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六十五章

2018-11-16 15:03:03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艰难的熬到子时,我穿上芷嫣的身体,提了*剑,不顾外面小朱砂痣的阻拦,一头杀向守着素山阵法的暗罗卫,轻巧的避过了他们的攻击,未多做纠缠径直闯入阵法之中。

    一入阵,登时周围景色大改,再不似外面的温暖初夏,遍野青草,而换做了冰天雪地,寒风凛冽,一如瞬行至了极北的雪国。

    然而奇怪的是,我明明没有来过着素山阵法中,可却隐约觉得此处很是令人熟悉。

    我左右探寻,意图赶快在阵法当中找到墨青,然而当我开了千里眼往空中一飞,就彻底懵了。

    这阵法里的世界……比我想象的大多了!

    冰川起伏,连绵不绝,雪原,冰湖连城了一片又一片的迷宫。这里不是阵法,这里简直是另一个世界……

    不过,等等……

    从这种高度往下望去,这里好像……是在我吃了还阳丹之后,回到我身体之时,看见的那片冰川。难道……琴千弦就是将我的身体藏在了这里?素山阵法之中?

    若真是在这里,那我找回身体,不也就快了吗!

    一想到这,我便心潮翻涌,激动难耐。以千里眼到处探看,希望早些找到墨青与十七他们,可天地苍茫,根本没有一个指向,我遍寻无果,心头是又极又无奈。

    忽然之间便有几分理解了墨青那散尽神识来寻人的迫切。

    原来是这样的着急啊……

    “咚”一声沉重的闷响,自远处群山之间传来,我找到了方向,立时飞了过去,还在高空之中,便一眼望见了下方一身黑袍的墨青。

    他的身影在冰雪原中那般清晰,我连飞都嫌慢了,掐了一个瞬行,眨眼落到他的身后,都没唤他一声,扑上去便要从后面抱住他。

    “咳……”

    “啊!不能碰!”

    旁边陡然传来两道声响。在即将碰到墨青之际,我堪堪停住了手,往旁边一望,刚才在天上,一眼望见了墨青,就再也望不见别的了。这才发现了蹲在旁边的十七与盘腿打坐的琴千弦。

    十七还是那般脸色红润,只是琴千弦的面色比以前苍白太多,像是一个不注意便能同那曹宁书生一般上天去了。

    “他压着阵眼呢,不能碰。”十七如此说着,站到我身边转了一圈。是在打量着我。

    而我却没心思管她,只转到了墨青身前,果然见得他敛神垂目,似半睡半醒,可浑身的肌肉却绷得死紧,一把万钧剑立在身前半尺远的地方,双手压住,即便我站到他身前,他也没抬眸看我一眼,宛如一座雕塑。

    “怎么回事?”我蹙眉问琴千弦。

    “你是门主吗?”十七凑在我身边问我。

    我一把推开她凑得太近的脸:“琴千弦,你应当知道我现在是谁,我时间不多,你最好能尽快将这其中事情道与我。”

    “你真的是门主啊!”十七扑上来抱住我的腰,拼着蛮力将我抱起来转了两圈,“门主!门主!你真的回来了!”如果她屁股后面有一条尾巴,现在估计就要甩上天了。我拍了一下她脑袋:“别闹。”

    “哎!”她脆生生的应了,然后乖乖将我放下了,只抱着我的肩,把脑袋放在我肩上蹭。

    而在一旁垂目敛神的墨青竟然陡然开口:“路十七,放手。”一字一句,说得阴沉。

    我又是一惊:“你能说话啊。”

    十七在旁边接嘴:“刚才就是小丑八怪告诉我们你来了,然后我才一拳打碎了大石,引你过来的。”

    我看见墨青额上青筋跳了一下。

    啊……十七是什么都学了我,把墨青叫小丑八怪的,除了我,现在大概也只有她有这个熊胆了。

    我揉了揉眉心:“好了,一个一个来,一件一件的说。”我推开十七,肃容问她:“让你把琴千弦带回万戮门,怎么带到这里来的?”

    被我斥了,十七有点委屈:“我带这个家伙是打算直接回万戮门的,可他受了伤,我不会瞬行术,带着他飞到外面,不小心就掉进阵法里了,本来也是可以出去的,可他说既然天意来到此处,那就要取个东西再出去,然后就到了这个山洞前面来。”十七指了一下面前的山洞,“他说你的身体在里面。”

    我的身体果然是被琴千弦藏到这阵里来了。

    我转头瞥了琴千弦一眼,没打算现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谁知道这背后会不会又是一大串故事。

    “他呢?墨青又是怎么在这儿压阵眼的?”

    琴千弦咳了一声,答我:“山洞之中有阵中阵,此处乃阵中阵的阵眼,我伤重,破不开阵眼,本打算在此地调息些许时日再行破阵之势,而后厉尘澜却也到了,本想让他破阵……”

    “可外面不知道哪个混账东西动了外面阵法的阵眼!”十七为了夺得我的关注,奋力抢了琴千弦的话,让我看着她,“外面的阵眼挪动,阵中世界便会天翻地覆,山石挪移,阵中阵也会受到牵连,为不使这山洞挪走,以免之后在这阵里难寻你的身体,于是他就只好强力压住阵眼。不能挪动,一旦动了,阵眼便会动。”

    所以才在这阵里僵持如此多天吗……

    我摸着下巴琢磨,转头问琴千弦:“我现今入阵,直到在里面找到我的身体,需要多久?”

    “避开迷阵,山洞之中本就路途蜿蜒,需得半个时辰。”

    找到我的身体要半个时辰,在里面躺进去适应身体也要折腾一会儿,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可现在我与墨青最耽搁不了的便是时间。

    下午姜武就与四大仙门去了尘稷山,现在已是大半夜,谁知道他们那边的情况发展成了什么样子。

    墨青需得尽快回尘稷山,我心思一转,十七力气大,但论术法实在不行,她压不住阵眼,琴千弦重伤,而且若是他一会儿要给我带路入阵找身体,也不能压阵眼,那唯一能做这件事的……

    “等琴芷嫣回魂。”墨青说出了我心中所想,“她现今佐以*剑之力,能压住阵眼,我回万戮门。”

    “你知道万戮门的情况?”我惊讶。

    墨青默了一瞬:“你身上的银镜。”他顿了一顿,道,“也叫窥心镜。”

    窥心镜?

    是……戴在我身上就能窥见我的所思所想的意思么?

    所以只要把这镜子戴在身上,墨青就能随时随地知道我在哪儿以及我在想什么?那我以前将这镜子随身带了那么多年……那么多年里,他就坐在山门前,每天都时时刻刻知道我……的情况?

    而且他前几天将这镜子从坟里挖出来交到我手里的时候,也没跟我说这件事情呢!

    “小丑八怪。”我看着他点了点头,“你也是好样的,咱们这事儿回头聊。”

    墨青垂眸不看我,也没有应声。

    十七与琴千弦在一旁是听不懂我与墨青说的这些话的,我将计划转达了他们。

    待会儿等芷嫣回魂,她负责压阵眼,而十七便在旁边陪着她,不让阵中它物打扰了她。琴千弦则入阵带路,我随他进去,找到自己的身体。

    我这话话音刚落,子时到,芷嫣回魂。

    见了而今这状况,她有些懵:“大家……都在啊……”

    没时间与她解释太多,我让她站在墨青身侧,以全力压住阵眼,我飘在她身前盯住她:“芷嫣,我能不能复活,就全交在你的手里了。”

    她一怔,咬了牙,拔剑出鞘,沉住心神:“大魔王,你救了我那么多次,这一次,我便是拼了这条命,也帮你将阵眼压住。”

    我笑了笑,让到一旁。

    但见芷嫣举高*剑,集浑身术法,使剑刃猛地刺穿大地阵眼,“轰”的一声,天地一颤,芷嫣咬紧牙关。墨青抽回万钧剑,整个压制阵眼的力量霎时便转到了芷嫣手中。

    “两个时辰,我便出来。”

    芷嫣力量没有墨青那般强大,压住阵眼已经耗费了她全部的精神,没空与旁人多言,她只垂目,专心看着阵眼。任由额上冷汗一滴滴落下。

    琴千弦起身,带我入了山洞之中,临入山洞前,我转头望了一眼墨青,他看着山洞入口,虽则看不见我,却是目光专注:“路招摇。”他唤我的名字,声色那么平静,却令我止不住的心动,“我会肃清万戮门之乱,等你回来。”

    他听不见,我却郑重的回答了一声:“好。”

    我会回去。

    这一次,一定不再辜负你的等待。

    随琴千弦飘入阵法之中。他脚步沉稳,不徐不疾,我亦步亦趋,但见身侧冰棱雪景与我之前吃下还阳丹时看见的山洞景色一模一样。

    而越是往里面走,我心口处那股莫名的悸动便越是强烈。

    这大概……就是魂体与身体之间的羁绊?

    “我将你身体放在此处,你可是恨我?”他突然开了口,知道听不到我的回答,所以他现在更像是在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五年前剑冢一战,乃是我为心魔所困之极致,我知心魔因你而起,也唯有因你而灭。”

    我心头一颤,咦,听这话头,是要表白?

    不行,我拒绝,我喜欢墨青的,这世上唯一的墨青,他偶尔喝二两醋我是高兴,可谁也不能与他争,他在我这儿,不能再受委屈。

    我张了嘴……方觉琴千弦这心思好深。

    他现在在这无人的地方说这话,我只能听着,也不能拒绝啊!

    “非关情爱,却是杂念。日复一日,终成心魔。乱我修行,扰我清心,我盗你尸身,所行不耻,却也是无奈之举,而后将你尸身放置于此,喂以心血,保尸身不腐,日日诵经于此,终是彻底除了心魔,此后,便再未来过此地了。”

    琴家的血甚是奇妙,能有复活洛明轩的用处,想来他们的血液中是带着上天恩赐的干净,天生该走得是个绝情绝爱一心向升仙而去的道,可却没曾料被我那般一通瞎瞅给瞅乱了。

    说来也是我的罪过。

    而后来,阴差阳错的,他用他的心血当年喂了我的身体,竟为我挽回了一丝生机,让我如今成了个生魂,还有复生的机会。

    他当年盗我尸身是错,可到头来收益的还是我。我也怪不得他,反而还该有几分感激。

    “今日便算我,了了这对你的,最后一丝歉疚。”

    缓缓说完这话,转过前方最后一个转角,入了一个巨大的冰冷洞穴之中,天顶之上冰柱悬挂,冰凌乱穿,在最后的那块冰墙之上,身着黑红相间的华服,披散头发,闭目抿唇陷在冰墙当中的,正是我的身体。

    我飘到上空,与我的身体面对面,感受着心脏的强烈悸动,我慢慢沉入……

    感受着逐渐传来的手指的力量,血液的流动,眼睫的颤动。

    路招摇,路招摇。

    我真是想念你的力量与容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