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六十四章

2018-11-16 15:03:03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我瞬行至素山,素山是由一片绵延起伏的小丘陵组成,遍野青草,没有高大树木,千尘阁人称其净如素,所以谓之素山。

    然而在我看来,他们这个说法其实都是骗人的……

    这片丘陵地一点也不是吃素的,一个比戏月峰要大那么点的地方,阵法叠了有上百个,杀阵,迷阵,阵中阵,不小心踩错一步,便会被困入阵法之中。

    自古以来,素山便是千尘阁的一道天然屏障,而自琴千弦做阁主之后,除了修菩萨道,他还醉心阵术法术的钻研,给这些天然阵法又添了不少险恶。

    依我看,这素山就与琴千弦是一样的德行,面上不动神色人畜无害,背地里也会做出偷人尸身这样的缺德事来。

    我瞬行到了素山上空,不敢往下走,只怕一脚没踏好,墨青没找到,自个儿倒还被困在了什么阵法里。

    我往下望去,穿过素山没隔多远便是千尘阁,而千尘阁人素来低调行事,房屋楼阁都建得低矮,半夜也没人喜欢吵闹,甚至连灯火也未点,一整片千尘阁的地连着素山,宛如没有人烟。

    是以,在这般环境之下,山野里星星点点的火把遍显得尤为醒目。

    我掐了个千里眼的诀往下望,有一个地方站了许多人,全是暗罗卫,而另一边零零散散站了些人,素衣青服,都是千尘阁的弟子。

    我瞬行一闪,落到了那些千尘阁的弟子较多的地方。

    仙台山会议上,琴千弦被那般对待,而后失踪,但他的弟子们好像也没什么什么着急的,有的举着火把站在一处瞭望远方,有的连火把都不点,就地盘腿打坐,沉心静气,一个二个全然都是一副要升仙了的模样。

    反正我是不太懂他们这种门派,修这种啥都戒的道能找到什么快感。

    他们站的地方分散,我随便瞅了个就近的,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这位……呃……菩萨?”

    那人一回头,眉心一颗醒目朱砂痣甚是好看,他望了我一眼,便站了起来,态度温和,笑道:“芷嫣姑娘,你怎么来了?”

    哦,险些忘了,芷嫣是琴千弦的侄女呢。千尘阁的人认识她的模样也是应该的。不过……可惜我不认识他:“我呃……”

    我们这方一开口说话,那方点着火把满身戒备的暗罗卫中,便有人望了过来。

    瞧瞧那边的警觉性!

    咱们万戮门与他们千尘阁的弟子完全是两个风格嘛!

    我不适时宜的感觉到了一些自豪,然后很快将这自豪压了下去,所幸这小朱砂痣没有点火,距离隔得远,让那边一时半儿的没有瞧的清楚。

    我拽了小朱砂痣的衣袖,将他拉到一边,随手掐了个小的隔音结界出来:“我来找我师父。”

    他点了点头:“有所耳闻,你拜了万戮门的厉尘澜为师。”

    “对,我师父在哪儿?你可知道?”

    小朱砂痣往暗罗卫那方望了一眼:“他们背后守着的便是厉尘澜所入的阵法。前些日我等与他们一同寻找阁主所在阵法,而后终于确定了这一迷阵,厉尘澜前来后,便入阵寻人,直至如今尚未出来。暗罗卫一直在看守戒备,不允许我等靠近。”

    “他们不让你们靠近你们就真的不靠近了?小十……那个东山主,还有你们阁主……我的大伯父可也在里面啊!”

    小朱砂痣双手合十:“阵外人无法干涉阵内事,素山结界环环相扣,靠近与不靠近,并无差别。入了素山阵法,一切皆看天意。”

    算了。

    我不想和他扯了。

    我一撸袖子,打算拔剑,掀了外面的暗罗卫,直接冲进阵里去。

    素山阵法再是厉害,我不相信能困住墨青。而墨青之所以会呆在里面不出来,那一定是有不出来的理由,我得进去帮他,再是不济,让他先走,我在里面顶着,万戮门的内乱不能扩大。

    不能让他们找到洛明轩!

    可便在我即将动手的时候,心口猛地传来一阵疼痛,我一愣,只觉心魂一颤,猛地被撞出了这个身体。

    芷嫣回魂了……

    子时竟然就这般过了!

    我暗暗咬牙,听见旁边的小朱砂痣正在轻声问芷嫣:“芷嫣姑娘,你身体可有不适?”

    芷嫣深吸了一口气,摆摆手,下意识的答了句:“没事。”她一转头,望见旁边的人,又是一愣,“溯言哥哥。”她笑开了,“你怎么在……”她堪堪将这句话打住,转着眼珠看了旁边的我一眼,“哈哈哈,天太暗,我怎么才认出你。”

    嗯,比以前会瞎扯了。

    我不再管她,以魂魄之体穿过那些暗罗卫的身体,飘向他们身后的阵法。

    可是我这魂魄之体,是闯不进阵法的。

    这个世间大概只有我这种状态,是永远也不会被素山阵法所困,因为人世的一切都伤不了我,阵法也一样。所以我想进去,也不得入。

    但奇怪的是,当我的魂体穿过这阵法所在之地的时候,却有一股奇妙的感觉传来,心头有一股微妙的暖流涌过,就像是……我的心脏在跳动一样。

    可当我想细细的寻找一下这股感觉的来源时,它又消失不见。

    我飘回芷嫣的身边,与她道:“让这小朱砂痣带你会千尘阁,不要被暗罗卫发现了,咱们在千尘阁多一天,明天晚上,我穿你的身体入阵寻人。

    芷嫣点头。

    被溯言带回了千尘阁,安排了一间小房间住下,芷嫣离魂出来与我道:“大魔王,你和那个暗罗卫长打了一架,把那天上的结界打破之后,尘稷山一下就乱了,有侍卫长质问暗罗卫,尘稷山顶何时出的结界,又为何要对这个身体动手,门主立了令,说是无论是谁,无论何事,都不可伤害这个身体的。”

    从芷嫣嘴里听到墨青曾下过这样的令,我微微一笑:“然后呢?”

    “然后就乱了,有拥护厉尘澜的,有站在暗罗卫这边的,但也不是所有的暗罗卫都站在暗罗卫这边,反正情况很复杂……他们把北山主那个老头子都放出来了,老头子打着你的名号说要清除逆贼,斩了厉尘澜……”

    我能想象得到,这次大概是万戮门的一个劫数,若不好好处理,一分为二也未可知。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的!

    北山主不是忠心于我的吗!不是打着我的旗号吗!

    我只要能找到自己的身体,回魂到自己身体上,然后牵着墨青的手,站在无恶殿前的大广场上,与墨青抱一抱,亲一亲,两任门主宣布成亲,这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说到头!还是因为没找到琴千弦!

    回头等我找到十七,看我不打她屁股!让她带个人回山,这都给带出多少事儿来了!

    我狠狠叹了声气,也只好飘在空中抱着手等时间。

    从来没觉得一天能有这么难熬过,等过了夜,等到了日出,晌午,直到傍晚,眼看着子时便在眼前了,我摩拳擦掌的等着要去上芷嫣的身,忽然间昨天那个小朱砂痣便来敲门了。

    他竟是皱着眉头来的,神色有几分凝肃,看见他们修菩萨道的都愁成这样了,我心知一定发生了不得了的事,便紧跟在芷嫣背后,听他沉重道:“昨日夜里,尘稷山起了内乱,芷嫣,你可是因为如此才逃到千尘阁来的?”

    芷嫣一默,没回答,小朱砂痣便又道:“昨夜有的门派已经连夜得到了消息,今日中午刚过,那新山姜武便与十大仙门中的四个门派,集结,去了尘稷山了。”

    芷嫣惊愕得捂住了嘴。

    我眯起了眼:“姜武啊,趁火打劫。”我冷笑出声,“好小子,够阴险。”

    上次墨青没杀得了他,现在便开始拉帮结伙的,要烧我后院了啊。还学了墨青的招,与仙门联手,很好很好。

    但闻这次姜武昨夜向所有仙门都发了函,除了四个大仙门之外,还有不少想搏出位的小仙门也与他一同去了。柳沧岭已经回了锦州城,接手一片破败的鉴心门,拒了姜武的函书。观雨楼的沈千锦在凤山那一战之后,便被放了回去,她也拒了函书。

    而接受这函书的四个仙门,便是先前打算与柳苏若一同复活洛明轩的那四个门派。他们的掌门在凤山被墨青给弄疯了,又丢面子又伤了实力,对万戮门正是恨之入骨。打算趁着万戮门内乱,从里面讨回这一笔债。

    小朱砂痣报了信之后,嘱咐芷嫣,这段时间就待在千尘阁,不要乱走,江湖兴许要大乱了。

    他说得没错,若是万戮门内乱,仙门趁机攻入,姜武从中得利,从此万戮门一门独大的局面就此打破,墨青的一统愿望不用再提。

    这天下便是一块肥肉,最大的老虎被打死了,就剩下一些豺狼各自撕扯争食,满盘狼藉,不需言说。

    而这些是以后的局势。当下,与我而言,最紧迫的却是,那四个仙门还有暗罗卫长与北山主都想复活洛明轩。姜武现在是站在四个仙门那一条线上的,他的立场不言而喻。

    万戮门中,形势告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