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六十一章

2018-11-16 15:03:0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子游在我身边,一撩衣袍,屈单膝,躬身跪下,这个姿态我十分的熟悉,做过我暗罗卫的,都这样与我行礼。

    “暗罗卫林子游,拜见门主。”

    我挑眉:“你已经去大阴地府钱铺看了过往了?”

    子游点头:“我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忘东西越来越快,周围的鬼虽然都顾虑着我的情绪不与我说,可从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还是能看出端倪的。”他一笑,“还好攒的钱也已经够了,总算知道了自己从哪里来,做过什么,迷茫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清晰了自己的身份。就算再忘了,也没有遗憾了。”

    我摸着下巴,先让他起来,然后咂摸着他的名字……

    林子游?

    曾经的暗罗卫来来去去人数有点多了,我一时记忆模糊,老半天也没想起来。也不知是生前就忘了,还是死后才开始慢慢遗忘的。

    他见我如此,却没有生气失望,只开口与我解释道:“门主记不得我也是正常,我生前与哥哥被关在血煞门做实验,而后与东山主一同被门主所救,只是我与哥哥没有东山主那般天赋,并未得到过多关注,只是随大家一同入了万戮门。”

    哦,这般一提我倒是有些印象了。

    当年那个给十七喂药了血煞门不知在做个什么实验,抓了许多小孩过去。我攻破他们门派,杀了他们门主的后从地牢里放出了不少孩子,有的愿意回家就送回家了,有的愿意留下也就留在万戮门了。在那一批孩子当中,不少人做了我的暗罗卫。

    子游却就是其中之一么……

    “当年有幸,出血煞门的时候便见了门主抱着东山主,我与哥哥站在了前面,身上都没有名字,只有编号,门主便点了我与哥哥,取了子游,子豫这两个名号,我哥哥年纪比我大些,本是记得自己原来名字的,可因门主赐名,哥哥便取了我们以前的姓,从此以后,我便叫林子游了,万幸,时至今日,门主所赐名字,依旧不敢忘怀。”

    我那么随手点的名字,居然成了他现在留在鬼市的最后一个牵念。

    我看着他恭敬的模样,垂了眉眼,倏尔觉得,自己生前,是真的有罪过。不记得给他指过名字,不记得这么一个人在背后默默忠心待我,甚至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死的。

    我应当是心大的……辜负过许多人啊。

    “我与哥哥发誓要报门主之恩,于是入万戮门不久后,决心加入暗罗卫,可因我自小体弱,若不是哥哥看护,卫长见我忠心,只怕是不会放我入暗罗卫的。可后来……我还是辜负了哥哥和卫长的期待,我在一次任务当中不慎重伤,哥哥心急,不顾规矩,半夜跪在无恶殿外扰了门主休息,而门主……不但没有怪罪,还让南山主与我治伤。”

    我仰着头回忆,好似有些印象,可却那么模糊。因为这些事……

    “这些事对门主而言恐怕无关紧要,可却让我兄弟二人铭记在心,虽然之后不久,我还是因为身体积弱而去世,可对门主的感激,一天也不敢少。我去世之后,哥哥也依旧守在暗罗卫的位置之上,这么多年以来,不知他而今如何,不过没在鬼市听见他的消息,便算是最好的消息吧。只是门主……”

    子游望了我一眼:“只是我如今这状态,竟然能撞见门主,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高兴吧。”我望着子游,“能在这鬼市里还遇见这般忠心待过我的人,自是得高兴。”我想了想,“不知我阴间账上现在还有多少钱,全都过到你头上吧。”

    子游惊讶:“不不……这怎么可……”

    “我现在也不能买鬼市的这些丹药吃了,就能去大阴地府钱铺看看过去,我没那么迫切,你拿着钱去看吧,看到你腻了,烦了,不想看了,自愿离开的时候,就可以了。”

    子游垂头,像是忍了许久一样,在我打算起身离开的时候,他才道:“门主……还是那么温柔。”

    我温柔?

    没有吧,很多时候,我明明都是那么没心没肺的。这么死了一趟,我反而是觉得自己活着的时候,错过了太多世间人心的温柔与善意。

    离开了酒楼,飘了出去,适时离子时尚有一点时间,芷嫣在小树林外已经等着了。

    她抱着手臂,左边看看右边望望,见我飘出来,眼睛一亮:“大魔王!这里这里!”

    她还是对周围环境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一样:“我特意来早了点,咱们一起往外面走走吧,回头你上了我的身,咱么也离这个地方远点了。”

    也妥,我飘着,陪着她往鬼市外面走,芷嫣像是为了不让自己害怕,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唠叨着:

    “你前几天消失的时候,江湖上的消息你还不知道吧,要不要我给你说说?”也不听我回答,她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金仙被厉尘澜带回尘稷山了你知道吗?他不知道把金仙弄到哪儿去了,反正万戮门都没有一个人知道。说是要以后,就算别人知道复活金仙的办法,也没办法找到金仙的身体。彻底断绝那些人的心思。”

    嗯?洛明轩的身体被墨青带回了尘稷山?墨青怎么没与我说?

    哦,对,这两天忙着腻腻歪歪呢,还没空扯别的人。

    “如此甚好,审得以后哪儿又冒出来个柳苏若这样的疯子,再这么折腾一次,我可受不了。”

    “还有啊,那几个之前拥护要复活金仙的四个仙门,他们的掌门人都被各自门派的人从凤山之下找到了,接了回去,但他们的精神好似都有些不正常了,一会儿嚷着路招摇,一会儿嚷着厉尘澜,江湖上传得风风雨雨的,说是路招摇阴魂不散,上了厉尘澜的身。回来阻止金仙复活,然后要去找十大仙门报复了。”

    “呵。”我一声冷笑,“我就说吧,你以前呆的那些名门正派,本事没一个,整天就知道瞎传乱七八糟的流言。”

    快飘离鬼市,子时也到了,我上了芷嫣的身,听她在我身边又说了个消息:“还有去凤山找那些仙门掌门回去的人都说,凤山现在变得可阴森了,到了晚上都隐约能听到女人哭,有人说……”芷嫣望着我,“有人说,是柳苏若的声音呢。”

    我瞥她:“你我现在都是鬼,你觉得你能吓唬到我吗?”

    芷嫣也瞥了瞥嘴:“你再陪我一会儿好不好,我吓到自己了……”

    个没用的东西……

    “柳苏若变成厉鬼也没什么奇怪的。”她在我身边飘着,我便也陪着她多走了几步,“她执念那么深,心眼那么小,刚成事儿就被我又打破了,死在凤山,在凤山成厉鬼,此后永远放不下仇恨,也永远报不了仇,年年岁岁都被圈在凤山那一块,挺好的。省得别人再找地方关她了。”

    我这般一说,芷嫣倒是消了些许恐惧,点了头:“这般说来,她也是咎由自取了。”

    “还怕吗?”我转头问她。

    芷嫣笑道:“不怕了,大魔王你越来越好了。”

    这一个二个,又说我温柔,又说我好,偏偏我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一转身,摆了摆手,正打算掐个瞬行术回无恶殿,面前却是一阵风过,黑袍一振,墨青出现在了我的身前。我眨巴着眼看了看他:“我还正打算回去找你呢。”

    墨青一笑:“我来也是一样的。”

    既然他在身边,那我也就不赶时间了,随他一起在林间小道里,晒着月光慢慢走着,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漫步,便觉得分外舒畅。

    墨青身上总有这种沉静安稳的力量。

    我信手摘了一根长草叶,借着月光,在手里编织着,是小时候姥爷教过我的手法,我折了只蝴蝶,转手送给墨青,他看了一眼,却没急着接,只在那蝴蝶翅膀上轻轻一点。

    这编出来的蝴蝶便翩翩舞起,在我与他之间转了个圈,我望着蝴蝶微笑,没想到墨青还有这般情趣,却忽然间蝴蝶往下一飞,轻轻的落在了我唇瓣之间。

    翅膀扇动,微小的风仿似亲吻时,对方的呼吸。

    我愣神,怔怔抬眼望他,但见他眼眸里皆是轻柔且细碎的月光。没有一言一语,却让我心头怦然一动。

    小丑八怪,你的手段也很是撩人嘛。

    他一招手,草蝴蝶又从我的唇瓣飞出,落在他的指尖之上:“礼物我收下了。”

    被墨青调戏了,我决定要找回来,于是伸手去够那蝴蝶:“我可没说要送你。”他指尖一躲,避过了我:“招摇。”他抬手,有几分生疏,却带着几分初露端倪的霸气,“乖。”

    然后我就……看在他美丽得过分的微笑上……

    “好吧。送你。”

    他轻笑出声,微微低沉的笑声在这月夜里,让我血液有几分燥热。

    “十七还没找到吗?”

    “嗯,明日我便启程去素山,与千尘阁一同寻阵。”

    这或许也是最快的办法了,我的身体在那冰墙里挂着,天知道还能保证多久不断气,自是越早找到越好。

    不过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我的身体不在,那你禁地里的那个坟下面埋的是什么?”

    墨青手腕一转,衣袖里便落出了一个东西:“帮你寻回来了,等身体找回来,便重新戴上吧。”一见它,我“哦”了一声,望墨青,“你把我的坟挖了?”

    “对,挖了。”他答得坦荡,将那手中的小银镜交到我手里:“算是交换这只蝴蝶的礼物。”

    “这可不成。你这银镜是以前送我的,送了便是我的了,怎么的一个礼物还送两次呢?还换走了我一只蝴蝶,这买卖亏,我不干。”

    我本是要诓墨青再给我整个什么别的玩意儿,可我说完这话,墨青却愣神许久。

    “怎么了?”我问他。

    “你……如何知道这是我以前送你的?”

    啊……

    我捂住嘴,我刚才是不是不小心暴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