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十章

2018-11-16 15:03:0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瞬行至故乡。

    洛明轩说此地以前有魔王封印,所以外人难以进入,里面的人也不容易出来。可自打洛明轩弄坏了魔王封印,放出墨青之后,这里的结界阵法便不复存在,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进出。

    只是千百年来,因为魔王封印的存在,残留在这片土地上的瘴气难以消去,四周枯木永不逢春,连冒绿的杂草也不生一根。

    这里一不宜居,二不方便修行,没有人愿意到这穷山僻壤来,是以我与芷嫣落到这处地的时候,芷嫣还狠狠惊讶了一番。

    “大魔王,你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啊……如此艰苦,也难怪能成为大魔王了……”

    修魔修仙都是修的道,修道自然得有天地灵气,我这故乡全是瘴毒之气,普通人来了没毒死在里面便算不错,此处断不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

    可我不一样。

    我姥爷说我们一族在这地方生活了千百年,每一代人都更比前一代人更适合这个地方,等生到我的时候,我的体质已经适应到能吸收瘴气为养分,用以修炼。

    离开故乡之后,这广袤世间,茫茫天地,任何一处都比我故乡更容易修行,我自是混得更加如鱼得水。

    诚如芷嫣所说,难怪我能成为大魔王。

    许久未来故乡,可我却没有一点陌生感觉。还因着知道了我与墨青之间的渊源,所以对故乡还生了几分新情。

    我领着芷嫣在山沟里一通绕,终是找到了小时候与姥爷一同居住的小院。

    小院破败,尘埃似土,以前那个总守在院里喝酒的老人也再也不见。我入了屋,掐了一个诀,令一阵风带走了榻上的尘土,坐了下去。等着身体离魂。

    芷嫣便在屋里左瞅瞅右瞧瞧:“刚来的路上还看见了好多别的院子,怎么都一个人都没有了?都出去了吗?”

    “都死了。”

    芷嫣一惊:“为……什么?”

    “以前这儿有结界的,内外不通,在这里活一辈子,很多人都活腻了,我那时还小,父母那一辈人尝试着去找出去的办法,可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人回来过,渐渐地,村子里就只剩下我与我姥爷了。后来结界松动,我也去外面的花花世界了……”

    我闭上眼,后面的事情前段时间已经回忆过太多次了,不想再说。

    芷嫣坐到我的身边,拍拍我的肩:“你别难过,现在你有尘稷山啦,等咱们招了魂回……”

    “方才这儿好似有术法的气息?”

    芷嫣的话被外面的人声打断。

    我眉目一肃。此处不应当有别人在。我耳朵一动,细细一听,发现外面竟似有四个人……不对,还有一个。

    “老大,刚才好像还听见了里面的声音。”

    我以千里眼往外一探,却见外面那四五个魔修的小喽啰背后缓步徐来一人,身形极为高大,约有丈余,那腰围得拿三个芷嫣接起来怕是才能围拢。一条腿比芷嫣整个人都要粗许多,然而就是这般堪称“巨人”的魔修,踏步之时,却轻巧得毫无声息。

    不知实力如何,怕是不好对付。

    我握住了身侧的*剑。

    然而便在这时,我手掌刚抚在*剑剑柄上,浑身陡然一个脱力,竟然在这种时候离了魂去!

    我懵了,好歹让我吸口芷嫣的血啊!

    我急着再往身体里躺,可刚离魂这一时半会儿我却进不去自己的身体。

    呵,说什么仙人遗孀有上天眷顾,你们上天怎么和鬼市一样坑?你们都是用这样落井下石的方式眷顾人的吗?

    “芷嫣。”我唤了她一声,“现在便喊我的名字,快一些。”

    怕被外面的人发现,芷嫣极为小声又迅速的唤了三声“路招摇”,可我只觉身体与我的魂体之间有一股力道轻轻一牵,随即又消失了去。

    招魂是有用的!我了悟,只是恐怕要喊得更大声更响亮一些。我催她:“大声点,喊起来!”

    芷嫣声音细小,犹似耳语:“外面的人会发现的……”

    我咬牙,恨铁不成钢:“怕什么!我回魂了还能让人欺负你?出息点!你也没那么弱了。”

    外面的人也在私语:“老大,里面当真有人!”

    芷嫣一咬牙,深吸一口气,一个“路”字尚未出口,便听“轰”的一声,一只大手猛地将这旧居的屋顶整个儿掀翻了去。

    砖石瓦块混着断木与尘土坍塌而下砸落在我的身体上,芷嫣立即扑过来,护住我身体的脑袋,她口中没有停,便用这般扑在我身上的姿态,终于不管不顾的大喊出了我的名字:“路招摇!路招摇!”

    伴随着这两声出口,我能感觉到我身体里蓦地生出一股牵引着我的力量,拉着我向身体而去,可就在芷嫣第三声即将开口的时候,她却被屋外的那只大手径直从屋里抓了出去,一个“路”字半路变成了一声尖叫。

    *剑落在我身体旁边,芷嫣此时手无寸铁,她被那“巨人”握在手中,巨人的手指正好压在了她的嘴上。任由芷嫣如何挣扎,都挣不过他手指的力量,甚至连呼吸都有几分困难了。

    “小丫头,在搬救兵吗?”巨人开口,声音浑厚,光是开口说话的这几个字,便搅动山沟里的瘴气,吹动枯木,可见其气息浑厚,不是芷嫣所能对付得了的,“嗯?还有一个?”

    巨人望见了屋内的我的身体。

    我一咬牙,却也无可奈何的看着他将我的身体抓在了手里。

    *剑从床榻上掉在地上,被砖石覆盖。巨人没有屋内,只是举起了我与芷嫣,看了看:“两个女娃娃,到这个山里来干什么?”

    这人不认识我,应当是这几年才从江湖上冒出头的。

    可就这么几年的时间,魔道里居然出了这般人物,而墨青却也没有将其列入拉拢或者抹除的名单里?还是说……他一直潜藏在这山沟里,墨青根本不知道?

    这倒是极有可能的是,我在世的时候,并没让司马容将情报线布到这里来,谁能想到灵气如此贫瘠的地方,还有人在这里藏着修行。

    “老大,要拿去给别的老大瞅瞅么?”

    还有别的老大?

    这地方藏的人不止这一个?

    “给别人瞅什么。这两娃娃水灵,趁他们不知道,我赶紧先吃了。”

    这竟是个吃人的魔修。芷嫣在另一只手上一张脸憋得通红,听到这话,她一只手奋力挣了挣,终于在这巨人的指缝里伸出了手掌,砖石里的*剑光华一转,迅速飞到了芷嫣的手上,挟带着一记天雷,“轰”的一声将那魔修的大手劈开。

    芷嫣临空一蹬,顺势脱开了那魔修的掌控,她深吸一口气,再是大喊一声:“路招摇!”

    可我还是没回魂!

    我有点崩溃,都没有心思去责怪老天了,只对芷嫣喊道:“连着喊!前面两声隔得太久时间已经过了!”

    “路招摇!路……”

    “啊!”那魔修被天雷劈了,十分愤怒,他一声怒吼,对着飘在空中的芷嫣一瞪,芷嫣立即被他周身力量的压力狠狠拍到了地上,他一抬脚,丝毫不怜惜的往芷嫣身上一踩,径直将我那旧居踏碎,也将芷嫣踩在了废墟底下。

    她没了声息。

    我心神一凛,巨人抬起脚来,我看着芷嫣埋在废墟当中被尘埃染脏了的脸,握紧了拳头。

    “哼。”他一声冷哼,将芷嫣从那废墟提了出来,“路招摇?能来救你?”

    巨人喊出了我的名字,成了我招魂的第三声……

    长风一过,仿似破开了万里瘴气,我只觉周身霎时便被一股暖意围绕。将我一牵,一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模糊。

    片刻之后,心脏的跳动震荡胸膛,我已回魂。

    我睁开双眼,看见面前,巨人抓着芷嫣的身体,将她往嘴里一扔。

    我一握掌心,周身力量澎湃而出,霎时之间,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巨人的手掌被我狠狠炸开,在一片血肉模糊之中,我瞬行术一过,将芷嫣从那巨人嘴边抢了回来,再是一闪,已径直退到了十丈开外。而那方的巨人这时才开始痛嚎出声。

    其声巨大,震颤山中枯木,致使大地震颤,枯木碎裂。

    我帮芷嫣掩住耳朵,护住她的心脉,待得那嚎叫之声褪去,我方将芷嫣放到地上,给她掐了个结界,护她于其中。

    我站起身来,任由那巨人呼出的长风裹挟着瘴气,拂动我的衣摆与长发。我捏了捏指骨,“噼啪”两声,一挥手,召来了废墟之中的*剑。

    踏步向那捂住断手的巨人走去。

    “还没谁敢在我面前这么欺负我的人。”我将*剑一挥,剑气如虹,天雷覆盖在上,发出轰隆之声,宛似潜龙低啸,“说说,你想怎么死?”

    “混账东西!我的手……”巨人并没领会我话中的意思,他一咬牙,在身后那几个喽啰的惊呼声中,迈大步冲我奔来。

    他手中光华一闪,竟是以魔气凝出了一把巨斧,他嗷嗷叫着,举着斧头便对我砍来。

    我停住身形,气息一动,转眼之间便绕到了他颈项后方,*剑从他颈椎处刺入皮下,我冷了目光,却是歪着嘴角一笑:“你太慢了。”

    *剑往前一送,本是能从他颈项后面径直刺穿他的脊椎骨,刺破他的咽喉,可便在我即将彻底穿透他的骨头的时候,*剑却被旁边斜来的一把八面厚剑架住。

    “呵,你们万戮门当门主的,火气都这般大?”

    我眸光一斜,却见一头红发,笑容猖狂,神色放荡不羁的姜武正握着那八面剑的剑柄。

    “呵。”我学着他,也是一声轻笑,“对呀,火气就这么大。”

    言罢,*剑剑刃未动,我将气息灌入剑刃,天雷顺着剑刃而去“噼啪”一声,径直将那巨人的颈项穿了个通透。

    巨人喉咙发出含糊的声音,再没别的动作,颓然倒下。

    我向后一转,退到芷嫣身边,淡淡的盯着面前的姜武,但见他红发及腰,披肩而下,只是额前刘海还是如他那些傀儡身体一样那么张扬。

    这般力量与气势,断然不会是那些傀儡了吧。

    那想来,去素山千尘阁抓琴千弦的,便一定是傀儡了,一个人当几个人用,这姜武还真是会玩。

    姜武握着八面剑,拨了拨地上巨人的尸身:“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一个下属,就这般被你干掉了。”虽然话是这样说,可他却没有几分可惜的意思。他收剑入鞘,只是盯着我,舔了舔嘴唇,“你拿什么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