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七十四章

2018-11-16 15:02:5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幸好……幸好……”

    我耳边听得墨青近乎自言自语的细声呢喃。那么小声,一连不由自主的说了三声,才堪堪停了下来。

    对于这性格如此闷且惯于压抑隐忍的墨青来说,已是那般的不自禁。

    他的手抱住我的腰,让我的胸膛紧紧贴在他身上,用力得让我能透过彼此的身体感受到他的心跳“扑通扑通”那么强烈,他藏住了表情,可却没有藏住心跳。

    墨青的怀抱一如往常的温暖,我亦是心疼的紧紧抱住他。又让你担心了,又让你心疼了,我怎么总是那么轻易的吓到你。

    “没事了墨青……”我道,“我没事了。”我拍着他的后背,身体其实暗暗藏着方才撕开封印的疼痛。他将我抱得越紧,我便越是疼痛。

    可无论如何也要忍住啊,因为我那么舍不得放手。

    又是那样的好不容易,破开重重关卡,历经那么多疼痛和辛苦,才终于见得他一面。怎么舍得放手。人家俗世小情侣谈个恋爱,那叫恩恩爱爱,怎的落到我和墨青头上,就变成生生死死的事儿了呢。

    我这是天生体质就这样吗?

    然而我这个念头还没在脑海里闪完,天上拦住那小短毛姜武的林子豫被猛地击落,身体自空中垂直砸在了圆盘之外的泥土石地里,巨大的冲击力让地面腾起了一阵尘埃。

    就不能让我和墨青好好缠缠绵绵的抱一会儿吗!

    闹腾!

    我心头一阵恶狠狠的怒气,然而我刚打算推开墨青,腰间却是被他手臂不由分说的一揽。

    从未被他这般强硬|的制住动作,我有点愣神:“墨青?”我抬头望他,见他眉间尽是森冷杀气,他盯着那方被十七缠住的红毛姜武,听闻我的声音,侧眸望了我一眼,可手却依旧没有放开,“呆在我身边。”

    墨青很生气……

    我连我都从未见过的怒火冲天。

    他将我护在身后,他另一手握着万钧剑,每一步上前这地底洞穴里便是一阵地动山摇。

    不置一词,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墨青抬剑一挥,招式那般精简干练,一如他的风格,简简单单,丝毫不繁杂。然而劈砍出去的剑气却如一场海啸,半分没有顾及那方还在与姜武搏斗的十七,摧古拉朽的荡平了一切姜武周身的气焰。

    十七在剑气袭来之前,本能的察觉危险,一拳都出到一半了,临空收回来,一转身趴在了地上,避过那剑气最厉的地方,然而即便是被剑气的侧风扫到,即便对法力近乎免疫的十七,也匍匐在地,紧皱眉头。

    而姜武却以八面剑硬生生的抗住了这记剑气。

    八面剑在姜武手中红光大作,他黑色的眼眸中迸发出骇人的红光,额上青筋凸起,一声厉喝,终于尽全力将墨青这记剑气一斩为二。

    被斩开的两道剑气分别砍向他身后的崖壁。但听“轰隆”一声,剑气没入崖壁两丈有余,巨大的冲击带来的地底颤动,宛似一场地牛翻身,令我都有几分站不稳脚。便在此时,我周身光华一闪,是墨青在前面给我布了个护体……光罩?并非结界,而是单纯的以他的力量布下的保护我的屏障。

    只要他不死,屏障便不会破……

    墨青这次是……真的被吓坏了吗……

    剑气给这地底造成的震颤致使天顶之上山石掉落,整个洞穴崖壁之中发出轰鸣之声,旁边的林子豫勉强撑起身子站稳,对天上还在与小短毛缠斗的暗罗卫唤道:“此处要塌了,赶快出去!”

    十七那方从掉落的石块里灰头土脸的爬出来。她不会瞬行术,飞得也不快,我正打算去帮他。却见她那方有人身影一闪,是琴千弦提了十七要走,姜武作势要拦,意图将十七提来做威胁,墨青不讲道理的又是一道剑气斩了过去。

    这记剑气竖行而去,如墙一般隔开了姜武与琴千弦。

    琴千弦提了十七的后领,带着她一个瞬行飞上了天,而十七却只在空中喊着:“啊啊!把门主也带上!”

    这种时候还不忘瞎操心。

    我透过身前这道墨青勾勒的屏障往外望去,但见所有的碎石在即将落到我身边的时候,都被这屏障外的力量击碎。墨青站在我面前,没有回头,而他的背脊,便足以给我他人所无法给予的安全感。

    他没让我离开,我也不想离开。

    “呵。”被逼至墙角的姜武一声冷笑,“不愧是我的前辈,其力量果然不可小觑。”

    前辈?

    我被这个词吸引了注意力。

    “谁许你废话?”墨青冷声一问,四周空气陡然增重,万钧剑力有万钧,挤碎了姜武身边的石头与他手中的八面剑。

    姜武面色有几分难看,可还是勉强撑住了身子。

    “你做傀儡逃了两次,这一次,你且逃与我看。”言罢,空气中陡然传来一声闷响,我是感觉不到,可那无形的力量却让姜武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我在墨青身后,借着天上天光,晃眼间见得墨青那鲛纱的袍子上隐约有些湿润的印记,正待细细观看,旁边小短毛姜武猛地一跃而下,落于我的身旁,举刀便来砍墨青立在我身侧的屏障。墨青头也没回,只一抬手,凭空将小短毛一抓。

    这小短毛傀儡被被无形的力量牵引至墨青手中,他手上一用力,丝毫不顾惜的将那傀儡脖子生生拧断,将那尸身掷于地上,抬脚踏过。

    天地颤动之间,那方不知死的姜武竟还在笑:“路招摇啊路招摇,未曾想,你在厉尘澜心中却如此重要,不过就将你拐来一趟,竟使得他动这般大怒。”

    “你想不到的事多着呢。”我凉凉道,“闭上嘴,老老实实的死就好了。”

    “偏不。”他道,“我还有个秘密未曾告诉你……”他话音未落,周遭力量大涨,山石尽碎,红毛姜武的身体也霎时被挤成了一团肉酱。

    然而在那之中却还有一道红色的气体腾空而上,倏尔穿至我的身前,我只听姜武的声音在我耳畔回响:“你喜欢的眼前人,与我,可是同类啊。”

    话音一落,我领悟过来他的意思,瞳孔猛地一紧,可便在我还想问下一句话的同时,姜武那红色的气息霎时间从墨青的后背蹿进了他的身体。

    “墨青!”我一声惊呼,墨青回头看我。

    “怎么了?”

    我怔怔的望着他,他神色如常,姜武的那团血色肉酱静静的摊在那碎石地上,被天上不停掉下的山石掩埋。

    而墨青竟像是全然未听见刚才姜武化成气息在我耳边说的那句话一样。

    他没听见姜武说他与他是同类人,也没听见姜武像是在诅咒一样告诉我,他说:“我得不到你,也绝不让别人得到你。这次你知道什么叫心魔了吗?”