,墨青已经带走了芷嫣的身体,我能猜到他要去哪儿,他要去找洛明轩,他或许不知道我变成鬼之后能做些什么,可他一定能知道,我要去找洛明轩。

    我不再管他,继续往鬼市里面飘。

    拦住那个常年在鬼市找媳妇的老太,我开口便说了自己的生辰八字,随即道:“我乃处子鬼,愿与你儿结亲,现在便去把冥婚给我办了,我只要你家一道聘礼——给我买个还阳丹。”

    老太太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儿,随即一抚掌:“哎呀,好呀,模样也行,屁股也翘,八字合的,终于为我儿讨到一门亲呀!我有儿媳妇了!”

    是啊,你有儿媳妇了,我活着的时候以为自己打死也不会成亲,现在终于死了,也到底是成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