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五十章

2018-11-16 15:03:1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老太周氏将她儿带了过来,我上下瞥了那书生一眼,他对自己母亲唯唯诺诺,估计活着的时候便一直这般窝囊,连现在死了也摆脱不了那身份。

    周氏问他喜不喜欢我,若是喜欢,这事儿便定了,就会拿我的生辰八字去写红书,结阴亲,再给我聘礼。

    我在在周氏的背后,但见周氏问了那书生之后,书生怯懦又害羞的抬头看了我一眼,本是娇滴滴如大姑娘一般的羞涩眼神,待得触到我的目光时,他浑身一怵。

    我冷冰冰的盯着他,我在周氏身后张了嘴唇,木着一张脸说出了没有声音的三个字:“说喜欢。”

    那书生咽了口口水:“喜喜喜……喜欢……”

    周氏喜笑颜开,打算牵我的手,我却躲开了,转身道:“走,直接去写红书。”

    周氏很开心:“你看你媳妇儿,还着急。”

    她一路带着儿子与我走着,絮絮叨叨的说着他们家的过往,说他们生前是乡里的富户,行善积德,做了不少好事,唯一不好的就是孩子爹死得早,周氏辛苦拉扯儿子长大,终于考中了一个秀才,正是要去考举的时候,山里村子被一窝土匪抢了,母子两双双亡命。

    老太生前没什么别的愿望,唯一不甘的就是自己儿子活着的时候没来得及取个媳妇。于是一直在鬼市寻寻觅觅好些时日,挑八字,挑模样,挑是否是处子,可怜又固执。

    现在遇上我,周氏还在挑:“你就是活得太久了,出生年纪大了些,不过也没关系,生前是修仙的吧,你们这些修仙人,救人多,杀人也多,不如我儿子福德厚……”

    我盯了旁边一点也不敢抬头看我一眼的书生,窝囊成这个样子,还谈什么福德。

    我与他将红书签了,又与他们去了回魂铺,到回魂铺前,周氏将要抬脚进去的时候,倏尔问我:“我这儿只够给你买一个时辰的还阳丹,你得先告诉我,你要还阳去做什么?”

    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与她扯:“我生前有个门派,死得突然,没来得及与手下的人做交代,现在我打算在地府成亲,想回去做个了断,顺便告诉手底下的人,让他们给我多少点纸来,以后我拿来照顾你和你儿子。你让我在人间呆久点,我就能让更多人帮我烧钱,烧多些。”

    周氏听罢:“那我给你买两颗!”

    她要进店,我跟随在她身后,门口青面獠牙的鬼放周氏进去了,却将我拦在门口,我没动,周氏连忙回来解释:“这是我儿媳妇。”

    我这才在这对恶人充满歧视的鬼市当中,第一次踏进了回魂铺。

    周氏与掌柜的买来两颗还阳丹,掌柜的在那黑布后面说着:“还阳丹吃了只能还回自己的身体啊,是个什么模样有无皮肉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咱们只保证还阳不保证质量,骷髅骨架爬不起来,咱们概不负责啊。埋在土里棺材盖得紧出不去,咱们也不管啊,时间一到,不管穿着身体去了哪里,身体消失,自行返回原处,魂归鬼市继续当鬼啊。”

    我觉得这鬼市卖得最贵的东西,大概也是他们最不负责任的一个商品了……

    不过没关系,我说了,哪怕是枯骨一副,我也要爬起来去杀了洛明轩。

    没等出回魂铺,不管周氏还在与我说什么话,我一仰头,两颗还阳丹便吞进了肚子里。

    霎时,头脑眩晕,面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周氏的声音在我耳边变成了声声嗡鸣,她似在吵着闹着嫌我吃得太过着急。

    胸口陡然升腾起一股撕裂我魂魄的疼痛,撕心裂肺,更比我生前所受的任何伤痛都要难以忍耐。

    我紧咬牙关,在浑身到底颤抖抽搐的时候,我脑子里只想到了一件事——希望那个小丑八怪没有把我的棺材钉得太紧。

    要这次还阳了却没从棺材里爬出去,那才是闹了个天大的笑话。

    “轰”一声轰鸣,如脑中整个世界都炸开了一样,我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仿似我的五感在这一瞬间都消失了,我所有的意识都不复存在,身体犹如漂浮在虚空之中,沉沉浮浮……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我终于慢慢的能感觉到天与地的存在,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了重量,感觉到了空气中的丝丝凉意,还慢慢嗅到了飘进我鼻腔里的味道。

    不是泥土的腥味,而是一种微妙的清甜的味道……

    我猛地睁开眼睛,所有的黑暗尽数退去,鬼市的阴沉尽数被我抛在脑后,触目是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风雪化作冰柱从天顶上悬吊而下。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只觉后背一空,我蓦地从墙上掉了下来,四肢无力的摔在地上。

    我喘息了片刻,看着地上的手,我抬起一只手,转动过来,看了看掌心的纹路,审了审我的肤色。是……是我的身体。

    是我路招摇,用以威慑天下仙魔的那个身躯。

    我没有化为枯骨!

    我一转头,但见我背后是一面透骨寒凉的冰墙,冰墙上有一个人形的凹陷,我方才,便是在那墙上?或者说……墙里?

    我愕然,且有些懵懂。

    怎么回事?

    我不是被墨青埋在尘稷山禁地里的那个青草坟头之下吗?我不是在那个坟头之上飘了整整五年吗?可为什么现在我的身体却会在这里?

    没有化为枯骨,没有丝毫腐烂……

    我在哪儿,这是哪儿,又是谁将我的身体放在了这儿?为什么放在这儿?怎么放在这儿的?

    我到底……

    死没死?

    无数问题蜂拥而出,我往后一坐,冰凉透骨的寒冷霎时从皮肉传至我的大脑,让我冷静下来。

    不,现在不是思考这些事的时候!

    我只有两个时辰,不管那些问题的答案是怎样的,我现在只有唯一的一件事情要做——让洛明轩继续他的沉睡。

    等将洛明轩再次封印,我这身体的这些问题,我便慢慢来探。

    我站起了身,握了握拳头,这是我的身体,我熟悉我身体里的每一寸经脉,我的气息,我的血液,我的力量,我所有的骄傲与自豪。

    我还穿着当年万戮门的那一套衣裳,在剑冢之时穿的那身张扬的黑红相间的衣袍,我振掉肩上的霜,转了转脖子。歪着唇角遏制不住的一笑。

    面前的冰凌照出了我的模样,黑发,黑瞳,周身魔气四溢,我咬破手指,让嘴唇染上触目惊心的红。

    我是魔啊。

    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头路招摇,我已有好久……都没活动筋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