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六十七章

2018-11-16 15:03:0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一吻罢了,我捧着墨青的脸颊,他将我的腰箍得死紧,本是该进行下一步的时候了……可我眼眸一垂,看见地上躺着的面色死白的活死人洛明轩,又扫了一眼在四周慢慢爬起来的敌人,咬了牙,忍住心头冲动。

    不行,这些碍事的家伙还没打发完,无恶殿也塌了,没地方办正事。

    我这跋山涉水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身体,这些混账东西,居然在现在来碍我的事。我心头一阵好气。

    墨青是通晓我的心意的,他手臂稍稍一松,放开了我,我抬眼望他,见他也眸色冰冷的瞅了旁边这群家伙一眼,我懂他,他和我一样,都觉得他们碍事。

    我从墨青怀里站了出去。

    他们方才打得激烈,四周是一个小喽啰都没有,正好,我喜欢这样,尖端对话,安静方便,简单快捷,省得下面人叽叽喳喳的讨论,显得嘈杂。

    我目光在他们面上扫了一圈,袁桀那双苍老的眼盯着我,是彻底的傻了,他旁边的暗罗卫长也与他没有两样。那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

    他用这般纯粹的表情盯着我,道让我觉得他的隐约让人感觉有些熟悉……可一时想不起他是谁,我便又瞅了那四大仙门的接掌人一眼,他们一如先前千尘阁的门徒一样,都似见了鬼一样瞪着我,面面相觑,一言不发,活似谁先说话,谁就会被我先一步带走一样。

    而最后,我没想到,在他们这么多认识我的人当做,我本以为最不该认识我的那一个,却第一个开口唤了我的名字:“路招摇……”

    我转头看姜武。

    小短毛被墨青方才那一击伤得不清,他捂着胸口,一嘴的血,张扬的五官表情极其复杂。眸中是怔愕与迷茫同在,嘴里是不停的碎碎念叨着:“路招摇,路招摇,我记起来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记起什么?又什么个原来如此?

    我十分的不解,我的真身与这姜武理当没有过什么交集吧?他也是我死后才从这江湖上成名的。再则,以前我还在芷嫣身体里的时候,去江城烧纸,他听罢我的名字,也只落了一句话下来——

    “听说很漂亮,而且难以驯服。”

    这句不要命的话因着我听得稀奇,所以一直记到了现在。从他当时的那个表现来看,他应当也是对我不熟悉的才是。

    可现在缘何一见了我的真身,就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的念叨个不停。

    其他人都没说话,就只有他一个人在这般疯了一样的细声念叨,于是隔了一会儿,不只是我,墨青、北山主包括那些仙门中人也都望向了他。

    而他却直勾勾的盯着我,那双眼睛里渐渐褪去迷茫与怔愕,逐渐显现出了几分杀气与势在必得的……占有欲?

    “路招摇。”他吐出我的名字,捂着胸口站了起来,歪着嘴角,咧唇一笑,还是那么的猖狂放肆,可在那笑容当中我却隐约察觉了几分与以前不同的危险气息,“你会是我的囊中之物。”

    囊中之物?

    这四个字让我觉得尤其的不悦。

    而在我发表我的不悦之前,墨青的万钧剑携着他的气息已经卷出了一股怒浪,狠狠的将刚刚站起来的姜武拍的膝盖一屈,径直在我面前单膝跪下。

    姜武一手撑在尚未跪地的那只膝盖上,整个人被墨青巨大的力量钳制,一如上次他欲带上了芷嫣身体的我离开,被墨青赶来拦住了一样。

    墨青并不杀他,而是让他跪下,先打折他七分骄傲,削了他五分轻狂,让他带着三分卑微说话。

    可姜武不肯卑微,万钧剑带来的巨大压力之下,连他脚下的砖石都在一寸一寸被压得下限,石块龟裂,而他嘴角却还带着笑。

    我眯起了眼,盯着他,“囊中物?还没人敢与我说过这样的话。”

    他还是在笑:“我就爱做第一个。”

    “你是最后一个。”墨青声色冰冷,沉沉落下,伴随着万钧剑的剑气,“刷”的一声,空气中的压力化为万千刀刃,径直将姜武剁成碎泥。

    仙家的人见不得如此狠辣的手段,一转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然而我却静静的看着那些血肉化为飞灰,随风而散,姜武的声音还在空中飘荡:“路招摇,等我来找你。”

    啧,又是傀儡,这小王八蛋的真身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我一回头,见了墨青望着那飞灰散去的远方,满是肃杀的脸,那一身凛冽之气,将我也看得有些许愣神。回过神,墨青那杀气的为消的目光触到我。

    四目相接,他收敛了些许,转过了头去。

    与那四大仙门的接掌人道:“要想全身而退,令你们门徒,尽数缴上一身法宝,否则,连滚出万戮门,也不给你们机会。”

    缴法宝……

    嗯,看似不伤人性命,实则这招却极其阴险啊。

    四大仙门来的人不少,来偷袭我万戮门,必定带的都是门派精英,而门派精英身上带的自然也是上等武器与法宝。

    让他们缴械交法宝,一是保证了他们撤出之时,万戮门人的安全。二是我万戮门击退敌人的一个象征。三是仙门法宝,一件精品或许要炼器师炼上十年数十年,方才可出成效,收缴了他们的武器,无异于短时间内消弱了仙门的实力。至少未来几年,是再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再则……

    咱们万戮门收了武器,还能拿出去卖,他们仙门的想把原先的法宝买回去也可以,咱们开高价,也是好一笔营收不是。

    这些仙门要运转,也是少不了要掏银子的,伤了他们的银子,和损他们实力,也是一个道理。总之,就是不让他们好过。

    这法子虽然比我以前的“关门剿杀”来得委婉温和一些,可却要阴损许多。

    我也算是死过一趟的人了,知道那鬼市的……规矩,还是不希望墨青背上那些命债的,缴法宝便缴法宝,让这些仙门的人灰溜溜的回去,以后再不敢轻易招惹万戮门,效果是一样的不耽误。

    四个仙门的接掌人听罢墨青的话,咬牙切齿,眸带暗恨。

    哟,看这样子,是连交法宝也不肯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比当年还不懂事。

    我走到墨青身侧,倚在他怀里,懒懒站着,盯着他们一声冷笑:“厉尘澜的法子你们觉得不妥,那就按照我以前的规矩照办吧。直接杀了抢就是,结果反正是一样的。”我拍了拍墨青的胸膛,“你觉得怎么样?”

    墨青非常配合的回了我一个字:“妥。”

    我歪着嘴角一笑,极是开心。

    而那几个年轻人却很是不满:“路招摇你!”

    “我怎么?”我抱着手,“你们送上门来,那就要做好被人欺负的准备。弃剑,或者死,选一个吧。”

    倒终有一个怕死的,站起身来,拍拍衣摆,将手中剑“哐”的一声丢在了地上,转身下山。另外几人见状,面面相觑,终是接二连三的站起,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丢了剑去。

    我转头看了袁桀一眼:“去,戴罪立功,给我押着他们下山,将山下那些仙门弟子的刀剑法宝通通的缴了。”

    “不可能……”袁桀似尚未从震惊当中走出来,他惊愕非常的瞪着我,“不可能,不可能,门主若在世,不可能五年未见踪影……”

    “我确实是死过。”我答了一句,“袁桀,当年你被仇家所害,家破人亡,我收你入万戮门的时候,可是让你发过誓的,绝对忠诚,永不背叛。”我眯着眼睛盯他,“若有哪一天我身死,再无法回来,你便要这般对待万戮门?令它一分为二,结合外敌,欺辱门人,还要复活我的仇人?”

    我随意踢了地上一直昏睡着的洛明轩一脚,“你可知我花了多大的功夫,才让他变成这样?你又可知我现在忍了多大的火气,才克制了自己,不杀你?”

    袁桀匍匐在地,一张老脸,满目热泪:“门主……属……属下以为……”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可谁也不能打着任何人的名号,伤害万戮门。”我道,“了结此间事宜,你便自去地牢思过十年。”

    袁桀沉沉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属下,领命……”

    袁桀受命,带着伤,转身离去,我目光落在了最后的这暗罗卫长的身上。

    他是墨青招来的人,这事该墨青处理,我瞥了他一眼,没有开口,他却跪在地上,冲我深深的磕了个头:“门主,暗罗卫林子豫,叩见门主。”

    咦……

    林子豫。

    这名字好生熟悉。

    林子豫……林子游……

    “啊。”我恍然明白,“你是子游的哥哥。”

    他诧然抬头:“门主……知道子游?”

    搞半天,原来大家都是熟人呀。都是熟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